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留守妇女的秘密 > 第152章 秘密152
 
他说:有多余的时间多想想我。
好像又回到我和他刚认识的那段时间,那会儿他就总喜欢在我耳边说这些话,其实……又如何不是男人心中一腔肺腑之言?
只是在他自己都还没意识到时,就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表达出来了。
要么撒娇?
要么纠缠?
要么就是以吃醋的方式,或是撒娇,或是破罐破摔的抱怨。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但我觉得好像有一类人,越是喜欢越是在意,越是把爱的人往外推。反复试探、反复发疯。
心里觉得:如果是我的东西,无论最后怎么样,都会回到我身边。如果你爱我,那么,即便我们隔着生死,隔着距离,隔着山川河流,最终都会奔赴到彼此身边。
这一类人要的爱是轰轰烈烈的,经得起山崩地裂,经得起世俗考验,还必须得始终忠诚专一。
他们觉得只有这样才配得上自己心中那一份爱。
曾经我也是这一类人,或许现在我也还是这一类人。他也是。
其实我和他都在时间的长河中逐渐变得成熟了。
如果放在以前,他或许真不会让我去学厨。不会把我放到那样的环境中去,甚至想放在家中收藏起来,不让任何男人看见。
而我就不会担心他在外面吸引别的女人的目光吗?
有的。
今天我的情绪有变动,一直低沉,一直不想说话,不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吗?
她们围在一起就讨论他。
我好像是被别人窥视了自己手中玩具的小孩子,心里隐隐害怕,不舒服了。但又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展露出来,不想让人看见我的秘密,我的担忧,我的心声。
“想你的话……有什么好处吗?”
我的大脑飞速转动后,终于回答上他的问题。或许,这种迂回只有我和他两个人才能懂其中的乐趣。
我那么一问。
他居然也认真回,嘴角上扬,搂着我往收银台方向走,边走边在我耳边低语:“有,你现在从这儿走到前面,想要的东西就在收银台那。”
“?”
他眼里装着意味深长:“什么口味由你挑选,今天,我整个人都为你所用。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你说在哪儿办就在哪儿办!这种好处全国独家,只针对你一个人,还满意吗?”
“……”
怎么绕来绕去又绕到这里来了??这根本就是一个……有去无回的死胡同好吗?
我脸一红。
用手挡住,拢着嘴和他说:“你就不能……让我稍微休息两天?”
他却搂着我的腰笑:“现在正年轻,不是休息的时候。花期正好,我们要争分夺秒,不要浪费任何一个机会。”
“……”
我觉得一颗心都被他说得痒痒的。这男人,始终比女人放得开。无论是在哪个场合,他都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而他不同的地方是,口头上永远没有实践来得厉害。
口嗨已经让人面红耳赤,实际,总是要人的命。
嘶~~
“唉,云烟?!”
就在某个时刻,突然听到一道熟悉却又不想回应的声音。就是刚刚和我在场地时,有口头之争的那个女人。
她叫邓娟。
说王伟和明星比不上那个。
明明当时我就已经黑脸,后来她也没怎么找我说话,我自然不搭理她。
现在却已经朝我们这边迈开步子走来了。她的目光大部分是定格在王伟那张脸上的。
终于临近。
“你们也在这超市买菜呢?”
她又开口问一句。
王伟现在在身旁,又是一个男人,我没必要让他一开始就觉得为难。只要邓娟不捅出幺蛾子来,我就能和她正常对答。
“嗯,我们已经买好了,你自便吧。”
王伟听我这口气就知道我和她关系并不好。只朝着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没想到她却不知趣,在我们正要和她错开之际,突然听到她说。
“云烟,这就是你那个长得像明星的老公吧?”
我和王伟顿足。
王伟虽心怀不解,但也没开口多问。只把这个战场交给我来打理。
“既然你都已经看见了,还有必要问?”
她又退回来,拦在我们面前。
目光在王伟脸上打探。
最后下定论:“你老公确实长得挺帅,我收回之前的话。
云烟,你可真有福气啊!同样都是女人,你……却吃得这么好!”
