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职业黑粉装不下去了 > 第37章 改造群友
 
“镇群之宝”的无理要求受到了广大群友们的鼎力支持, 他们誓死捍卫“镇群之宝”的权利,要求群主履行自己的诺言,并且不要脸地提出“群共享”策略。

【群宝是我们所有人的群宝, 那么群主的温柔也应该共享, 群宝你说对不对】

短短半天的时间,邵沉成功俘获了不少群友的心, 不仅一跃成为群里最受欢迎的“镇群之宝”,而且荣获了诸多群友赐予的爱称“群宝”。

邵沉觉得这些人说话还挺有趣, 没有反驳他们,顺着他们的话说:【对】

【好了,群主, 现在这个群是我们群友的天下了】

【现在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很重要,这十天你必须每条都照做】

谢忱拧着眉看这些群友得寸进尺,试图把这些跳出来提要求1234的群友名字都记下来,全都记进他的暗杀名单里。

邵沉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到现在谢忱是一副怎样的杀人表情, 谢忱在网上和他平时说话一个风格, 要他温柔就跟要了他的命一样,他只能想象到小少爷嚣张跋扈的样子, 实在是想象不出他温柔可人会是什么模样。

c:【镇群之宝,你知道十天过了之后我不会放过你的吧?】

他这么明目张胆地威逼恐吓, 群友们第一个出言表示不满:【干什么你?】

群友们对新进群的新人满意得很, 不仅是因为邵沉这会说话而且还比群主温柔,而且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邵沉这人就没用过拼多多, 账号崭新得不得了,每一刀砍下去数额都很大,可以说是砍在了他们的心坎上。

所以“镇群之宝”还没说话,群友们就开始疯狂刷屏维护。

【不准吓他!!!】

【不准凶他!!!】

“……”

谢忱真是不知道这“镇群之宝”到底给这帮傻狗灌了什么迷魂汤, 短短半天时间就这么对人死心塌地的,当年“谢忱”还在群里活跃的时候,也没见他们对他这么百般维护。

他不知道这把他狠狠耍了一通的“镇群之宝”就是邵沉本人,不然他猜也能猜出来,邵沉身为主角,当然是有点万人迷属性在身上的。

只不过是这万人迷属性没吸引到什么桃花,倒是吸引了一帮傻狗。

邵沉从来没有加入过如此活跃的群聊,他的微信里只有几个不知道多少年前建的工作群,已经八百年没有说过话了。一般来说他有什么事都是直接找人私聊,鲜少在群里发言聊天,所以他其实没有什么群聊的经验。

他在群里发言次数不多,一直在窥屏,看群主和群友斗嘴,倒也挺有意思。

【群主你都多大个人了,吓群宝算什么本事,有种你冲我来】

谢忱还真转头就冲他来了:【行,你想怎么死】

【群主你怎么能这样跟我说话?你看看上面我们说的要求,你要对我们保持尊重,说话要带“请”字,名字前面要带“敬爱的”,名字后面要带尊称。】

c:【敬爱的群主非说他比邵沉帅先生,我迟早请人弄死你】

……确实是很符合要求的一句话。

【?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破防了,我真的破防了,就因为你的一句话我直接丢盔弃甲,你在乎过我的感受吗?你从来不觉得我值得尊重,我怎么这么可笑,我总是妄想你能对我温柔,可你总是这样粗暴地对待我,因为我不重要!你不在乎我!】

这群友不知道去哪里进修了发疯文学,发起疯来谢忱都嫌弃无语,让人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最后他发了三个句号结束对话。

但群友们显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他们又开始拿惯用的那一套来威胁他。

【你知道吗群主,像你这样的人是要和邵沉一生一世的】

【你再这样迟早会失去我们,到时候你众叛亲离,这个群不再叫“相亲相爱一家人”,而是叫“群主邵沉永结同心”了!!!】

【无语了,网上那些人天天说schcdx和邵沉,还有一些沙比说谢忱和邵沉,真想把这些人拉进群里看一看,群主和邵沉那才叫天生一对啊】

就在这个群里的邵沉本人:“……”

