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穿成强国文女主对照组 > 第196章 第 196 章
 
2009年12月16日, 《阿凡达》在欧洲举行首映礼,上映之初就有无数影评人给予《阿凡达》超高的评价,影片在北美公映两周, 就已取得超过3亿的票房,全球票房突破10亿美元,在世界各国的票房榜上均居首位,是有史以来最快突破10亿美元大关的影片。

2010年1月4号,《阿凡达》在内地首映。当日票房3600万元。创下国内票房总记录。

江雨彤和叶谨也去影院贡献两张票房, 看完之后,叶谨笑道,“你不用担心了,这次肯定能大赚。”

这部电影好评如潮, 3d特效逼真,给人以视觉上的享受。他看了都暗暗惊奇。

看完电影, 第二天,江雨彤就坐飞机去了m国。

金梦是m国唯一知道她投资《阿凡达》的朋友,看到她回来, 立刻向她道喜,“太牛了, 我也去影院看过,真的太好看了。咱们国内什么时候才能拍出这么好的片子。”

江雨彤笑道, “肯定会有的。”

她到了这边之后, 抽了一天时间又去了趟好莱坞, 把《大明1566》和《流星雨》赚到的一千万美金投资了。她选的片子是华纳兄弟制作的《盗梦空间》, 上辈子听说这部片子票房不错。可以试试。

叶谨在她走后就去找表哥,“我也想创业。”

陆希禾不懂他的意思,“你现在不就是在创业吗?”

乐看视频也没有盈利, 更没有上市,他可就不是在创业阶段嘛。

叶谨摇头,“我现在就是个小会计,公司重大决策都是高管定的。我就算能进会议室,我也提不出有效建议。我想从小团队做起。”

陆希禾明白他的意思了,说白了就是想出来自立更生,从头做起呗,“你想做什么?”

“我想做手机,我听雨彤说这块前景很大。”叶谨已经琢磨好几个月了。

陆希禾明白他的意思,“你现在从头做起,的确有点难了。就算让你招人才,你都不知道怎么招人。直接买一个手机厂商更省时间。我帮你留意。”

“好。”

陆希禾还是不放心,他表弟就是个憨人,而且还有点天真,他去创业,回头肯定得碰一鼻子灰,“你还缺个真正懂技术的人才。”

他倒是想起一个人才非常合适,可惜对方不可能跟表弟从零做起。

叶谨点头,“我可以招人。”

陆希禾就是做ceo的,管理人才容易找,但既专业又会管理的人才就得香饽饽,各大集团都抢破头,哪轮得表弟这种还处于创业阶段的小公司,“人才难得。要不然当初江雨彤也不会相中许方了。她就是矮子里头拔高个儿。”

叶谨竟然无话反驳。

陆希禾拍拍他肩膀,“我先帮你留意着。你自己也让猎头帮忙找人,不要吝惜成本。”

“嗯”

元旦过后,江雨彤开始第二学期课程,这学期她要修的课程比较多。

大学时她学的是电子信息,虽然也有物理课,但是毕竟比不上真正的物理专业,现在又修物理专业,她就得把大学时缺的物理课程全部补回来,忙得跟陀螺似的。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她丝毫不知道外面关于她新闻已经满天飞。

起因是《阿凡达》火爆,在全球接二连三创记录。作为它的投资方:二十世纪福克斯、duertai lls公司以及susan jiang自然也受关注。

前两个公司就不必说了,一个是著名电影制作公司,一个是投资翘楚。至于这个susan jiang,众人就一无所知了。

可根据她的名字,大家都能猜出来她肯定是个外国人。

很快就有媒体向制片方提问,得知susan jiang是个华国人,因为喜欢詹姆斯拍的《泰坦尼克号》,主动找上门投资。

国外没有什么水花,但国内媒体却对此事深挖,都在猜测这个人到底是谁。

后来导演带着演员到华国宣传时,被问及这方面的问题。

詹姆斯·卡梅隆提及她的中文名字。国内立刻炸开了锅。

自打江雨彤杀掉宁君泽之后,她好像消声灭迹,再也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大家以为她身受舆论风波,没想到她竟然悄无声息去国外投资电影。

就在大家都以为江雨彤投资这部电影大赚特赚时,有媒体采访蓝书瑶,问她知不知道此事。

蓝书瑶觉得这些媒体太夸张了,在接受采访时,她直接把金额说给大家听。

1500万美元只占总投资的3,比媒体猜测的数字少了很多,但是大家依旧对她点金手的能力表示震惊。

九州商城最顶层是总裁办公室,这里视野是附近最好的,站在透明玻璃前能够俯瞰周遭一切。

尤其马上过年,到处都是灯火通明,星星闪闪的灯光点亮整条街道,给这座繁华的都市添了几分璀璨的光芒。

“你怎么了?”

