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人设崩塌后反派连夜跑了[快穿] > 第100章 灵异文里的恶毒男配(4)
 
乌南寨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苗寨。

经过数百年的迁徙聚居, 寨里也有了不少汉人,因而一代代传承下来后,不少原住民都学会了汉语,并掌握了汉人的耕地技能。

诡异的注视还在继续, 林竹头脑冷静下来后一阵不安, 身边的许念同样如此, 连扶着青年的动作都轻了很多。

时玉倒是什么都没发现。

他累的厉害, 唇瓣嫣红,吐息急促, 小孕肚藏在黑色宽松卫衣下,不像三个月, 更像四五个月大小,也不知曾经被疼爱成什么模样,刚成年就被别的男人彻底打上烙印。

他漂亮妖冶的凤眸潮湿上翘, 缓缓含了些雾气, 恹恹的开口问:“……还有多久呀?”

空气霎时一静。

林竹心里咯噔一声, 浓烈的危险预感在这一刻化为实质。

暗处某些正在盯着他们的存在……似乎要过来了。

她心跳的很快,攥紧青年的手,还没动作,又听时玉开口道:“我好饿哦。”

……

天色昏沉,黯淡的云层覆盖住整片天空。

刹那间,风声、人声、水声在他声音落下的同一时刻,尽数恢复了正常。

时间仿佛被按下了继续键,农田里的男人们收拾锄具, 玩闹的孩童们继续追逐打闹,黄泥路边有几个妇女凑成一团正在说话,视线自几人身上扫过, 热情又充满善意。

刚刚的一切似乎都是幻觉,寨内满是烟火人气,一点也不像一个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六十的a级恐怖副本。

前面的导游像是这才反应过来什么,向周围的族人们介绍:“这是外头来的大学生,来旅游的,大家别怕。”

“旅游的?”大树下坐着乘凉的女人问:“住哪啊?”

男人回:“住廖阿姐那。”

大树下的女人一顿,目光幽幽扫过山路上一动不动的几人,扯出了一个称不上善意的笑。

那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注视再次落到身上,林竹戒备到了极点,听女人用波澜不惊的语气说:“啊……廖阿姐那里啊?”

“知道了。”

导游名叫阿卜,眼看天色渐沉,他面色僵硬下来,再没有和沿途的族人们说话,闷头带着时玉六人到了住所。

所谓住所不过是四栋相邻的吊脚楼。

这里应该位于寨子的最末端,背靠深山,旁边还有一条穿寨而过的小河,河水哗啦啦的流着,水势很急,拍打着两岸的石块,发出激烈的声响。

越靠近吊脚楼,四周的植株越茂密,像是吸足了养料一般幽绿茁壮,粗略一扫便能看见连绵至大山深处的草坪。

周围一片寂静。

隐隐能听见奇怪物体穿过树林发出的窸窣声响。

“你们就住这里吧,”阿卜打破六人各有所思的沉默,他看起来很急,本就别扭的普通话更加蹩脚:“房子你们自己分配,明早八点我再来找你们。”

“注意,”他脸色阴了下来,充满警告:“每栋房子都要住人,晚上不要随便出去,出事了你们自己负责。”

语毕,他头也不回的原路返回。

步伐匆匆,好像身后有狼在追。

住所前空旷的空地上顿时只剩下了六个玩家。

熊威抬头看了眼天色,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要黑天了,他不敢耽误:“估计一会儿天黑会触发什么死亡条件,咱们快点分配房间。”

任毅点头:“林竹、许念……额,时玉,你们三个先选。”

经历了这么多个副本,这还是第一次在这种环节享受优待。

林竹愣了下,心情一阵复杂:“导游说了每栋房子都要住人,那就我们三个住一间房子吧。我是医生,时玉的身体如果出了问题我能第一时间处理。”

任毅表情有些奇怪:“你确定吗?”

林竹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怎么了?”

男人抬抬下巴,示意她往身后看一眼。

她困惑回头,却发现时玉不知何时已经坐进了那个名叫沈湛的男人怀里。

他看起来太小了,浓稠如墨的黑发缠在颈侧,细长纤白的小手捂着小孕肚,雪颊晕着红,恹恹的靠在男人怀里,嗓音乖巧的对身下的男人道谢:“……谢谢你哦。”

模样可怜又好骗,肚子都被坏男人搞大了,居然还没有什么警戒心,就这么坐进了陌生男人怀里,嘴唇红红的,软的像早就被亲烂了。

沈湛坐在冰凉的大石头上,无私贡献出了自己温热的大腿。

他面色冷淡,声音更是听不出一丝起伏:“不客气。”

林竹:“……”

你还好意思说不客气?!