他看不懂,但是大为震撼。

邵沉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猛烈冲击。

他原本以为这个群的日常应该是绞尽脑汁地揪住他身上的错处,小到出席活动系错扣子,大到在什么地方说错什么话,都要拿出来用放大镜逐一嘲讽过去。

万万没想到这个群的日常是抢红包,砍一刀,助力抢票,拉群主和他的cp,以及忧心“谢忱为什么糊到粘锅”。

邵沉愈发觉得这个群有点意思。

谢忱见他们又搬出以前那套,当即不想再理这些群友,索性把手机扔到一边,瘫倒在床上。

他抬头望着天花板,陷入沉思。

今天这一天是他觉醒自我意识以来最跌宕起伏的一天,明明只过了一天但好像已经过了五十年,他怀疑自己现在去照镜子都能发现头上多了几根白头发。

种种事情都证明,黑粉群的存在是他苟活下去的巨大阻碍,完全就是一个无法铲除的安全隐患。

这简直就像一个不定时爆炸的炸弹,比他的那一众小号还危险,毕竟号是死的人是活的,那些小号他自己平时注意点就行,但这一整个黑粉群几百号人,他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一直盯着。

他觉醒自我意识之后,刻意地减少了在群里发言的频率,试图减少自己暴露的几率,但还是徒劳无功。

最近的桩桩件件都告诉他,黑粉群的不可控因素太多了——谁他妈能想到就这么网络一线牵的一点微薄缘分,还能在现实中续上。谢忱甚至不想回忆自己出门试镜遇到阮恒瑞,拍着戏突然一帮群友来探班,这帮群友还突然成了自己的粉丝。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黑粉群的群友们黑邵沉的观念根深蒂固,无论发生什么,都会遵循自己的人物设定。

所以即使他们喜欢上了谢忱,想要为谢忱做点什么,在发微博的时候还是会受到人物设定的局限,不由自主地黑邵沉,即使不黑也会回避,哪怕谢忱和邵沉正在合作同一部电影。

谢忱一直都知道,其实群友们跟他一样,并没有多讨厌邵沉,只是在原书的设定下,被强加了一个“讨厌邵沉”的初始设定。

从群友们平时的聊天中就可以看出,他们各自有各自的生活,重心各不相同,可能也是谁的家人、谁的朋友、谁的爱人,会为一张昂贵的车票发愁,会努力薅各大软件的羊毛,会为跟女朋友吵架而发愁。

刨除掉“黑邵沉”这一部分,他们仍然是独立存在的人。

假如有一天从他们身上剥除这个人物设定,他们的生活还是会如同往常一般,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什么都不会发生。

但这帮傻狗显然不像谢忱一样幸运能觉醒自我意识,骂邵沉的时候比谢忱骂得真情实感多了,点开他们的微博主页,有些内容甚至比“schcdx”还要不堪卒读。

这帮群友的微博号都是出了名的邵沉黑粉,每当邵沉这边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就第一时间跳出来嘲讽。平时还会原创一些黑邵沉的语录,自己觉得写得挺好还分享出去给大家复制。跟这帮群友相比,他的小号schcdx都算骂得比较婉转的了。

这也是谢忱这次被骂得这么惨的原因。他们这些号一看就是邵沉的黑粉,现在不约而同地一起夸谢忱,互相评论就算了,有时候连文案都要互相复制,说他们没有群都没人信。

既然他们顶着“谢忱粉”的名头,就会有人把他们做的这些事情统统推到谢忱头上,所以最后还是得谢忱来为他们买单。

谢忱想起来就一阵头疼,抬起手摁了摁太阳穴。

他得想个办法改变这群傻狗的想法。

不说达到像他这样“黑到深处胜似粉”的境界,至少可以稍微扭转一点他们对邵沉的看法。

他转头又看了一眼黑粉群,群友们话题还没换,正在群里讨论群主和邵沉搭对的可行性,顺便给他们亲爱的镇群之宝讲解这对cp的由来。

【上回群主自己说的,他要是帮邵沉他就跟邵沉相亲相爱一辈子】

镇群之宝原本挺安静,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群主”两个字就开始变成好奇宝宝:【他真这么说?】