陆希禾看着表弟闷闷不乐,“马上要过年了,你怎么不去m国陪你女朋友?”

叶谨转身,“m国又不过华国新年。他们学校要上课,她没时间陪我。所以我就不去了。”

陆希禾已经给员工发完了年终奖,马上就要回家过年了,“那你过年打算怎么办?要不然跟我回老家过年吧?”

叶谨不想回去,“我要留在首都上课。平时工作那么忙,只有过年放假这段时间我才有空学习。”

陆希禾见他都安排好了,也就没再劝。

腊月二十八几乎所有公司都已经放假,在京工作的人们纷纷收拾东西回老家。

叶谨上完课,闲着无聊,开车兜风。

不知不觉开到他和表妹一块合开的饭馆。过年不放假,这里的生意依旧红火。

陆希然看到他来了,又一次确定,“你真的不打算跟我们一块回家过年?”

叶谨不想打扰姑姑一家过年,“不用了。我留在店里照看生意也不错。”

这么多客人也挺热闹,他不会觉得无聊。

陆希然将账本交给他,“那好吧,你来处理。我得回家了。”

她冲里面招手,吴荣从里面出来,身上还穿着饭店员工服,“走吧,咱们回家。”

叶谨忍了又忍,“你要带他回家见父母?”

不是说不跟他结婚吗?为什么这么快就见家长了?

陆希然点头,“是啊,让我爸妈考察他。”

她的态度相当随意,见表哥满脸不赞同,怕他又要说教,她急急忙忙拉着吴荣往外走,“表哥,饭店就交给你了啊,别忘了给大家发红包。”

叶谨原本还想再劝她几句,可没想到她根本不给他机会。

叶谨留在店里照看生意,到了饭点就吃主厨做的菜。

一直快到打样时,叶谨给每位员工都发了红包,表扬他们这一年工作努力。

大家拿完红包,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有个服务员一脸为难走过来,“老板,兰花厅有个客人喝醉了,现在打不到车怎么办?”

叶谨跟过去,里面有个三四十岁的男人喝得醉醺醺正在捶桌子骂得相当难听,桌上的菜只吃了一点点,被他这么一拍,碗碟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叶谨下意识看向服务员。

对方小声解释,“他好像被老板坑了,进了包间就一直喝酒,我听了一耳朵说是年终奖没发。”

叶谨让服务员先下班,他留着照看客人。

服务员见他这么好说话,再加上要赶回家过年,叮嘱几句就离开了。

叶谨把店里剩下的几个下酒菜端过来,陪着这位客人一起吃,“老哥贵姓?”

男人迷迷糊糊睁开眼,许是酒醒了点,不像刚刚那么激动,磕磕绊绊道,“我叫…周景明…”

叶谨好像听过他的名字,但是他没有江雨彤那么好的记性,在脑子里回想半边,就是没想起来在哪见过,“工作不顺利?”

提起伤心事,周景明就一肚子火,他拍着自己的胸口,“老哥我心里苦啊。我这一整年玩命地干,临到了居然被人给坑了,而且还是被自己的老板坑了。这些老板都tm不是人。”

叶谨给他倒了杯酒,“吃一堑长一智,周哥,你想开些。”

周景明端着酒杯一饮而尽,摆了摆手,“我自己被坑也就罢了,关键是我那帮兄弟,跟着我吃苦受累,主动减工资,最后连年终奖都没捞到,我愧对他们!”说到激动处,他扇了自己一巴掌,“都是我有眼无珠,竟然遇到个面狠心黑的主。”

他眼泪控制不住落下。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真到伤心处,不发泄出来就得憋死。

叶谨招呼他吃菜,“周哥能跟我说说吗?”

周景明之前在一家手机公司工作。跟公司签了对赌协议,一年毛利要做到五千万。

他的团队主动减工资,一整年拼命干,到年底做到了七千万。到最后财务结算,扣除稀奇古怪的支出后居然差了十万。

“就因为这十万,我们整个团队都没有年终奖。我就去找老板,希望可以用自己手里的期权抵扣这十万。让大家拿到年终奖。你知道老板跟我说什么吗?”

叶谨猜测起来,“他不同意?”

周景明嗤笑起来,“不仅不同意,他还大言不惭跟我说,如果我再纠缠,他就让财务重算,说不定能差一百万。”

叶谨刚刚听到毛利签对赌协议,就已经差不多猜到结局。从来只听过签营业额,哪有人会签毛利。这老哥对财务一无所知,他揉了揉眉心,“所以你是被人给坑了。”

现在许多公司都喜欢签对赌。尤其是找风投时,他们都要求签风投协议。

但是用毛利签对赌就是必输无疑。因为老板可以把所有支出都加进去。就是营业额做到几亿,加上这些支出也有可能赔本。

周景明哭得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我的团队都是从在学就一直陪着我,他们如此信任我,没想到我意然被人给坑了。”

叶谨试探问,“你的那些下属怪你了?”

