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 第56章 钱?名?还是权色?
 
  听到孔甲的呼喊,赵浪顿时走了过来。

  他还是很佩服自己这老师的,虽然只是一个乡间的老夫子,但看看这向学研究的心,比很多年轻人都强。

  “浪儿你看,这些字,是我最近钻研出来的,”

  孔甲献宝似的拿出一张布帛,上面写着不少字,

  “你看看这字体形态如何,要不要在做加减。”

  孔甲问的很细致。

  他最开始的时候,也没有这么重视赵浪的意见。

  可等赵浪帮他改了一些字之后,孔甲就发现,赵浪改的字,怎么看怎么顺眼。

  就好像这些字似乎已经经历千年岁月的考证,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然后孔甲就没事喜欢问赵浪了。

  “老师,您这些字简化的都很不错。”

  赵浪看着面前的字,心里也有些惊讶。

  要知道简化汉字,可那么容易,必须要有极高的文化涵养。

  知道各个汉字的含义,来源。

  才能合理的做好简化。

  没想到,他这老师简化出来的字,都很不错。

  两人讨论的很专注,但是这一幕落在公子高的眼里,这就很恐怖了。

  儒家之首,居然要向赵浪请教?

  而且看着表现,赵浪居然也就受着了?

  这是不是说明,在某个方面,赵浪是孔甲这个儒家之首的老师?

  公子高花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深吸了一口气,他现在总算是明白自己父亲的良苦用心了,父亲把他们派到这里来。

  应该不是为了孔甲。

  孔甲为人刚正,当年秦始皇自己威逼利诱,对方都没有低头。

  他们这群小的,凭什么?

  那这么一来,就是为了赵浪!

  小小年纪,文韬武略。

  而且看孔甲对赵浪的态度,以后的儒家极有可能就是赵浪做主!

  一切都在公子浪的脑海中清晰起来。

  那他要拿什么来笼络赵浪?

  钱?

  就看着庄子,便知道赵浪不缺钱。

  名?

  不行,有这老师,他也不缺名。

  还是权色?

  公子高突然心中一动,看向了一旁的赢阴嫚。

  他心里顿时有了定计。

  悄悄走到赢阴嫚的身边,说到,

  “妹妹。”

  赢阴嫚看到公子高,有些奇怪的低声说到,

  “兄长,有何事?”

  在庄子里,他们也是隐藏着兄妹关系的。

  不然这里面几十人都是兄弟姐妹,是个人都会怀疑。

  也只有胡亥那货才直接叫了公子高做哥哥,所以他只能认下来了。

  “你觉得公子浪如何?”

  公子高开门见山的问道。

  现在时间紧急,他没空步步试探。

  “兄长这是何意?”

  赢阴嫚眉头一挑,问道。

  这不是第一个人这么问了。

  公子高没有隐瞒,便直接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妹妹,如果此事成了,那父亲会来,必定会赞赏我们。”

  赢阴嫚看了一眼公子高,心里和明镜一样,笑道,

  “我本来就是父亲最宠爱的女儿,又何必为了兄长你的前途,多次一举。”

  公子高也不气恼,而是说到,

  “妹妹也到了出嫁的年纪吧?”

  “父亲就算再喜爱你,也不过是为你挑一个好夫婿而已。”

  “我且问你,咸阳有哪家的公子,无论是相貌,还是文韬武略,比得过公子浪?”

  赢阴嫚顿时一怔,看着不远处的赵浪微微陷入了沉思。

  公子高看到对方的样子,就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

  也不催促,直接起身离开。

  他当然不会把希望都放在别人身上。

  回到原来的位置,开始在沙盘上练字,似乎心无旁骛。

  这时候胡亥也终于被放了下来。

  “哥,这仇你可要帮我报啊!”

  “我长这么大,就没有受过这种屈辱!”

  胡亥眼泪巴巴的说到,

  “一个乡下的老夫子,不知道从哪里学一个字,居然敢这么欺负人。”

  连吃两次亏,他心里太苦了。

  这两次下来,他的脸面算是丢完了。

  公子高一边低着头练字,一边低声说到,

  “你要是再敢挑衅公子浪一次,我便将你的腿打断!”

  “还有以后,不准叫公子浪那小子,你要叫他浪哥!“

  听到这话,胡亥直接傻了眼,

  “啊?哥,咱们身份尊贵,就算现在隐藏了身份,怎么可以和一个庶民称兄道弟?”

  公子高阴恻恻的说到,

  “如果你不同意,等父亲回来,我便将你的所作所为全部告知。”

  “恐怕你逃不过父亲的一顿打!”

  想到秦始皇的鞭子,胡亥顿时打了个冷颤,但是不服气的说到,

  “你威胁我!”

  公子高再次说到,

  “你同意的话,等父亲回来,我便帮你遮掩!替你美言,还有我宫中的侍女,随你挑选两人。”

  胡亥顿时眼睛一瞪,说到,

  “哥,咱们都是亲兄弟,说这个干嘛?”

  “我看浪哥一表人才,是个值得结交的人才。”

  “...”

  公子高看着胡亥,他父皇英明神武,其他的皇子皇女,不说出类拔萃。

  但也都是青年才俊。

  怎么会有这么个奇葩?

  此时,赵浪也和孔甲讨论完了新的简化字。

  “浪儿,你要多放些心思在简化字上,如果能将你所说的正楷字全部简化出来,我们师徒二人必将流芳百世!”

  “这才是大道!”

  孔甲对赵浪劝告到,

  “这些训练,农务,工匠之类奇淫技巧,就不要花费太多心思了。”

  赵浪也没有解释,而是笑着回到,

  “老师请放心,学生自由分寸。”

  见赵浪这么说,孔甲这才心满意足的拿着自己新的正楷字离开。

  等孔甲一走,公子高立刻给了胡亥一个眼神。

  胡亥咬咬牙,还是朝赵浪走了过去。

  赵浪看到胡亥,不知道这货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其他人也看向胡亥。

  胡亥是刺头,也是他们不服的代表。

  大家都不是傻瓜,胡亥蹦的那么厉害,也未尝没有他们暗中怂恿的意思。

  虽然输了两场,却不代表他们就完全服输了。

  只要胡亥还撑着,他们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服一个小小的农庄公子!

  这就是贵族的骄傲!

  “有事?”

  赵浪淡淡的说到。

  胡亥脸色一板,严肃的说到,

  “浪哥儿,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