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春哥的科幻短篇集 > 迷雾(上)
 
这原本是个意外,但是却有那么一群人每天期待着。直到有一天,意外如梦幻一般降临在他们身边。

  “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自己去看。”

  “不会吧?真的中奖了吗?”

  “我们发财了!”

  ……

  一串号码被用了七八年,最终在前不久成功中奖,而且是大奖,整整五千万人民币,折合税收之后仍然有4000万。

  那一晚,一同编写号码的五个人都疯了,他们狂欢,他们呐喊,他们忘乎所以。

  五人约定好去旅游,去野营,去逍遥快活,享受人生。准备迎接他们的美好未来。

  “东西都带好了吗?你那小破车不知道能不能开那么远哟。”杨志航右手打着电话,左手握住方向盘,正在和旺浩通话着。

  电话另外一边,传来了旺浩粗旷的声音:“催什么催?老子这就来了。”

  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杨志航脸色一沉也挂断了电话,随后看向了副驾驶,他的老婆王雨正在疯狂的自拍,然后准备P图发朋友圈。

  杨志航淡淡的说道:“都收好了吧?”

  “那还用说,开你的车吧。到地儿了,如果还缺东西,再买也不迟。说了咱们很快就是百万富翁了。”王雨长相平平,在副驾驶上越说越激动。

  杨志航扭了扭脖子,直接打开车载音乐,准备开始一段不平常的旅程。杨志航嘴角微微的笑着,似乎有什么事情隐藏着,他内心的那份躁动,在逐渐的狂热。

  本次他们的目的地是一片深山老林,没有明确的名字,这附近一片都叫凉风垭,后面一片都是茂密的树林,似乎很久没有人踏足过了这样的地方用于野营,实在再合适不过了。

  他们一同出发的总共有五个人,杨志航和他老婆王雨,还有一直单身的旺浩,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对夫妇,马建易和顾小意。

  他们五个都是同乡之人,在外打工,相互偶遇。然后结伴而行,共同闯荡社会,他们五人都从事着针织纺织行业,三个男的都是技术骨干人员,两位女的都是生管。看起来生活应该还不错,可惜就在他们掌握行情的时候,纺织业的衰落让他们有些无可奈何。生活虽然已经有声有色,但是想要达到真正城里人的生活还需要一些距离。

  彩票中奖无疑是一场天大的喜事,给了这五位从农村出生的青年而言,是件梦寐以求的事。

  五人已经开始计划着,到时候一人800万,该如何花这笔钱?该如何享受人生?

  杨志航的妻子王雨已经开始打算为老家修一栋别墅,买一块地。在他们城里再买一个150平的市中心的学区房,为他们未来的孩子做准备。在准备买个性能不错的SUV,在购置豪华家具一套,再买手机电脑平板………

  这些都不是幻想,这是不久将会实现的事实。

  不止王雨,其他人也是这样想的。也同时五个人相互约定,不把自己中彩票的事情告诉其他人,免得自己村里的那些亲戚心生嫉妒,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这仅仅只是假象。

  杨志航缓缓地从自己的口袋中摸出了一包烟,打开了车窗抽了起来。

  “你怎么又在抽烟?烦死了。”王雨大好的心情被这阵阵烟雾给破坏了,她在那边很没好气的说道。

  杨志航嘴角叼着烟,右手抹了自己有点胡渣的下巴,嘴角渐渐的裂开了一些笑容。

  这5000万的巨资税后仍有4000万,五个人平分,每个人能有800万。如果能杀掉一个,那自己家里平分的不就更多了,自己家里有两个人,整整能平分2000万,到时候用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存起来,这辈子都用不完呀。

  哈哈……哈哈……

  杨志航突然有些忘乎所以的笑了起来,他甚至忘记了自己嘴角还叼着烟。

  “嘶……我去……”

  王雨似乎在旁边看到了杨志航烟头烫了他的下巴,不禁哈哈大笑,同时迅速将手机镜头一转,拍下了这个场面:“你技术现在这么牛逼了,学会反向抽烟了。哈哈哈……”

  杨志航没有理会他的妻子,专注开车,同时将烟头重新塞回自己的嘴里,抹了抹稍微有些烫焦的胡渣。

  很快经过蜿蜒的山路,目的地到了。

  一下车,王雨直接伸起了懒腰,在那边大喊的说道:“哇!好漂亮呀。”

  这时候边上走来了一位妖娆的女,在那里搔首弄姿,浓妆红唇。和他身边那位穿着平常的男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对夫妇正是马建易和顾小意。

  顾小意走上前捏着小钱包,在那里很妖媚的说:“王雨呀,我们现在都是有钱人了,你怎么穿成这样呀?不符合我们的身份呢。”

  王雨顿时没好气,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顾小意,说道:“我等有钱了,再买不行啊!就你在这天天显摆,朋友圈都是你那些没p的丑照。”

  顾小意听完之后并没有生气,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这么天资美丽,哪需要P图哟,倒是你哟,也不知道修了多久。哈哈……”