吃得这么好。
这些网络用语……不知何时已经蔓延到我们身边来。
可我这样的脾气,她既然喜欢把自己拿出来对比,那必须得满足她的虚荣心才行,不然怎么对得起她一片精心设计呢?
毕竟她家的方向和这个超市完全背道而驰。
“是吗?我确实吃得挺好的。但我觉得我老公吃得更好,你觉得呢?老公?”
我很少用这个称呼。
自从回来后,我和他也没提过这个茬。只是以前还在老家,在遵义那段时间,他会频频要求我怎么称呼他。

有时是因为乐趣。
有时是因为情趣。
现在,是为了打压面前这个女人!
他把我往怀里紧搂,就当着邓娟的面,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
“嗯。你是我见过世界上最漂亮,最聪明,也是我最爱的那个女人。”
邓娟的脸突然一沉一黑,脸上的表情变动别提有多拧巴,多扭捏了。
我看得心头大快。
“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得回家了,你慢慢……”
“老婆,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们女人挑选人的眼光和我们男的一样吗?”
王伟却在这时再次开口。我有点懵,但心里又很清楚这男人估计是想给我出口气。
而且他的手还揉了揉我的肩膀,示意我配合他。
“……应该是相通的吧?”
我回答了一句中规中矩的话,把剩下的表演全都交给他。
他居然也接住了,缓缓开口阴阳道:“那肯定相同了,所以这人吃不吃得好,不仅仅得看对方什么样,还得看看自己什么样?
这就是古人所说的……撒泡尿照照自己?
或者说,买一个照妖镜照照自己?”
这家伙毒舌的能力越来越强了,为了气邓娟,居然把这两句话都给搬了出来。无论是哪一句都足够人听了气得跳脚。
“你!你们!”
然后在我和他的目光注视下,邓娟跺脚,发出一声抵抗又不爽的“哼”声离场。
反正她现在什么感觉我不知道,最起码我是爽的。今天已经忍她一天了,没想到到最后居然还是王伟替我出气。
“走吧,回家!”
他似乎根本没把这事儿放在心里,只当一个纯过客,现在已经在我耳边低语,邀我回家了。
儿子也在另外一个货架旁挨着或者捂嘴笑。一看就是刚刚的场面被他看了个全乎。
我把他招过来。
“你笑什么?”
“爸爸帮妈妈赶走大坏蛋,爸爸是超级无敌大英雄!”
“她白天就欺负你妈妈了?”王伟和他搭上话。
儿子立马给他告状,压根就没看到我递给他的眼神和手势。
“嗯,今天她一直为难妈妈。”儿子抓着王伟的手在空中荡漾着,一边荡一边说:“而且他还说爸爸的坏话,就因为说爸爸的坏话,所以妈妈才说了她。
估计就因为这个一直怀恨在心。”
“……”
我要张嘴已经迟了。
这小子,语言组织能力居然比我还厉害?!
还说什么……怀恨在心?
他这些词语从哪儿学来的?
“有这回事?”
王伟扭头问我。
我都懒得和他说女人之间那些叨叨絮絮的话,依旧选择随便忽悠转移。只挽着他的手往前走,边走边催:“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瞎絮叨几句,跟你没什么大关系。咱们赶紧走吧,一会儿太迟吃饭对胃不好。”
王伟见我不愿意说,也没有一直催,大概也觉得现在天色已晚,要是再不回家洗手羹汤做饭,吃饭就太迟了。
一份青椒剁鱼头抬上桌。
今天他们两个公认好吃。
“看来这厨师教了一个不错的菜。”我也夹了一块鱼肉进嘴里,一边细细品尝一边说:“可惜他没在这儿,不然很可能会表扬我这道菜的!”
王伟的眼睛虚虚地看过来。
只是一句眼神都让人觉得有点凉,我心头一跳,立马开个圆话:“我的意思是如果他在这儿,作为我的老师可以表扬我。”
他又把目光悠悠地转开。
我心里唉了一声。
谁家的男人口口声声说的早就已经不把这些放在心上?也不把任何外人放在眼里的?
