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我磕的男神上了条小破船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被上套了
 
翟季初住了三天便出院了,然后直接出院去了公司,赵韵诗之后便没再来过。

不过,最近翟季初手机都会出现一个号码,但是他一般调成静音不接。

温歆觉得很奇怪,如果不想接,直接挂断就行,为什么让他一直响呢?

一开始温歆倒是没在意,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翟季初手机响了起来,翟季初看了一眼手机,然后他直接调成了静音,温歆忍不住问了一句谁呀,翟季初倒是供认不讳,是赵韵诗。

这么坦白倒是让温歆问不下去了。

前女友不停地打电话来,再迟钝都知道要干嘛。

虽然按照翟季初的性子,他是不会睬她的。

看到翟季初眼底的青色及掩饰不了的疲惫,温歆怕翟季初会再吐血。

温歆不由想,他这么累,到底是真的因为工作,还是因为心底的那份羁绊。

回去的路上,温歆打了一个电话给陆琬真。

“我准备去见她。”

“你说谁?赵韵诗?”

“对,我想和她聊聊,为什么还对翟季初纠缠不清。”温歆舔了舔嘴唇。

“你疯了吧,我劝你不要去。”

“为什么啊?”

陆琬真直接了当:“你俩不是一个level。”

“卧槽,我知道我不如她不用你提醒,但她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动摇翟季初,我看不下去了!”

“你是怕翟季初再被她勾走?”

温歆拧嘴:“当初两个人分手她直接结婚了,现在离婚了又过来纠缠翟季初什么意思啊,翟季初是她这样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吗?”

“你到底是相信她有这个能力还是不相信翟季初的抵御力?”

“有区别吗?”

“其实我觉得这件事,翟季初可以处理好,你不用插手。”

“他能处理好就不用这么累了……我觉得我作为翟季初的老婆,去见他前女友,让她知难而退,不要破坏我们的生活,有什么问题?赵韵诗又不知道我和他是那种关系,我这可是名正言顺。”

“听起来是这么一回事儿,怎么,你要和她撕?”

“必要时会,当然啦,我会克制住自己,大家都是文明人,不会动手的,我可不想再上一次社会新闻。”

“唉,其实我刚刚说的level是战斗力,你充其量就是一颗小小的手榴弹,但她可是身经百战的火箭炮啊!你打得过她吗?”

“就算打不过也要打啊!难道就让她这样随便乱射吗?红军长征小米加步枪不是都赢了?”

“行吧,那你可要加油,我支持你,让三儿知难而退,对了,你准备怎么约她?你有她手机吗?”

“没有,但是她打给翟季初的手机号码,我看一眼就记下了。”

“你这敏锐度可以啊,退休之后可以做侦探了。”

“滚你丫的,挂了。”

温歆将脑中背的滚瓜烂熟的号码输到手机里,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发短信看看情况。

“赵小姐你好,我是温歆,有空出来聊聊吗?是关于翟季初的事。”温歆短信里并没有提自己和翟季初的关系,如果她问起再说。

今晚她要是不回,明天就再打电话。

没想到的是,没过几秒,她居然立即回复了。

“好,明晚7点,玉成餐厅206室见。”

啥情况这是,餐厅都预定好了?

未卜先知啊?知道有人来约她?

也不问自己是谁,直接就答应了。

隐隐觉得这个女人,可能不是火箭炮,而是原子弹,毁灭性深不可测。

去见未知的人,事前准备必不可少。当天晚上出发前温歆对着镜子把台词重头到尾练了不下十遍。

“为什么离开了还要回来?为什么给翟季初打这么多电话?你到底想干什么?”

“当年是你不愿意回国陪病中的翟季初的,分手后你又迅速结婚,是你先为了利益放弃翟季初的,听说你现在离婚了,所以你现在要干什么?吃回头草吗?找翟季初复合吗?翟季初是你的备胎吗?翟季初是你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吗?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吧?!”

“我劝你人要有自知之明,你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你了,而且他现在已经有老婆了,就是我!我劝你不要做人人唾弃的小三了,简直辜负了你的一副好皮相!”

“世上这么多男人,你爱谁谁谁,但翟季初不可以,我第一个不同意!我现在是好言相劝,请你放过翟季初,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温歆狠狠地瞪了一眼镜子,nice,就是这样,气势上绝对不能输!

随后温歆换了大衣,精心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出了门。

玉成餐厅是一家高档的商务餐厅,里面大多数都是包厢,便于商务洽谈,由服务员带着,温歆到了206包厢门口,抬头看了看门上的牌子,这可是个大包间,有十几个位子,两个人见面需要这么大包厢?难不成赵韵诗这是在里面刚接待完客户后顺便约自己见面?理智告诉自己没这么简单。

但这场摊牌会早晚要面对。

温歆咬咬牙,呼了一口气,鼓足勇气握住了门把手,走了进去。

一进门,十几双男男女女陌生的眼睛盯着自己。

温歆感觉这是第二次社死现场了,上一次是在医院。

要不是看到坐在中间的赵韵诗,温歆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

所以现在这是什么情况?自己明明是只约了赵韵诗,其他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

难道自己被上套了?