  王雨当时被气的眼睛鼓了起来,不再理会。

  杨志航停好的车,大大方方的走了下来,老远的和马建易打招呼:“嘿,小马哥,想不到你还跑到我前头了。”

  就在谈话之间,最后一辆车也到了。那是旺浩的车,看着车漆似乎有些旧了,他一下车直接骂骂咧咧的说:“这破车是该换了,一路上么息两次火。见他妈的鬼了。”说完一脚踹在了车轮上。

  马建易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墨镜,戴在脸上看起来十分帅气,洋洋得意地挥了挥手说:“走吧,搬东西,露营的点早就选好了。咱们早点按营扎寨,就早点玩。”

  一行人路上说话有些阴阳怪气,想王雨和顾小意这种拌嘴的话时有出现,三个大男人之间的小气话也层出不穷。不过一旦说起他们即将到手的4000万,还是十分的得意。

  马建易将墨镜缓缓地推向自己的额头,望着天,颇有感慨的说道:“你说咱们五个还真是有缘分。都是附近这十里八乡的,小时候咱们都没怎么见过面?长大了,工作居然还能遇见一块?还真是不容易。”

  旺浩那粗矿的声音也笑着说:“以前咱们五个饭桌上有说有笑,说是以后买彩票,选了一串号码,没想到用了这七八年,还真的中了。你说这是什么事儿啊?这是天意呀!”

  天意?杨志航也是十分开怀的笑了笑:“小马哥,你选的那个点在哪?这凉风垭哪里有野营的好点啊?”

  “多的是嘞,跟着我走吧!”马建易走在前面带路。

  很快,一行人背着大大小小的包袱来到了野营的地点,这是一处比较开阔的高地,四周没有什么树木雾遮挡,看起来似乎是一整块的大岩石,上面附了一层零零散散的土。

  扎营工作现在开始,三位大汉负责重活,两位女士则开始摆放一些物品。

  三个野营篷很快便搭好了。

  马建易很客气的说道:“没事没事,这个我来,你去把你们家的那个再固定一下就没问题了。”

  杨志航点点头。

  旺浩此时正好迎面走来,杨志航和他肩膀撞了一下,旺浩似乎有些习以为常,看了一眼杨志航就走开了。

  而杨志航此时心里慢慢的渗透出一股邪恶,缓缓的握了握拳头,侧着身子,回头看了一眼旺浩的背影,一副令人难以捉摸的笑容出现了。

  杨志航心里十分清楚,他要借着这次野外露营完成一件极其危险的举动。

  那就是借机杀掉旺浩,原因嘛,讲起来就有些复杂了。他和旺浩是邻村的孩子,以前小的时候有过几次接触,不过后来忘了,之后提起之后才发觉。

  不过这一件事情,杨志航可是一直铭记在心。那是在很小的时候,一次意外,对自己很好的一位大伯被撞死了,而那个肇事车辆上面正是旺浩,据说是旺浩小时候提出来让当司机的那个亲戚带他去兜风,然后才出现的这样的惨状。当然杨志航大伯的死本来就是属于一个意外,旺浩亲戚这边就是正常行驶。

  当时赔了不少钱,旺浩亲戚还蹲了一年的牢,不过现在早就出来。

  但是这件童年阴影一直在杨志航心中挥之不去,虽然从事实上讲,旺浩并没有错。但是杨志航内心的驱使下,总觉得这件事情,旺浩有些责任。

  虽然已经时隔了好多年,很多事情都已经淡忘,但是在金钱利益的诱惑下,这一件陈年旧事的伤疤再一次的疼痛起来。

  旺浩为人好强,通常以力压人和他共事的同事经常和他发生嘴角争辩,说话经常爆粗口,做事没有底线。时常和杨志航等人吵架,相处的并不愉快。

  种种原因之下,杨志航已经下定决心要杀死旺浩。

  如果硬是要说直接原因的话,那4000万便是直接原因,关于那个人的感情,无非是个借口而已。

  这场旅程注定不会平凡。

  他们一早出发,山上有些淡淡的薄雾,围绕在山腰之间,显得十分美丽。

  两个女人结伴而行,去采一些山间野味,男人们则开始休闲起来。

  马建易戴着墨镜眺望远方,一幅好不自在的样子:“你说咱们辛苦了这么多年,终于算是有些收获了呀。”

  旺浩很高兴地笑着:“有钱咯。”

  杨志航默不作声,躺在一块大石头上看着头顶湛蓝的天空,再一次的露出了他那诡异的笑容。

  很快,风云变幻,原本缠绕在山间的淡淡薄雾,此时居然浓厚了起来,仿佛是被风吹来一般,直接笼罩在了凉风垭。

  杨志航眼角微皱,看着那浓厚的迷雾,不禁说道:“哪来的大雾呀?真的是。”

  很快两个女人也回来了,仿佛是因为大雾的驱使,他们回到了营地。

  不过即使这样依旧挡不住这群人高兴的心,马建易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这浓雾只是暂时的,应该是从后面那些老山沟沟里飘来的。等到中午的时候,太阳一大自然就散了。”

  杨志航,瞳孔猛得一缩,突然意识到,在浓雾之下杀人,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很快杨志航借口到处转转,找点柴火来烧,为等会儿中午的野营做准备。

  杨志航的身影缓缓地消失在了迷雾之中,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这迷雾,怎么那么厚啊?”