她眼前一黑,登时一个箭步窜上前,咬牙将时玉从男人怀里提起来,对上青年懵懂茫然的凤眼后,恨铁不成钢的怒骂一噎,转为别扭的关心:“……累了吗?”

时玉嗯了声。

林竹扶着他往前走,四栋住所没什么区别,出于安全起见,她挑了第二间:“走吧,回房再睡。”

熊威和任毅分别挑了一头一尾,将最安全的两栋住所分别留给了林竹三人和沈湛。

住所内部构造大同小异,分为上下两楼,每层都有两间房间,时玉挑了一楼的屋子,屋子收拾的很干净,被单床罩都换了新的。

他坐在床边,点燃了油灯。

夜幕降临,将一切都笼罩在黑暗中。

豆苗大小的灯火洒下光亮,紧闭的窗户外响起些奇怪声响,风吹过树林,树影摇晃飞舞。

楼上刚刚还能听见林竹和许念走动时发出的细微声音,现在也消失不见。

万籁俱静。

又坐了片刻,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时玉才慢吞吞起身,拿起床头的浴袍去洗澡。

温热的水流冲刷着一天的疲惫,白雾缭绕,氤氲在浴室各个角落。

窗外忽的响起不紧不慢的敲窗声,意料之中的没有任何回应。

“嘶。”

紧锁的门窗如薄纸般被随意戳破,露出一条粗大的缝隙。

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浴室内的青年缓缓睁开眼,恍若无觉,继续冲洗头发。

……

水流哗哗的打在瓷砖地板上,浴室关合的小门也被推开,同样露出一条宽大的缝隙。

——那是一条巨蟒。

足有四米长,通体为银白色,鳞片细腻冰冷,光滑的身躯上流动着淡蓝色光晕,似绸缎般漂亮莹润,它缓缓竖起头,透明重睑覆盖下的瞳孔成裂孔状,颜色是海一般幽邃浓郁的蓝,不像普通的蟒蛇,更像丛林中尊贵从容的王。

不疾不徐的游走在浴室湿滑温热的地板上,它静静看着水汽掩盖下笨拙的洗着头发的青年。

青年一身雪白无瑕的皮肉,脖颈修长,眉眼清纯勾人。

被水流一冲,墨黑长发勾缠在纤白透薄的肩背上,侧面看去他的小孕肚很明显,雪白柔软的肚子里不知道藏着什么,累赘又存在感十足的存在着,随着小心翼翼走动的步伐轻轻颤动,水流顺着孕肚滑下,滴的一声,坠到白蟒冰冷粗大的身躯上。

时玉听到了声音,捧着小肚子低头。

巨蟒一点点竖起身躯,与他平视,海一般幽深神秘的瞳孔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得他浑身发软,像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没有说话,却缓缓咬住了唇。

“嘶。”

冰冷细长的蛇信发出清浅的声音。

……

很快,青年身上便缠上了一条银白巨蟒。

巨蟒动作温柔小心,几乎是宠爱般的托起他的小孕肚,细细的用温热的鳞片缠弄,像在抚慰里面根本不存在的小生命。

时玉软着腿,坐到巨蟒用长尾堆成的“凳子”上,嫣红肿胀的唇瓣张着一条小缝,吐着灼热滚烫的气息。

浴霸仍在冲刷着水流,他隔着水流着看着温柔注视着自己的白蟒,嗓音轻软柔哑:“……涨。”

恹恹的摸着“孕肚”,他仿佛看见了里面浓稠一片的黑雾。

——那根本不是什么孩子。

他也根本没有怀孕。

……

巨蟒俯下身躯,温情的用吻部触碰他的小孕肚,蛇信再次发出“嘶嘶”的声音。

它在兴奋。

——因为这是它的“孩子”。

它独一无二的“孩子”。

……

【高亮:摸摸肚子而已,毫无那啥描写orz】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开始走剧情了

大家莫慌,系统一直是系统,时玉也一直是时玉

俩人都在这演呢

啾咪啾咪,我吃饭去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