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 第21章 此人我兵家一定要收入门下!
 
  听到这个评价,孔甲心中一震。

  赵歇的身份他是清楚的,之所以冒着风险把他留在身边。

  就是为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

  儒家可以替代诸子百家,成为华夏唯一主流正统!

  如今的大秦,以法家为尊,不符合儒家利益。

  诸子百家之间的斗争,有时也极为惨烈。

  “招募年轻孩童,不事生产,给予教育。“

  “先生,这是培养死士的法子。”

  赵歇淡淡的说到,他自小就见过这种办法。

  他刚进庄子的时候,就隐约有这种感觉。

  因为这庄子建的太高大了。

  与其说是庄子,不如说是堡垒。

  孔甲这是心中猛然一惊,他觉得自己猜到了秦始皇的用意,

  “原来是在试探我!”

  “先用那盖满印章的事物乱我心智,再用这里来试探的心意。”

  “哼,始皇帝,为了得到儒家承认,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一旁的赵歇问道,

  “先生,您说什么?”

  孔甲微微一笑,说到,

  “无事,今日早些休息吧。”

  “之后有的忙了。”

  接下来的几天,庄子慢慢朝着赵浪想要的方向发展。

  早晨,由黑夫几人带着少年们一起锻炼,上午就开始教学。

  反正大家的起点都一样,刚好一起教了。

  下午也是如此。

  赵浪虽然看着那些复杂的小纂就头疼,但也只能耐着性子学。

  不然只能当文盲。

  早晚有天他要把楷书还有拼音给带过来。

  同时,天气慢慢转暖,田间也开始多了农夫们的身影。

  这天赵浪把黑夫几人找了过来。

  “公子。”

  黑夫几人喘着粗气行礼道。

  他们才带着孩子们做完早上的训练,也就是跑步,蛙跳等,都是按照赵浪的要求来的。

  “黑夫叔,辛苦了,”

  赵浪先问了一声辛苦,才继续说到,

  “我这边已经准备好了新的训练场所,你们看看。”

  赵浪之前让福伯整理一个院子出来,当训练场地,今天终于弄好了。

  “训练场所?”

  黑夫几个人好奇的看过去,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个院子原本是堆放杂物的地方,现在却遍布了各种网子,木桩还有一堵高一丈有余的木墙。

  黑夫朝一旁的赵浪问道,

  “公子,这些都是什么?”

  赵浪笑着说到,

  “这就是我和你们说过的训练之法。”

  虽然院子里,都是些很基础的训练设施,单杠,双杠,木桩,木墙之类的。

  有点类似一个小操场。

  但这么短时间内,能改造出来这样的场地,赵浪还是很满意的。

  赵浪这次就是为了先把这些训练项目教给黑夫,再让他们去教少年们。

  “公子,这怎么个训练法啊?”

  黑夫看得一头雾水。

  赵浪把衣服整理了一下,脱下宽大的外袍,说到,

  “我给你们示范一下。”

  说完就直接朝着训练场地奔跑过去。

  他有特种兵体魄,现在又知道了训练的办法,这些基础的训练项目。

  对他来说,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甚至还很轻松。

  所以,当黑夫几人看着赵浪在那些奇形怪状的设施上,上窜下跳。

  还轻松借力,翻过那一道一丈高的木墙时。

  几个人都懵了。

  不多时,赵浪轻松的回来了,

  “黑夫叔,你们看清楚了吗?”

  黑夫神色复杂的回到,

  “看清楚了,公子。”

  他现在有一些相信,赵浪真的能训练出能飞檐走壁的人了。

  赵浪满意的点点头,

  “那之后的训练就麻烦你们了,也不用太着急,慢慢来就是。”

  赵浪也深知一口吃不成胖子的道理。

  “对了,这个场地还有训练项目,都不能外泄。”

  赵浪最后嘱咐到。

  “是,公子。”

  黑夫几人回到。

  两天后,大秦皇宫。

  秦始皇看着宫殿里,一个和赵浪一模一样的训练场地,脸上满是疑惑。

  向旁边一个黑冰卫问道,

  “这是浪儿自己做出来的场地?还让那些少年在里面训练?”

  “你可记得那训练之法?给我演练一遍。”

  黑冰卫回到,

  “是!”

  黑冰卫顿时下去开始演练。

  都是一些最基础的训练方法,

  等黑冰卫演练完,秦始皇脸上的疑惑之色更深了。

  过了一会儿他淡淡的说到,

  “赵高,传武成候王翦,通武侯王贲。”

  “是,陛下。”

  赵高领命而去。

  不多时,王翦,王贲两人就全身甲胄的出现在秦始皇面前。

  “见过陛下!”

  两人行了一个军礼。

  “两位将军,为何着甲?”

  秦始皇看到两人的装扮,有些惊讶的问道。

  王翦此时已经满头华发,但气势极为威武,回到,

  “老臣听闻匈奴又在滋扰边境,陛下召我父子,定是为了此事。”

  “只要陛下一声令下,臣必当率军北上,将匈奴斩尽杀绝!”

  一旁的王贲更是大声附和道,

  “臣也一样!”

  秦始皇看着面前两个为他立下汗马功劳,却又不恋权势的大将,感慨道,

  “有劳两位将军了!”

  “北方有蒙将军镇守,匈奴翻不起风浪。”

  “今日召两位将军,却另有他事。”

  秦始皇指着面前的训练场地说到,

  “两位将军,你们可见过此等场景?”

  王翦父子顿时看过去,但是两人都看得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陛下,这是何物?”

  王翦疑惑的问到。

  秦始皇苦笑一声,看来他属下最强的武将之一,也搞不懂赵浪的训练方法。

  于是秦始皇对一旁的黑冰卫说到,

  “你再去演练一遍。”

  看着场上,黑冰卫的演练,王翦的眼睛越来越亮。

  嘴里还在不停的说着,

  “这简单的两根棍子,居然就可以起到锻炼臂力的作用!”

  “这木桩是为了锻炼平衡性。”

  “这稍微借力,三人合作,居然可以翻越一仗高的墙!”

  “可这趴着是为了什么?”

  王贲这时候说到,

  “父亲,这埋伏突袭时可以用到!”

  王翦恍然大悟道,

  “原来如此!”

  等黑冰卫演示完,王翦急忙道,

  “陛下,这可是上好的炼体之法!是哪位高人所创?!”

  秦始皇脸上闪过一丝古怪,说到,

  “不是哪位高人,是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

  王翦眼中闪过一丝神光,大声道,

  “还请陛下引荐!此人我兵家一定要收入门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