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 第51章 没有人可以骑到我胡亥的头上
 
  秦始皇的书信,比赵浪更快到到达庄子。

  王翦接到书信之后,也露出了一个苦笑。

  秦始皇可是给他出来一个大难题。

  先不说这么多皇子皇女,到了庄子上之后,该怎么安排。

  就说怎么过孔甲那一关,就极有难度。

  孔甲虽然没有见过这些皇子皇女,但是一次过来这么多皇子皇女。

  长期相处下来,总会看到破绽。

  不然也太小看一家之首的能力了。

  好在秦始皇也给了他指示。

  “这一叠东西是什么?”

  王翦看着信使送过来的纸,有些疑惑,

  “罢了,陛下让我给孔甲,就肯定有他的用处。”

  拿着东西,王翦直接找到了孔甲。

  然后把东西交给他。

  当孔甲拿到那一叠纸的时候,整个人连胡子都在颤抖!

  抚摸纸的样子,比抚摸女人还要神情。

  看得王翦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没人给他演示过,他也不知道这东西的用处。

  “这是有人给你送过来的。”

  王翦含糊的说到。

  孔甲却是一副了然的样子,问道,

  “可有什么话带到?”

  王翦说到,

  “没有,送东西的人只是说,你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孔甲微微皱眉,却还是点点头。

  王翦便离开了。

  只是除此之外,两人之间却没有多少交流。

  孔甲向来看不起武夫,王翦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等王翦走了之后,

  孔甲摸着泛黄的厚纸,自语到,

  “这就是它原本该有的样子吗?”

  “这是天下读书人的福气!”

  “就是不知道他会提出什么条件。”

  王翦离开了这里之后,便看到赵浪回来了。

  于是又过去,将秦始皇的命令传到,只是他稍微做了一些改变。

  如果只让皇子,皇女们过来,时间长了,难免会露出马脚。

  还不如多加些人进来。

  所以他才和赵浪说,

  “把各家子弟都集中起来,一起训练。“

  这既能扰乱视听,又能为赵浪以后铺路。

  各个将领的第二代,基本上也会参军。

  如果这些人由赵浪一手带出来,那么,今后赵浪就会有更多的筹码。

  当然,赵浪想到哪里去了,他就完全猜不到了。

  “这样也好,把大家都集中起来,免得在外多生是非。”

  “也可以趁此机会多认识一下。”

  赵浪笑着说到,

  “不瞒老师,我今日在咸阳城内遇到一个纨绔欺压良善。”

  “我知道,以如今父亲的发展,大家肯定都是有钱人家,但欺压弱小,还是不行的。”

  不过赵浪有些疑惑的问道,

  “只是,老师,如今始皇帝不日就准备北巡,咸阳城内外肯定会加强戒备,我们如此行事,会不会太过张扬了?”

  王翦对秦始皇在庄子里的伪装身份,早已了解过,笑着说到,

  “浪儿多虑了。”

  “你别忘了,你父亲也是本地官绅。”

  “我们的人里面,也有人参军做官。”

  赵浪顿时恍然,但心里面也更加确定了。

  自己那便宜老爹果然还是有事瞒着他。

  毕竟一个私盐生意,再怎么有钱,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更不说让这些人把各家的血脉子弟都交过来。

  他这个爹,不简单啊。

  “那老师,这事就这么定了。”

  “各个叔伯的孩子什么时候来?我也给他们准备个欢迎仪式。”

  赵浪笑着说到。

  王翦哪里会不知道赵浪的性子,笑着说到,

  “你准备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你也不必紧张,离儿和他们很多人都认识,他也会协助你的。”

  赵浪顿时行礼,诚恳道,

  “多谢老师。”

  王翦离开之后,赵浪才缓了一口气,苦笑道,

  “还真是一刻都不得闲啊。”

  趁对方还没有来,赶紧把庄子改造一下,不然根本上容不下那么多人。

  好在家里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福伯又是个老手,这些繁琐的事情,不用他亲自来做。

  把自己需要的东西列了个单子出来,然后交给福伯。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在做一些准备工作。

  赵浪也清闲了两天。

  庄子里每天都有一点新的变化。

  当然,变化最大的却是他的老师孔甲,以前上课的时候总是极为严肃的。

  这两天上课,嘴角的笑意却是藏都藏不住,不知道有什么喜事。

  赵浪怎么问他也不说,反而还抓着他多研究一些正楷字。

  说是很快就能有大用了。

  至于赵歇的消失,赵浪则是完全没有在意。

  一个小小的书童而已,他哪有时间记下那么多。

  这天,赵浪上完课,就带着去死他们来到了训练场。

  “这几天让你们训练的队列怎么样了?”

  赵浪问道。

  “还有些不熟练,但已经能基本完成了。”

  去死一五一十的回到。

  赵浪点点头,

  “过些日子,我们会有一批新人过来,到时候,你们就是他们的教官。”

  对这些二代们,赵浪也没有打算真的按照特种兵的要求来训练。

  就当搞一次类似军训的项目了。

  几天后,在咸阳城内一片欢呼声中,秦始皇开始了他的第四次巡游天下。

  而在另一边,一辆辆牛车出了咸阳城。

  一辆牛车上,几个容貌秀丽的女子靠在车厢里,其中一个带着几分抱怨道,

  “父皇也真是的,自己出巡就算了,居然把我们也赶了出去。”

  “阴嫚,父皇最宠爱你了,你知不知道为什么?”

  几个女子中最秀丽的女子,正是赢阴嫚,她缓缓地说到,

  “出来的时候,交代你们的话,是不是就都忘了?”

  “不准透漏自己的身份,不然的话,就被贬为平民。”

  “这次连已经有了夫君的大姐都被叫来了,父亲可不是说笑!”

  提到秦始皇,车上的人顿时老实了不少。

  赢阴嫚这时候又说到,

  “不过我倒是知道这事好像和胡亥有些关系,他前些天在父亲那里挨了一顿打。”

  “然后,就有了这事。”

  车内顿时一个个都说到,

  “又是胡亥这个惹祸精!”

  另一边的牛车上,胡亥正在对几个皇子吹牛,

  “几位哥哥弟弟,虽然这次父亲说了,不能泄露身份。”

  “但是没有人可以骑到我胡亥的头上!”

  “你们就等着瞧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