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 第101章 老夫也只能违背墨子遗训了
 
  赵浪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轻松。

  就给对方看了一下玉佩,这木器店里面的老板,居然直接带着店子里的几个人就和他走了。

  连生意都不做了。

  他自然觉得有些不对,那老人家不是说好了无儿无女,无处养老吗?

  怎么有人对他这么上心。

  牛车上,赵浪装作随意的问道,

  “柳店主,我家里的那位老者,是你的什么人啊。”

  柳店主就是之前木器店的主人。

  “呵呵,公子,那位白...老是家父的好友,您也知道,我等匠人虽然有些手艺,但身份低微。”

  “所以聚在一起相互帮助。”

  “只是白老生性孤僻了些,所以总在一旁。”

  赵浪皱皱眉,这个解释勉强说得通。

  但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连那老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现在才知道他姓白。

  柳店主笑呵呵的说到,

  “公子您放心,你想要建庄子,这事情包在我们身上就是了。”

  “有白老作保,我们当然都会帮忙。”

  “不出三日,我们便可以凑起您要的人手,定下计划,便可以开工了。”

  赵浪心中一动,这效率倒是很高。

  只是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这些人的组织效率,是不是太高了?

  而且,这么大的事情,这些人却对工钱问都不问一句。

  当然,也许对方以为那位白老都谈好了。

  车队一路疾行,等天快黑的时候。

  去死回报到,

  “家主,我们到了。”

  回到庄子上,先把人带到了铁匠的院子里。

  “铁柱,老师傅,我把人带回来了。”

  将这几个人送到了之后,赵浪暗地里让旺财带着“蛛网”看好这些人。

  也就没有多费心思了。

  人在他的庄子上,有去死他们,还有农家的人。

  只要注意些,出不了什么问题。

  他现在就想找到姬无双,昨天晚上把他给吃干抹净了,白天就玩消失。

  这事儿能忍?

  必须要个说法啊。

  可庄子上的仆人却不知道她的去向。

  “小七。”

  看到小七,赵浪直接叫住了她。

  现在姬无双算是小七和小九的师傅,应该知道她在哪儿。

  “公子,您回来了。”

  小七笑嘻嘻的招呼。

  “白姑娘呢?”

  赵浪点点头问道。

  “公子您找白姑娘啊,她也正好有话要我带给您。”

  “白姑娘说,要去一趟北边,可能要一两个月才能回来。”

  小七笑着回到。

  “去北边?”

  赵浪微微皱了下眉头。

  看来姬无双还对上次赈灾不利的事情,耿耿于怀。

  这次想躲着他,干脆就到那边去了。

  不过临阵脱逃,倒是她的作风。

  赵浪顿时咬咬牙,说到,

  “这个不负责任的渣女!”

  赵浪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公子您说什么?”

  小七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嗯,你和小九最近怎么样了?”

  赵浪岔开话题说到。

  “我和小九最近又练了很多新的姿势,公子您要看看吗?”

  小七兴奋的说到。

  “嗯,看看就看看。”

  赵浪回到。

  正当赵浪对小七和小九两人的训练成果,目不暇接,啧啧称奇的时候。

  王铁柱和钜子所在的院子里,几个人正在争执,

  “钜子,您想将此人纳入下一任钜子的候选人?”

  柳店主这时候的身份,是墨家的长老之一,

  “我不同意!”

  “一个外人,如何能进入这个名单内!”

  其他人也点点头。

  钜子不慌不忙的拿出了赵浪还给他的玉佩,说到,

  “这玉佩你们也看到,墨子的话,你们都忘了吗?”

  柳店主也皱起了眉头,他刚开始看到玉佩的时候。

  还有些迟疑,因为墨家的信物,一直是那个三十六周天的鲁班锁。

  但他们这些长老,都是有信物图像的。

  不然墨家人不认识自己家的信物,那岂不是滑稽。

  “钜子,墨子的遗言我们当然是知道的,可是,我墨家乃是关系天下大势的大家,钜子之位更是至关重要。”

  “如何能将墨家置于一个外人之手?”

  墨家如今势力极大。

  全天下,墨家游侠儿也有十数万!

  外界已然有“非儒即墨”的说法。

  钜子也皱起了眉头,但还是说到,

  “此人其实也不一般,他是农家人,更是发明了如今的秦犁,还有一样特别的纺织机。”

  钜子其实心中也有些犹豫。

  毕竟就因为赵浪解开了那个鲁班锁,就把墨家交出去,这实在是太过于草率了。

  柳店主摇摇头说到,

  “钜子,那就更不行了,而且一手机关术而已,天下巧思之人何其多?”

  “如今暴君倒施逆行,天下不稳,墨家必须护卫这天下黎民百姓,我等不能将天下的命运压上去。”

  “说到这机关术,钜子,我等近日还接到一则隐秘的消息,和暴君有关。”

  钜子顿时神色一凝,说到,

  “是何消息?”

  柳店主看了一下周围,从怀里拿出一张皱巴巴,印着字的纸来。

  如果孔甲在这里,就会认出,这正是秦始皇昨晚给他的纸。

  钜子接过来一看,顿时心神巨震!

  “这是何物!居然...”

  钜子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柳店主严肃的说道,

  “这是潜伏在大秦匠作监的墨家弟子,今日冒死传出来的。”

  “暴君在城外发现了一个有大才的年轻人!此人掌握了大量,快速制造书籍的机关术!”

  钜子的手都微微颤抖起来,

  “如此一来,诸子百家!危矣!”

  柳店主深吸一口气说道,

  “正是如此,钜子,我等当务之急,便是派人找到这个年轻人人,我们才有和暴君对抗的能力!”

  “不然,一旦这机关术大成,数年之后,我等便再无反抗之力!”

  钜子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这么一来的话,只是解开了鲁班锁的赵浪,在这机关术面前,就不值一提了。

  “如此,老夫也只能违背墨子遗训了。”

  钜子遗憾的说到。

  柳店主这时候心中一动,说到,

  “钜子,您如果觉得心中不安,不如顺水推舟,帮这人建一座好些的庄子就是。”

  “我们也可以有理由,调集墨家子弟,一是为了探听这机关术的消息,二则可以找寻那年轻人。”

  钜子眼睛一亮,说到,

  “如此甚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