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 第68章 我必为天下百姓,诛杀赵浪
 
    比试之后,整个庄子都忙碌了起来。

  虽然还是木棍,但是战斗激烈的时候,大家也没法留手。

  脱臼的都有十几个,皮外伤就不用说了。

  赵浪没有像上次关心少女们那样对男生们。

  男人受点伤,流点血算什么?

  难道和上辈子某些人一样,手指头擦破了一块皮,都能搞得天下皆知。

  下午照常是上课。

  只是这一次,公子高他们没人再对训练内容有任何异议了。

  老老实实的跟着训练项目走。

  不少将门子弟,还极为认真,准备把这些东西学回去。

  下课后。

  胡亥哭丧着脸说到,

  “哥,你可要帮我报仇啊,我被人暗算,这下脸可算是全丢光了。”

  胡亥心里只觉得自己太苦了,他这次原本是想把之前的面子都找回来。

  没想到却把仅剩的那点面子全丢了!

  这下,无论是皇子皇女,还是那些将门子弟。

  没有一个人会把他当一回事了。

  胡亥越想越气,站起来说到,

  “猪狗一样的奴仆,居然也敢赢我!”

  “我要去找他算帐!”

  “住嘴!”

  公子高却冷脸说到,

  “他们是猪狗,我们是什么?”

  “你还嫌不够丢人么?如果你再敢胡闹,我便对你不客气了。“

  胡亥只能闷哼一声,发着闷气。

  等胡亥离开后,公子高的眼神变换了一下。

  然后起身朝少年们住的地方走过去。

  此时去死正在打理宿舍的卫生,他虽然也受了伤,但问题不大。

  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宿舍门口,多了一个人。

  是公子高。

  “你来做什么?不服气?”

  去死看着公子高,皱眉说到。

  公子高摇摇头,说到,

  “战事本来就是尔虞我诈。”

  “堂堂正正是赢,奇袭诡道也是赢,我没什么不服气的。”

  去死顿时不懂了。

  少年们自己都知道,虽然这些外来人,嘴上没说什么,心里都是看不起他们的。

  少年们年纪小,但心思也极为敏锐。

  分得清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公子高看着打扫卫生的去死,再看了看宿舍,说到,

  “你们居然是八个人一间房?”

  “还要做这些清扫之事?”

  去死停下手中的事情,说到,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公子高带着几分可惜的意思,说到,

  “你很有天赋,在这座农庄里太过于屈才了。”

  “只要你愿意,我就向你家公子要人。”

  “你也不用做这些奴仆才做的事情。”

  “而且,我可以保证,以后你必定能得到爵位!”

  在大秦,哪怕是最低的爵位公士,那也是贵族!

  公子高相信,面对这种诱惑,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

  果然去死的脸上,似乎露出了一丝犹豫,说到,

  “你不如进来坐坐,我需要想想。”

  公子高看了看宿舍,却没有动,而是说到,

  “不必,我在这里等也是一样。”

  去死看着公子高,突然发出一阵大笑,

  “哈哈哈...”

  公子高皱眉问道,

  “你笑什么?”

  去死还是笑着说到,

  “你们这些贵人,就算是想要招揽别人,也这么高傲吗?”

  去死看得出来,公子高是嫌弃他们的宿舍。

  被人戳穿,公子高的脸顿时变得有些发烫,但还是说到,

  “这本就是奴隶人的居所,只要你愿意和我走,我保证,居所奴仆你都会有!”

  去死摇摇头,说到,

  “你走吧。”

  公子高皱了皱眉,问道,

  “公子浪给了你什么?你居然宁愿在庄子上做一个奴仆,也不愿意跟我走?”

  “如果你只是担心安全,我可以向你保证,以我的身份,没人敢动你!”

  公子高也不是迂腐之人,虽然秦始皇有命令,但他觉得,为了一名良才,秦始皇应该不会怪罪他。

  去死却不再和对方多说,直接回到,

  “还请公子离开,被家主看到了,我可不好解释。”

  公子高哪里受过这种气,心中顿时有些暗怒,但嘴上却说到,

  “我还要在庄子里待上一段时间,你要是想通了,就随时告诉我。”

  说完才离开。

  去死毫不在意的转身继续打扫卫生。

  这些床铺都是赵浪带着他们自己动手做出来的,当然要好好爱惜。

  他只是心里有些遗憾,给公子高他们睡的床铺,也是他们做的。

  现在看来,却是有些糟蹋东西了。

  是夜。

  公子高找去死的消息,就摆到赵浪的面前。

  “居然想挖我的墙角?”

  赵浪笑着摇摇头,他丝毫不担心少年们的忠诚。

  只不过这倒是给他提了个醒,看来他那便宜老爹的阵营,倒也不是铁板一块。

  不然,这些人哪敢这么明目张胆。

  “也是,就是一伙官商勾结在一起,能团结就怪了。”

  在赵浪心里,自己便宜老爹,就是用私盐的生意,把这些人给捆绑到了一起。

  “看来还是要靠自己啊。”

  赵浪伸了个懒腰,然后朝宿舍走了过去。

  此时,铁匠王铁柱所在的院子内,气氛却有些沉闷。

  钜子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师,您还在想白天的事情?”

  王铁柱轻声询问到。

  钜子轻轻叹了一口气,点点头,说到,

  “这位农家之首,训练出来的门人居然如此冷血狡诈,非天下农人之福啊。”

  墨家的主要宗旨之一,便是兼爱非攻。

  可今天去死他们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的表现,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如果在太平时,我必为天下百姓,诛杀赵浪!”

  钜子带着几分厉色说到,可随后语气一缓,

  “可如今...唉,难道这天下只以暴制暴吗?”

  “老师,这是暴君的过错,您不必太过自责。”

  王铁柱这时候出声安慰,然后转口说到,

  “对了,这曲辕犁昨日便已经做好,您看什么时候交给公子浪。”

  钜子淡然说到,

  “明日便交给他吧,这是天下农人的财富。”

  “也看看这曲辕犁到底如何。”

  第二天一早,赵浪就接到了曲辕犁已经做好的消息。

  虽然惊讶于这制作的速度,但赵浪还是极为兴奋的,

  直接对所有人宣布,

  “今天不训练,上农事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