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宿主她每天都很暴躁 > 第176章 最霸道的鱼(53)
 
  权庭恺突然公布恋情,网络一片轰炸很正常,祁晚没觉得有什么:“嗯,我和权庭恺公开了。”
  “你也知道?!”
  曲蔓对于她丝毫不慌的语气感到气急:“你知道你们公开之后会有多大隐患吗?现在网上全是骂你的!”
  祁晚又“嗯”了一声,语调很淡。
  这一路上骂她的人还少吗?
  骂就骂吧,她从来不把那些话放心上,心理承受能力强的很。
  “对了。”她忽然饶有趣味:“那些人怎么骂的我?”
  “是扒家底,说我恶毒大义灭亲,不顾情面,还是提及我曾经辉煌的风流债,说我各种配不上权庭恺?”
  “唔…”她想了想,“再不然,说我是狐狸精,绿茶姐,是个破鞋?”
  曲蔓:“……”还别说,人总结得一字不落。
  她怀疑道:“祁晚,你是不是早就看过新闻,故意来逗我?”
  “没啊,怎么?”祁晚拢了拢头发到后背,眼尾弧度上挑得妩媚,“全中?”
  “嗯,总结的很到位。”曲蔓夸她:“能精确的知道别人骂你的用词,真不错。”
  祁晚:“……”
  “祁晚,我认真的。”曲蔓还是关心祁晚的,“权庭恺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公开?这不是给你找麻烦吗?”
  祁晚无所谓:“权庭恺虽然不进娱乐圈,但怎么说也算Z国的名人,与其被挖出我们在一起,还不如直接公开了,省事。”
  “省事?你真不怕被人泼臭鸡蛋了?”曲蔓一针见血。
  祁晚大学和林宇释分手后,谣言遍地,有人直接来到她宿舍门前扔臭鸡蛋的。
  后来她的舍友忍不了了,纷纷跟学校反映不想再与她一个宿舍。
  于是,她剩下的大学时光里,全是一人一间宿舍。
  一人一大间宿舍还挺好的,只不过曲蔓现如今提着一嘴,不是没事找事吗?
  祁晚怒火有被点燃,她笑眯眯问:“曲蔓,你是想挨揍吗?”
  透过电话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愤怒,曲蔓心一凉,连忙发誓:“就这一次,此生绝不提了!”
  祁晚没应她。
  僵了好一会儿,曲蔓还不忘提醒:“对了,我看你还是找权庭恺商量一下,什么时候澄清你之前那点破事,我就说你当初不想联姻不应该用那样极端的方式,你……”
  “是谁当初还觉得我的方法好来着?”祁晚打岔。
  当初跟她说不想联姻寻个方法时,还是她提议的去酒吧喝酒,搭讪的来者不拒。
  结果,曲蔓眨眨眼,不认了,面不改色道:“谁说的?”
  祁晚“嗤”了一声,就知道她不会认:“我说的。”
  “不聊了,我觉得我们没有共同话题。”
  “嘟——”的一声,祁晚挂了电话,继而去翻微博。
  微博的热搜榜常年是明星与Z国大事包揽,然而这一次,近乎一版下来都是权庭恺和她的新闻。
  热搜第一的标题:#权庭恺女友的那点破事#.
  单是标题就十分具有针对性,点入话题,第一个营销号就把她这些年来的“辉煌”事迹,完整曝光了出来。
  从她曾经与林宇释在一起,到出入酒吧的风流名号,再到昨天晚上的大义灭亲,劣迹斑斑,根本配不上权庭恺。
  〔星星:为我之前对茶茶的赞扬道歉jpg.〕
  〔千奇百怪的用户号:我第一次看到狐狸成精的演变。〕
  〔酥糖太甜:权庭恺诶,要什么女人没有?招招手一大把,干嘛非得找这么一个破鞋?〕
  〔百分百:今日份绿色过于晃眼。〕
  〔幸然:赶紧分手!权庭恺家大业大,真不怕败坏路人缘?〕
  〔……〕
  “看什么呢?”权庭恺身上还穿着深色睡袍,额前散落着碎发,慢条斯理地扶着楼梯扶手走下来。
  与祁晚相反,他昨晚格外睡得沉,还是第一次靠闹钟起的床。
  祁晚见他踏下最后一道台阶,飞扑了过去。
  抱着他的腰,将脸埋进他的胸膛里。
  “怎么了?”权庭恺揉了揉她的脑袋。
  祁晚抬起头,眸眼闪得像星星,“网上有人骂你。”
  “嗯?”权庭恺弯了弯唇,睡眼惺忪,开口的语调有些哑:“怎么骂的?”
  “他们都说——”祁晚拖了个长腔,有些委屈道:“你找的女友是破鞋,狐狸精。”
  “呐。”祁晚拉着权庭恺来到沙发前,拿起手机翻微博给他看:“不信,你看。”
  尤其是翻出那几条极具攻击性的评论给他看。
  权庭恺意味深长,狭长的凤眸尾微勾,半晌,“那不是骂你的?”
  祁晚愣了足足有半分钟。
  怒火还没到达口腔,权庭恺又亲了亲她的额头,低声道:“乖,马上处理。”
  权庭恺上楼打电话。
  不得不说,权庭恺的“马上处理”效率是真的高,上一秒热搜第一还是她的破事,下一秒这个话题就不复存在了。
  嗯,不仅如此,连着几个对她不利的热搜都全降下去了。
  祁晚蹲着看手机累了,不小心坐在地板上都不知道,权庭恺见状,穿过她腋下,把她拎了起来。
  “别坐地板,凉。”
  祁晚还沉浸在惊喜中,放下手机,转过身去勾住他的脖子,“你好厉害啊。”
  夸他一句,又啄一口他的唇。
  “效率很高,不愧是权总。”
  权庭恺眸色微暗,托着她腋下的手滑落至腰间,又控着她往自己靠近。
  他俯身,薄唇轻触她的长睫,温热的气息撩得她有些痒,他说:“还有更厉害的,要不要试试?”
  有电流途经心尖,祁晚脸颊发烫,没敢动,慢慢咽了一口唾沫,“别闹了。”
  她两指相并,抵住他的唇推开,也顺势挣出他的怀抱。
  清了清嗓子,在权庭恺依旧满是笑意的脸里,她提起些严肃,问道:“网上这些新闻,会不会对权氏有什么致命影响?”
  权庭恺敷衍道:“会吧。”
  祁晚:“吧?”
  权庭恺捏了捏她的鼻子,“担心我?”
  祁晚没吭声,还有些别扭。
  刚刚的电话除了曲蔓,剩下的全是祁氏高层的来电。
  这些“丑闻”一出,祁氏跌股是必然的,主要是自己会影响权氏集团的发展,Z国人都仰仗的权庭恺,也会被她拉下神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