【当时我还截了图来着,你看[图片]】

邵沉挑了挑眉,点开图片,果然是一张群聊截图。

那个时候这个群的名字还不叫“相亲相爱一家人”,而是正儿八经的“邵沉职业黑粉群”。

当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群友们正在控诉群主:【群主,你今天发的这条什么意思,你帮邵沉???】

c:【?我帮他?】

c:【我在帮你们,蠢货】

c:【尚柏青都骑在这个群头上拿你们当枪使了,到时候造谣罪抓你们一抓一个准】

c:【知足点,这条微博给你们发,都没我这个水平】

【……】

【真的吗?我不信】

【怎么把群主踢出群?】

【那你不还是帮他了吗?】

【我们造谣造得还少吗?上次还是你带头说邵沉丑八怪,非说你比邵沉帅】

最后群主以一句毒誓结束话题:【别吵,我要是在帮邵沉我就跟他相亲相爱一辈子,行不行】

邵沉看到群主话里的“尚柏青”三个字,顿时明白了这是什么时期的截图。

他还记得尚柏青这号人物,先前在《问心》剧组里那个爱耍大牌的客串角色,当时惹出了不少幺蛾子。

尚柏青至今都在为人耻笑,除了他本身又菜又作,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当时开小号进了一个“邵沉职业黑粉群”想找人黑邵沉,结果转头就被群里的人挂了出来。

后续的事情邵沉也知道一点,尚柏青依仗的后台不知为何不再庇佑他,他的演技一直以来又没有什么进步,但人又眼高于顶,养了一身好高骛远的坏习性,差不多算是被公司放弃了,到现在都没什么戏接。

到现在安珂还时不时那这件事来笑,拍手称快说“尚柏青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感叹邵沉说“太幸运了”,甚至都不用他动手,尚柏青就在一个啼笑皆非的“巧合”中吃足了苦头。

现在看截图这意思,当时挂出这截图的人,是群主?

也就是……谢忱?

邵沉思索着,看来这黑粉群存在的时间比他想象得更长。

他记得那个时候他和谢忱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但那个时候,谢小少爷已经在用这种奇怪的方式帮他出头了?

藏得真够深的,邵沉笑了笑,将这张聊天记录截图保存下来。

谢忱翻了几页他们的聊天记录,来来去去又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了几眼就懒得再看了。

现在在群里,除了最活跃的那几个群管理,就属阮恒瑞话最多。

【好了,家人们,我的身份让我不得不出来说两句】

【群宝,在我们群里,有件事你必须要明白,在这个群里,你可以嗑的cp只有邵沉x群主】

【简单来说呢,就是今天我们欢聚在这里,是因为我们共同的黑嘲对象,邵沉,庆祝他和我们的群主喜结连理】

【邵沉x群主这对cp呢,是目前网上最有前途的一对cp】

这镇群之宝还挺好学,不耻下问:【怎么说?】

【你观察一下,邵沉和谢忱,他们粉丝吵得不可开交,连个cp超话都没有,对不对】

邵沉还真没怎么仔细观察过网上这些东西,对于超话的有无也没有注意过——当然,他们的cp粉少得可怜,也不会有这么不长眼的舞到正主面前来。

阮恒瑞接着又说:

【邵沉和schcdx,只是schcdx一厢情愿,单向奔赴,对不对】

就邵沉自己本人来看,他和schcdx这对cp是最离奇的,准确地说,是schcdx这个人本身就很离奇。邵沉一度怀疑自己是整个圈子里唯一一个跟自己黑粉有cp的。

【但是我们这个cp,群主x邵沉,有整整一个群支持他们!】

阮恒瑞像个卖保险的一样推销着:【也许这对cp不是邵沉所有cp里最火的,但一定是第一个有群的!】

“……”