“就是没怪,所以我才更难爱。”周景明又一杯酒下肚。

叶谨有些好奇,“哪个手机商这么缺德?专坑你们这种老实人。”

“还能有谁。兰朵手机。”

兰朵是主打女性消费团体,它的老板却是男人,没想到私下这么坑人,叶谨拍拍他肩膀,“你就当长个教训,以后留个心眼。”

周景明垂着脑袋,说得容易,这件事害得兄弟们没法回家过年,都是有家有口的,他们回去怎么跟家里人交待呢。

叶谨正要说话,他手机响了。

电话是陆希禾打来的,他告诉叶谨一件大喜事,“哎,你之前不是一直在看手机吗?我听说波导手机商要卖掉公司。你想不想接手?”

九州商城跟各大厂商都有合作,对他们的动态最清楚不过。

波导手机曾经辉煌过,2006年波导前老板突发疾病死了,他的几个儿子接替他的位置,却没有一个能顶事,手机销量逐年下滑。最终谁也没有能力力缆狂澜,生意越做越差,每年都亏本,最终几个儿子商议把公司卖掉。

陆希禾得知这件事,第一时间告诉表弟。

“这公司正处于亏损阶段。我找专业人士算过,最多只值五千万,如果你想接手,不能高出这个价。”

“好,我会好好考虑的。”

叶谨挂上电话陷入沉思。他把钱都投给了乐看视频和九州商城,这两个公司至今都没盈利,他今年没有收到一毛分红。手头只有金融危机来临时他出售的美股,总共有八千万。

但是这些钱拿五千万买公司,剩下的三千万还够研发新款手机吗?

叶谨愣神的时候,周景明突然开口,“你想做手机?”

叶谨回头,周景明揉着发胀的额头,他似乎喝了太多酒,不怎么舒服,叶谨拿不准他是不是在说醉话。

叶谨也没什么不能承认的,“是啊。我想做智能手机。”

周景明打了个酒嗝,“你手头有多少钱?”

“八千万。”

周景明连连摇头,“不够,太少了。波导是做功能机,你接手它,等于一切从零开始。我觉得还不如自己成立一个新公司,自己设计研发,然后找公司代工。”

叶谨的确不懂这些,既然周景明之前在兰朵手机上班,他肯定懂这些,于是专心向他请教,“自己成立新公司,这点钱不够吧?”

“不够。但是你可以到中关村找融资。”周景明就是做这行,手机研发最烧钱,尤其是智能手机,“去年9月,谷歌把安卓系统开源,许多手机商都在基于这个系统深度定制。我觉得你也可以走这一条路。”

叶谨有些吃惊,“兰朵只有功能机,没想到你对智能手机也这么了解?”

周景明嗤笑,“未来是智能手机的天下,做这行谁看不出来,但是智能手机价格一直降不下来。而且研发成本也高,像我前老板宁愿给人做组装,也不愿做研发。”

叶谨听他说话有点雨彤的意思,于是和他聊手机发展,越聊越投契。

不过周景明喝太多酒,说了一会儿,他就去扒着垃圾筒吐个不停。

叶谨给表哥打电话,把周景明刚刚说的话跟他说了。

陆希禾倒是认识周景明,毕竟兰朵也是手机商,周景明是手机负责人,两人也打过交道。

“他居然被人骗得这么惨?”陆希禾很难相信做口才一流的周景明居然会上当。

叶谨却觉得没什么,“隔行如隔山,他又不懂财务方面的知识,不懂很正常。”

别说周景明,如果他想给表哥下套,只用一点财务方面的小技巧就能让表哥坐牢。财务方面有许多坑,不懂这个专业,再精明都没用。

他转回刚刚的话题,“表哥,你觉得是自己组一个新团队好,还是直接收购波导手机好?”

“如果你是做智能手机,当然是自己研发了。但是我觉得你不擅长找投资。你可以拉周景明入伙。他是个人才,底下也有一帮能人,肯定能帮你拉到资金。不过你对他毕竟不了解,你让他来当法人。”

叶谨听他这语气,对周景明才能认可,但对人品还保留怀疑。当法人就要承担责任。对他来说百利而无一害,正好他也缺人才,拉周景明入伙也不亏。

他回屋想再跟周景明聊聊,可惜对方刚刚吐完,直接趴在桌上睡着了。

对方都睡着了,叶谨自然也不好再谈合作,只好扶他上车,带他回了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