  突然间稍不注意,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上,杨志航骂骂咧咧的站起来,看见地上有些潮湿的青苔,立刻吐了一口痰,骂道:“见了鬼了。”

  杨志航心里非常清楚,他必须要制造一个意外事件,而且是合情合理的意外。刚刚自己的摔倒,或许就是一个不错的点子。

  凉风垭,背后有一片近百米高的悬崖,如果从悬崖那边掉下去,必死无疑。如果自己能将旺浩引到那片悬崖,然后自己再轻轻一推不就没事了。

  想法虽然简单,但实施起来需要一些具体的步骤。首先要在其他人眼中自己不具备推下旺浩的时间,同时还要处理现场,掩盖自己的踪迹,只留下旺浩,独自一人向前走的假象。因为迷雾的原因,不知道前方是悬崖。如此说来,似乎大事可成。

  杨志航,凭着记忆找到了那片悬崖。曾经在山脚下便可看到的悬崖,此时在迷雾的笼罩之下,显得分外的神秘和恐惧。

  “还真高呀,在悬崖上应该没什么树吧?”

  再确定好自己行凶的场地之后,开始着手清理自己的踪迹。

  凉风垭早上的环境比较潮湿,失足掉落悬崖这种情况概率很大。或许自己压根就没有掩盖自己踪迹的必要,和旺浩一同来到这附近,收集一些干柴,然后再自己亲眼目睹下看见旺浩“摔”下去。这似乎也合情合理。

  不过,杨志航还是谨慎了一下,毕竟这种情况,五个人共同平分4000万,无论先前究竟有怎样的交集,恐怕也会动了杀心。所以说还是制造意外事件。

  环绕在凉风垭的迷雾越来越浓厚,空气中越来越潮湿。人们肉眼的可见度已经不足五米,如此诡异的场景,五个人还是有些害怕。

  杨志航觉得自己不能再等待,如果等到迷雾散了,恐怕很多东西都不好解释。

  杨志航抱着干柴匆匆的回到了营地,装作气喘吁吁的说道:“你们谁和我去后面再拖一点干柴过来?早上这些的柴都太湿了,后面有干的。”

  马建易和旺浩都犹豫了一会儿,他们互相看了一眼,旺浩站了出来点点头说:“这样的话,我来吧!”

  杨志航,这时心中暗喜,这不就正中他的下怀。

  杨志航再次进入迷雾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妻子王雨,杨志航的表情似乎很严肃,一直盯着王雨采集回来的一些蘑菇。

  他们五个人准备露营两天,不仅带了一些烧烤架,还带了一个火锅,食材更是不少。烧烤架的话有自带的一些煤炭,火锅的话,就需要一些柴火,而且要干的。

  杨志航和旺浩,一同进入了迷雾,杨志航走在前面引路,旺浩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跟。

  突然间扑通一声,旺浩突然栽倒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惨叫。

  杨志航,立刻回头一看,赶忙扶起来旺浩:“咋回事啊,兄弟。”

  “卧槽,这地怎么那么滑呀?”旺浩摸着自己的屁股,说着。

  杨志航定睛一看,不正是自己刚刚吐的那口痰吗?杨志航在一旁暗自偷笑着。

  杨志航走着走着,突然拐了方向,那里有一个小水潭,他双脚直接浸在小水滩中,将自己的鞋打湿。让旺浩走在前面,准备开始拾取干柴。

  这个地方虽然依旧迷雾重重,但是这里的柴却比较干脆,用来烧火再合适不过了。

  旺浩低头捡着干柴,说道:“杨少,你拿了钱,准不准备出去旅游?”

  杨志航淡淡地笑了笑说:“那当然了,干嘛不去?把钱留给儿子吗?鬼知道他会不会败家。”

  “哈哈哈……你和王雨准备啥时候要孩子?”旺浩面带笑容的说。

  杨志航冷静了一下,说道:“应该今年吧!之前在城里租房子,不敢生呀。”

  “理解理解。”

  “好吧,那边更多。咱们一次性弄多点。”

  “好嘞。”

  在杨志航的指引下,旺浩缓缓的朝着悬崖的方向走去。

  而杨志航一只小心翼翼地跟着旺浩,沿着他走过的路径,沿着那一个个脚印,进一步又一步的向前迈去。

  最终悬崖到了,旺浩似乎察觉到了脚下是悬崖,于是停下了脚步正准备回头。

  突然间一根又长又细的木棍,从旺浩的背后猛地捅了过来。

  “啊!啊………………”

  旺浩应声坠入悬崖,消失在迷雾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