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顾染末薄景席 > 第231章 鱼儿上钩了
 
次日一早,齐婉昕站在衣柜前,挑选了许久,“这套怎么样?”

齐婉昕从衣柜拿出一套晴水绿的裙子,在身上比划了一下,又嫌弃的丢到床上。

“不行,我的衣柜怎么会有这么丑的裙子?丢掉!”

说完又拿出一件白色的雪纺衫,配上一条黑色包臀的小皮裙。

“这套呢?”

“小姐长得漂亮,穿什么都好看!”

“算了,问你也问不出什么来……”

齐婉昕比划来比划去,直到陶珍珠进来催促道,“还没挑好啊?记者都到楼下了,你再挑下去,小心被人写成耍大牌!”

今天的拍摄地点就是在齐家,现在是早上七点四十,还有二十分钟就正是开始拍摄了。

“妈妈,你看我穿这套好,还是这套啊?会不会……太性感了?”

齐婉昕想起昨天那个男人的话,默默放下了手中的小皮裙。

“还是穿这套吧!”

白色露腰的短毛衣,下面是一条千鸟格的及膝鱼尾裙,再搭配上一顶黑色贝雷帽。一个清新却不失小性感的学生妹造型。

齐婉昕满意的看着这一身,换上一双黑色小短靴,再配上精致的妆容。

八点一刻,齐婉昕才慢悠悠的下了楼。

今天上午的拍摄主要就是拍一下齐婉昕家的豪宅,剩下的就得靠记者的文案水平了!

谈一谈齐婉昕是如何从一个大小姐,走上娱乐圈这条路,并如何靠自己成为大众眼中的炙热女艺人!

下午两点多,齐婉昕到咖啡馆门口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那个男人,手上拎着一个袋子,神情有些失落,更多的是对男人爽约的不满!

“哼!”

“齐小姐?不进去坐坐吗?可能昨天那位薄先生,有事耽误了一会儿……您要不……”

齐婉昕一记眼刀飞过去,怒斥道:“你什么意思?让我等他?”

“没、我不是这个意思,您今天不就是来见他的吗?”

助理有些紧张的看向齐婉昕,整个人瑟缩了一下。

“谁来见他!我不过就是来换衣服而已!你,拿着这个,在这儿等,什么时候他来拿走,你什么时候回来!”

说完,齐婉昕将手中的袋子直接塞到助理手中,阴沉着一张脸,便打算离开了。

只是刚一转身,就和迎面而来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啊!”

齐婉昕穿着高跟鞋,整个人往后倾倒,薄禹辰伸手一捞,搂着对方的腰,四目相对。

“齐小姐?你没事吧?”

薄禹辰一手拥着女人,一手捧着一束玫瑰花,身上穿着黑色的西装,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松手!”

齐婉昕愣了愣,小脸微微泛红,急忙推开了薄禹辰。

“抱歉,是我唐突了!”

“哼,你这是……要去约会?”

齐婉昕看到薄禹辰手上的玫瑰花,脸色更加冷了。

“没有啊,我们不是约好下午见面吗?突然想起见美女怎么能没有花,所以去买了一束,怎么?你等很久了?”

“你是特意跑去买花了?”

听完薄禹辰的解释,齐婉昕的脸色好了许多,看他的眼神中也带了一丝丝小女人的娇嗔。

“喜欢吗?”

“衣服我送到了,花我收下了,那我走了……”

助理伸手接过花,又将手上的袋子递给薄禹辰。

“等下!”

薄禹辰急忙拽住齐婉昕的手,眉眼之中夹着一抹焦急之色。

“你松手……快松开!”

齐婉昕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以往那些男人,要么就是各种讨好,送各种名贵的首饰包包,像这种玫瑰花,她每天都能收到。

可没有人这么大胆!

“抱歉,我只是太着急了!齐小姐,我、我承认,我第一次就是故意在这里偶遇你的,还故意促成了今天的见面!因为我……我喜欢你!”

薄禹辰脸色有些泛红,手依旧紧紧抓着她的手腕,不敢用力,也不敢松开。

“你……你再不松手,我就喊人了?你喜欢我?我之前都没见过你……”

齐婉昕紧张的看向四周,生怕有狗仔拍到,她想抽出自己的手,但男人和女人力量相差悬殊。

“不!我怕我错过今天,就没机会了!你不认识我,但我很早就知道你了,不是因为你是艺人,而是因为你是齐婉昕!”

薄禹辰说的恳切,齐婉昕却有些听不大明白。

“什么意思?”

“我姓薄,我哥哥叫薄景席,我小时候见过你一次,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了……直到你出道,当艺人……”

这话是实话,他刚回薄家的时候,不被允许回老宅,偶然有一次,薄行舟带他回了薄家,还没进门,就被姜秀珠的人赶出去了……

那一年,齐婉昕和她的母亲陶珍珠来薄家做客,他是在路上,看到了车内的齐婉昕。

同样都是十几岁的年龄,一个像公主一样的活着,一个却被人贬到了泥潭。

“你是薄家的人?不对啊,伯母就一个儿子,你……你是……”

齐婉昕突然脸色冷了下来,姜秀珠就薄景席一个孩子,但是,姜秀珠的老公,薄行舟就有两个儿子!她之前只是听说过薄家有个私生子,却没了解过。

薄禹辰?

模样和薄景席确实也有两分相似。

但一个是薄家正正经经的继承人,一个只不过是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

两相比较,孰好孰坏,瞎子都分得出来!

“我没别的意思,我知道你喜欢的我哥,没关系,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说完,薄禹辰松开了一直抓着她的手,眼神有些落寞的离开了。

齐婉昕愣愣的站在原地,心里突然燃起了一丝丝对薄禹辰的歉意。

私生子,也不是他愿意的呀。

而且,他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薄家的继承人还是薄景席,甚至很少有听到关于薄家私生子的消息……

不像其他一些豪门的私生子,巴不得到处宣扬自己是谁谁谁的儿子,仗着那点血缘关系,到处狐假虎威!

“等一下!”

齐婉昕突然叫住了薄禹辰。

薄禹辰脚步一顿,没有转身,只是拎着带着手指紧紧攥成拳头,似乎十分紧张。

“不是说,要请我喝咖啡嘛?”

齐婉昕转身进了咖啡厅。

薄禹辰转过头,看着齐婉昕的背影,嘴角一勾,鱼儿上钩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