这时,坐在赵韵诗旁边的中年男子看着赵韵诗笑着问:“这位美女不会就是赵总口中的神秘嘉宾吧?”

“是的,孙总,这位就是翟季初的太太。”

大家都脸上一惊,上下打量着温歆。

“原来她就是翟总的太太啊!”

一瞬间大家议论纷纷。

“没错,她叫温歆,她是今晚特别代表翟总来参加的此次聚会的。”赵韵诗站了起来,走到温歆身边笑道:“温小姐,请坐吧。”

温歆微微皱眉,看着赵韵诗的笑脸,果然是上套了。

我坐下来陪你们,我就真上你的套了。

温歆废话不多说,转身想走。

赵韵诗一把抓住了温歆的胳膊:“温小姐,位置都给你准备好了,请坐吧。”随后赵韵诗突然靠近温歆,在其耳边小声说:“得罪了他们,翟季初的项目就完了。”

温歆斜眼看了看后面坐着的一排人,放弃了挣扎。其实刚刚已料到,进来了,就已经出不去了。

如果因为自己而惹怒了甲方金主,那翟季初这么多天的努力不就白费了?血也白吐了。问题是还让赵韵诗捡了个便宜。

绝不能这样。

不就是坐下来谈一谈,喝点酒助助兴,可以,而且赵韵诗说了,是代表翟季初过来的,那就更不能丢脸。

温歆抿了抿嘴唇,笑道:“好呀。”

故作镇定,其实心里慌的一米。

“翟夫人坐我这边吧。”坐在赵韵诗身边的孙总笑道,让旁边的人硬是挪了一个位置。

这左膀右臂的,孙总真是想的挺好。

不知道这个孙总是什么身份,不过看这餐桌的排位,这个人坐在了中间上客的位置,赵韵诗又坐在了他的右边,应该是这次聚会的最大金主。

温歆有些犹豫,这一坐下来,怕是又会上什么套。

赵韵诗笑道:“让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是纵添集团总经理,孙行国孙总。”

“哦,原来您就是孙总啊!我知道。”温歆笑着坐了下来。

“你知道我?”孙总很惊讶。

“对啊,来的时候季初就问我,能不能帮他去参加一场聚会,我说好呀,有哪些人,他说有纵添集团孙总,寰亚集团赵总等多位商业合作伙伴。”温歆笑道。

一方面干脆就顺着赵韵诗的话来了,将计就计,另一方面是想告诉在场的各位,来参加这次聚会,是翟季初本人让我来的,所以你们也别想对我怎么样。

孙总笑道:“唉,邀请了翟总这么多次出来聚聚,翟总都说什么身体不好,要么就是工作忙,不出来和我们聊一聊,看一看的,你说不出来聚聚,项目哪能有什么实质突破性进展啊,我看啊,还是翟夫人给我们面子,说来就来了!”

“孙总真是冤枉我老公了,季初的确是身体不好,前几天忙的都吐血住院了,赵总不是还去医院慰问看望了吗?”温歆眼睛瞥向赵韵诗,“这落下的工作可不是要补上,这当然要忙起来咯。”

“还真住院了啊,现在翟总身体好些了吗?”

“谢谢孙总挂心,已经出院了,但是还得注意一些不是,夫妻同为一体,季初不能来,我来了是一样的,所以这次聚会季初特别嘱咐我,让我陪各位喝几杯,来来来,我先干为敬啊!”说着,温歆举起酒杯,倒了一整杯红酒一饮而尽。

孙总看的眼睛放光,还没见过主动请酒的女人,翟总这么保守严谨的一个人,没想到翟夫人这么有趣。

赵韵诗微微皱眉,没想到温歆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居然这么不怯场,还这么敢喝酒。

温歆一杯红酒下肚,脸还是老毛病,微微泛红,让人误以为她醉了,其实她思路清晰,到真的醉还早。

“唉,其实我一个女人家记性力真的不好,来的时候季初就和我说今天要见好几位老总,你看我这记性又不记得了谁对谁了,赵总,您能不能一一帮我介绍一下啊?”温歆笑着看向赵韵诗。

赵韵诗笑道:“可以啊,这位是……”

“唉,赵总,哪有你这么介绍人的啊,我都不知道你说的是谁!”温歆左手抓起桌上的红酒,右手抓着一个酒杯,故意摇摇晃晃地走到赵韵诗面前,分别在赵韵诗和自己的酒杯里倒了半杯红酒,嘴角上扬道:“要走到各位老板面前当面介绍,然后一起喝上一杯,那才算是真正认识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