还让我跟人家好好相处。
说人在外面,相处是必要的。结果……我就说了这么一句话,那目光冰冷的要把人冻死似的。
“快点吃!”
就在我走神之际,一块鱼肉放到碗里来。我扭头看了一眼后点头嗯了一声,下意识挑刺,只看到他的筷子放到菜碗中,边夹边说:“已经挑过了,尽管吃。刺不住你。”
我木了一会儿。
然后心里就是一阵绵绵的温暖,都已经把刺儿给挑好了,他倒是有心了。
吃完饭,我先去洗漱洗澡。儿子收拾完餐桌看电视,他在厨房整理收拾。本来我让他休息一会儿,等我洗完澡出去收拾,然而他哪里是等得住的人?
后续直接抱着我回房,和我两人相对而立在房间地板上,拥抱着,点着地左右摇晃,跳独属于我们两人的交际舞。
“等你出来再洗?那一会儿我得多晚再睡?”他说。
只要在他面前,我总是能轻易的脸红耳赤。
“……你就不能把心思放点在别的身上?”
“放在别的谁身上?”
“你……我是说你放在我的别处身上!”
“那我现在抱着的这个是你的真身还是假身?”他边说边在我身上嗅了起来,好像非得要在我身上找出另外隐藏的部分似的。
那温热的气息,逐渐变得滚烫。简直让我有点无法招架。

我于是抵着他的胸膛把他推开,就这么跟他哈哈笑着,居然也能把这么无聊的话题搞得让心中愉快不已:“好了,别开玩笑了行不行?我是害怕你太累,出门在外一整天,到现在才吃上晚饭。
还要帮我做家务,我就觉得……觉得你太累了,这是关心你。”
我把手放在他脸上去,细细轻抚。其实我也很少见到自己这样温柔的时刻。说实话,我以前觉得我挺柔情的,还在娘家,还在幼时,我就下意识会观人脸色,见人脸色说话行事。
各个细节落实到位。
所以也间接形成了一种所谓的讨好型人格。
直到后来发现……讨好型人格并不能让自己过得风生水起,反而会让人陷入深深的泥沼而无法自拔。
后来得不到回应就一步步变得冷漠起来,将自己封闭在一个狭小又孤独的世界里。不与外界交流,不和别人谈心中之事,谈自己所想。
风风雨雨,情绪变动,全都一个人扛着,一个人调解。
可现在我居然开始变得有这么多……这么多的废话。
恨不得对他掏心掏肺,把我所知道的所了解到的,一一告诉他。
甚至已经对他快要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地步。
这多少是有些可怕的程度在里面的。
但我居然还是什么都和他说了,在他回应我,是我关心他累了之后。
“嗯,知道我累就好。你要想报答我,不要总想着要做些什么,你可以想想要学点什么。”
“嗯?学什么?”
“学习新的东西,比如说方位,比如说服装,再比如说……”
我连忙捂住他的嘴。
在他面前吁气。
只盯着他那双眉眼都觉得世间美好。
“王伟。”
“嗯?”
“你有没有觉得你很像一个人?”
“你能不能先把我的嘴放开?”
我闻声一笑,把手收回来。
“不问我是谁吗?”
他双手环住我的腰,搂得很紧。
“谁?”
“妲己。”
然而我这两个字话音刚落,就感觉缠在腰间的手越发紧实了。
我薄唇紧抿。
见他已经把头凑过来,立马跟他撒娇说:“你能不能……把你的手稍微松开一点?很痛的。”
“李云烟,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嗯?”
“我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妲己是什么性别?”
他这么一提醒,我瞬间明白他的重点是放在哪儿了。于是眼里都压不住笑。
他搂紧我的腰,我就把手往他肩膀上一搭。
指尖轻轻从他肩膀上拂过。
“怎么?就非得女的才能叫妲己?像这样的?”我开口悠悠地问:“就不能是男的妲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