看着群友又在胡说八道,谢忱想起那天邵沉问他“群里有没有cp粉”,现在回想起来他还莫名有点心虚。

cp粉不是没有,就是长得奇怪了点。亏得这帮群友只是在群里口嗨一下,要真舞到互联网上,那不得反了天了。

幸好邵沉不在群里,谢忱不知道第几次产生这样的庆幸想法。

群里聊得热火朝天,整个群的人都围着镇群之宝转,镇群之宝随便问个什么问题,都有好几个人回答,不知道的还以为镇群之宝才是群主。

谢忱看他们个个对镇群之宝献殷勤的模样,又想到他刚刚一直在思考的事情,忽然福至心灵——

镇群之宝还是新人,跟群友这些老油条不一样,还没有被群友们的观念全方位入侵,而且他是突然加进来的,可能不像群友们一样有“讨厌邵沉”的人物设定在身上。

现在看群友们对他千依百顺的模样,说不定这是个很好的切入点。

谢忱决定抓这个镇群之宝进行一番爱的教育。

……

邵沉这会儿心情还算不错,没什么睡意,便开着微信继续窥屏。

群友们的话题瞬息万变,现在已经进行到给“邵沉x群主”这对cp强行编料了。

【来了来了,今天编什么】

【话说邵沉和群主相遇的那天,海水倒灌,地动山摇,忽然一条金龙浮出水面,对群主说:三年之期已到,恭迎群主!】

【别玩尬的,有没有纪实文学】

【行,那来点青春剧本】

【有一天,邵沉加入了我们群,对群主不羁的头像、潇洒的昵称、狂放的签名,十分欣赏,他见到群主的第一眼,就沦陷了】

【………………】

【草,你真的是造谣部门的吗,还邵沉进群,救命,这明明是灵异文学】

邵沉看到这里忽然沉默了。

只能说群友的造谣水平还不到家,这灵异文学已经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成真了。

就在这时,微信突然弹出了一条新消息。

出乎邵沉意料,来找他的居然是那个放狠话说“不会放过你”的群主。

邵沉自知今天算是耍了小少爷一回,按照谢忱的性子,别说是对他温柔十天,没揍他十天都算是饶他一命了,没想到居然还会主动来找他说话。

c:【在?聊一下】

镇群之宝:【怎么突然找我聊】

谢忱也觉得自己突然的聊天行为非常突兀不自然,于是随便扯了个理由:【身为群主我会找每一个新进群的成员聊天】

这一听就是鬼话,就连新进群的邵沉都知道,群主根本没加几个群友的微信,再说了,他在群里都不怎么冒泡,怎么可能会挨个找群友聊天。这鬼话他要是敢放到群里说,多半会被群友再一次狠狠声讨。

镇群之宝:【但你不是今天才把我踢出群?】

谢忱想起来这个就来气,一下子忘了自己本来的目的,冷笑着打了一行字过去:【你也知道?是你骗我没错吧,还好意思呆在群里?】

谢忱想想都给气笑了,别说是他,就是还没觉醒时期的“谢忱”都没受过这委屈。

最气的是此人就进来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让群友都往他这边倒戈,一手组建黑粉群的“谢忱”都没这待遇!

他越想越气,正打算跟镇群之宝大战三百回合,脏话都在对话框里轮换着写了好几个了,结果就在这时,他收到了一句道歉。

镇群之宝:【对不起,群主,我不是故意的】

谢忱:“?”

道歉那么快干什么,他还没开始骂呢。

镇群之宝:【我只是太想进群了,所以跟群友说了个善意的谎言】

c:【是谎言你还说?存心给我找事】

要不是这镇群之宝的一家之言,就谢忱今天这一波三折的经历,起码都能少两折。

镇群之宝:【抱歉,我考虑不周】

谢忱看他都道歉得还算诚恳,又回想起来这人先前名字还叫“一个谢忱死忠粉”,顿时也没了脾气,想着算了放他一马。

再说了,这镇群之宝留着还有用。

谢忱顺着刚刚的话题找了个切入点,开始跟这位新群友促膝长谈。

c:【你为什么想进群?】

镇群之宝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我在热搜上看到的,我以为这是个谢忱粉丝群】

谢忱有一瞬间无语得不知道说什么。

他妈的,进谢忱粉丝群你拿什么邵沉黑料?

c:【你也讨厌邵沉?】

此时此刻邵沉本尊正对着这个问题陷入了沉思,这个问题怎么看怎么像个套,要是他说“是”,那不就是“我讨厌我自己”,要是他说“不是”,那该不会又被群主踢出群一次吧?

邵沉认真思索了一下,然后真诚地发了一长串回答:【这个事就是这个情况,具体也就是这样,总之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我只能说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我也不多解释,细细品吧,说多了对你我都没好处。】

这招是他跟阮恒瑞学的,当时他问阮恒瑞关于群的问题,阮恒瑞回答的就是这么几句。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阮恒瑞当时的心理活动,对阮恒瑞说废话的行为表示充分理解。

而此时此刻的谢忱,跟当时的邵沉心情差不多。

c:【?】

c:【你说什么废话】

在群主骂他之前,邵沉拿出了万能防挨骂金句:【群友教我的】

谢忱一阵无语,为什么这镇群之宝总是好的不学坏的学一箩筐,他没好气地问:【这次又是哪个群友?】

镇群之宝那边沉默了几秒,还是发了一句:【我不能说】

c:【。。。】

到底是哪个群友一直在教新人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勒令人家保守秘密。

万一这新人也跟群友们厮混到一起,混得久了也变得像他们那样,那这群差不多就没救了。

c:【别跟他们学些有的没的】

镇群之宝:【好的】

谢忱见他回得如此乖巧,不由得有些狐疑,总感觉哪里奇怪。

c:【我再问你一遍,你也讨厌邵沉?】

c:【敢说废话我就把你踢了】

邵沉思来想去,还是选择了一个比较保守的答案:【一般】

在谢忱看来“一般”就是“没那么讨厌”,看来这个新人还有点救,不至于像群友一样病入膏肓。

c:【一般什么一般?直接说真实想法】

邵沉见状,从善如流地改了口:【讨厌】

谢忱一句“比如我就不讨厌邵沉”被他这突然发过来的两个字堵了回去,卡在对话框里,突然就发不出去了。

谢忱默默地将对话框里的内容删掉。

他换了个问题:

c:【你讨厌他什么】

刚度过一关“你讨不讨厌邵沉”,转眼又来一句“你讨厌他什么”,跟群主对话堪比考试,邵沉一时之间不太适应谢小少爷的新身份,尤其是他还得对着这个新身份被迫剖析自己,思索苏格拉底都没想过的哲学问题——“我到底讨厌我哪里”。

邵沉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沉默了一分钟都没给出答案。

然而镇群之宝的沉默在谢忱的意料之中,毕竟“讨厌邵沉”只是他们的人物设定罢了,真让他们列举讨厌邵沉的点,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

谢忱并没有为难他,而是摆出一副谈心的姿态,跟他接着聊下去。

c:【说不出来是吧】

c:【这说明你也没那么讨厌他】

邵沉捉摸不透谢忱这会儿突然想表达什么,只能不懂装懂地回了个“是吗”。

c:【废话】

谢忱管他听懂没有,接着简单粗暴地输出自己的爱的教育。

谢忱面无表情地打下一句话:【你要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邵沉头一回听谢小少爷谈论如此哲学的论题,不由得升起刮目相看之感:【然后呢】

c:【你再讨厌的人,也有可取之处】

邵沉顿了顿,忽而燃起了一丝兴趣,他勾起唇角,慢悠悠地回复:【你说邵沉?】

c:【对】

谢忱回想起今晚邵沉隐隐显露出来的低落情绪,莫名又有点不爽。如果不是原书设定,如果他不是恶毒反派,他至于天天藏东藏西还要提防着群友暴露?如果没有这些,夸张点说,或许他和邵沉在见第一面的时候就是朋友了。

镇群之宝:【比如说?】

c:【比如什么】

镇群之宝:【可取之处】

c:【比如他戏演得挺好,人也还行,长得也比你帅】

谢忱发完这句觉得有点矫情,他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加起来夸人的次数都没超过五次,现在对一个外人夸邵沉的好简直是八百年难得一遇的奇事,这事绝对不能让邵沉知道,不然指不定怎么被调侃。

邵沉没想到群主突然找他聊天是为了说这些。

准确地说,他没想到帮忙也要说句“我帮的是狗”的谢小少爷,会跟素不相识的网友说这些,还夸了他一通。

最巧的是这种千年难遇的时刻,刚好就被他撞上了。

邵沉的唇角抑制不住地翘了起来。

他进群本想探究这个群的秘密,却意外地寻得了藏在更深处的宝藏。

镇群之宝:【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c:【意思就是你讨厌他不一定要黑他,这种行为会暴露你的无知】

教育讲究循序渐进,谢忱感觉今天他感化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下回接着说,再说下去他自己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c:【就这样,你自己品吧】

一墙之隔的地方,邵沉盯着手机屏幕,指尖在群主的微信头像上方悬停几秒,忽而低头笑了下,轻叹了一声“小少爷”。

-

第二天谢忱出现在片场的时候,明明只过了一个平凡的夜晚,却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比起给群友收拾烂摊子,还是跟邵沉一起拍戏舒服点,虽然有时候也会被王海晏挑剔演技,但至少不会遭受到身心上的摧残。

“你小子,为什么要用这么感动的眼神看着我?”王海晏奇怪地说,“少来这套啊,我知道今天这戏难演,想我不骂你你就自己努力演好点,不然我还是得说你。”

谢忱这才发现自己的内心情绪流露得太明显了,赶紧把眼中那种恍若隔世的感动收拾干净,别开视线,说了句“知道了”就拿起了剧本。

过了一会儿邵沉也过来了,谢忱抬头看了一眼,邵沉已经完全恢复平时的样子了,压根看不出他昨天心情有点低落,他甚至现在看上去心情还不错。

“你调整得还挺快的。”谢忱说。

邵沉含笑望向他,“是,谢谢小少爷。”

“跟我有什么关系。”谢忱看他一眼,他向来不接别人扣过来的高帽,分明是邵沉自己调整能力强,“我又没做什么。”

……

今天这场戏顺接上回江霭的独角戏,他的锁骨下方开始发红,轻微的痛痒犹如纹身师的针,沿着发红的位置一路深钻,反复勾勒出一个浅红的字母。

自从他那天用力推开秦岸,他就再也没有见过秦岸一面,秦岸没有来找他,他也不会去找秦岸。

更何况,从来都是秦岸找他,他并不知道能在哪里找到秦岸。

锁骨处的红印无时无刻提醒着他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一直以来的逃避没能让这个印记逐步变浅,反倒是频繁的思念让这个印记变得鲜红而艳丽。

他有时会做梦,梦境内容他大多醒来后就遗忘,但那些光怪陆离的梦大多相似,像是蒙上红布等待拍卖的珠宝,又犹如坠入水中晕开的一滴鲜血。醒来时他只记得红色,好似红色曾亲吻过他的眼睛。

秦岸。某个梦醒时分,江霭念出这个名字。

也许是因为他那天拒绝的姿态太狠,走的时候连头都没有回,也不知道他走的时候秦岸是什么表情——玩笑,遗憾,或者是挽留?

应该回一次头的,他想。

没过多久,他锁骨下的红a赫然成形。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清除计划”的筛查队找上门来。

他们不知从何处得来消息,说这里红a通缉犯曾在此处逗留,这里极有可能有同伙。

他们将医院翻了个底朝天,每看见一个活人都会仔细检查一番,不会错漏任何可能的红a。

最后他们走到江霭面前。

江霭冷淡地扫了他们一眼:“你们怀疑我?”

他们一般怀疑谁都不会怀疑到江霭头上来,毕竟此人出了名的绝情,怎么可能会包庇一个红a,而且他们先前检查过江霭几次,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江霭在医院里地位很高,他们也不愿轻易开罪了这位年轻的医生,只放缓声音,公事公办地说:“医生,我们是按照章程办事,请配合我们。”

江霭神色与寻常无异,俊美的脸在头顶的冷光下映得瓷白,犹如一尊冰冷而优美的瓷器。

他如同往常般站在诊疗台前,手边的盘子上放着一些简易器具——放在诊室里的医疗器械往往没有什么太大的伤害性,更何况眼前有四个人之多。

红a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而江霭锁骨下方的红印赫然就是罪证。但凡被这些人检查到他身上的红a,他们绝不会对他网开一面。

横竖都是担惊受怕,倒不如选一次自由。

好像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细长的刀柄在他手上转了一圈。

他走前一步。

就在这时——

“啧,这么多人,在开会吗?”

窗帘拂动,诊室内不知何时已然多出一道身影,姿势不怎么正经地倚着墙,眉眼含笑地看着房间里所有人。

准确地说,是扫了一眼诊室里的其他人,随后就将目光锁定在江霭一个人身上。

筛查队的人立马被这诊室内突然多出的一个人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突然出现的这人他们不可谓不熟悉——这分明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秦岸将手搭在江霭肩膀上,不着痕迹地轻轻捏了捏他的肩骨,示意他放下手上的器械。

筛查队的人见他们俩站在一起,不由得皱起眉头:“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霭手中的刀又不动声色地在指间转了一圈。

“不太好吧?”秦岸抓住他的手腕,深深望进他眼睛里,“这刀划下去,可就回不了头了。”

江霭却只是瞥他一眼,利落地动了手。

寒光一闪,温热的血线在眼前飞跃而过。

……

筛查队毕竟有四个人之多,一场缠斗下来他们都受了伤。

诊室变得一片狼藉,所幸还能找到一些包扎的药品。

“等等,等等,”秦岸做出一副快死了的虚弱模样,他脸色苍白,艰难地抬起手来朝江霭小幅度地招了招,“我有话要说。”

其实他的伤轻得很,也没到快死了的地步,更何况江霭正在替他包扎。

江霭不为所动,手上娴熟地包扎着,一点都没理会秦岸的胡言乱语。

“本来那天就打算告诉你的,可惜你直接跑了。”秦岸一只手截停江霭的动作,凑前去,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我发现你的秘密了。

江霭浑身一僵,脊背挺直,他没说什么,手上又重新拿起了包扎的绷带。

下一秒,秦岸与他对上视线,笑吟吟地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医生。”

这场戏又是一条过,王海晏适时喊了“卡”。

摄影师在结束后随口说了句:“他们俩演戏越来越自然了。”

“你不觉得邵沉在这部戏里,跟以前有点不太一样吗?”王海晏摸出烟盒,抖出一支烟叼在嘴边点燃,他用犀利的眼光看着那边的两个人,淡然点评道,“据我所知,他以前从来不用体验派的方式入戏。”

……

谢忱刚下戏没多久,李三思就拿着已经接通电话的手机跑了过来,“哥!哥!程哥找你!”

谢忱皱了皱眉:“他突然找我干什么。”

“我的祖宗!”

他刚把手机拿到耳边,就听见程代川恨铁不成钢的声音:“你昨天说好要自己处理,处理了个什么东西?”

程代川不知道黑粉群的存在,也不知道昨天那伙帮谢忱上热搜的人就是黑粉群的群友。从他的视角看,昨天就是突然冒出了一群奇怪的人,突然上了个热搜,突然谢忱就被骂了。

他给谢忱打电话的时候谢忱喊了声“程哥”,说交给他处理,程代川满心欣慰地以为谢忱终于对自己的前途比较上心了,加之被一声“程哥”哄得找不着北,就把这事放手给谢忱自己处理了。

然后他就发现谢忱处理了个寂寞,根本无事发生。

谢忱自知当时跟程代川说“这事我处理”完全是缓兵之计,再怎么说这也是他的群友们,总不能真让自己人给无声无息收拾了吧。

事实上他也是处理了的,只不过处理方式是在群里进行了一番爱的教育,群友们虽然叛逆,但是应该多少也听进去了一点。

“我就知道,果然是在用甜言蜜语敷衍我,”程代川控诉道,“你果然就是嫌麻烦懒得处理!”

谢忱稍微把手机拿远一些,等他喊完了才重新放到耳朵前,“敷衍你还用得着甜言蜜语?我就是忘了。”

“这事能忘吗!”程代川也恨自己没好好看着谢忱,就真的这么放手了,想想自己也有不对,深呼吸一口气,把音量降下来说,“你自己看看现在网上都成什么样了。”

谢忱随口问道:“成什么样了。”

“全网!我是说全网!”程代川把这两个字咬得特别重,激动得差点破音,“都在说你们关系不好,还把你一起骂上了。”

“哦,这不正常吗。”谢忱反倒是奇怪程代川为什么这么激动,“这传闻——其实也不能全算传闻——不是很早之前就有了吗。”

“这正常个什么,潘明成这老东西又出来胡说八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了一下

感谢订阅

-

感谢在2021-10-13 17:03:46~2021-10-13 23:59: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holowin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阳春百川 30瓶;叉子 20瓶;亦海、潼 10瓶;lili呀、saik1412、阿越今天开心了吗 5瓶;角色扮演竟然更新了、39335683、骤落、烦烦烦烦烦着呢、甜控小橞、弥沉astrae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