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 第201章 爹!?(第2更)
 
  整个军帐中的空气几乎都为之一凝!

  没人想到,扶苏居然会这么说。

  一旁的赵高更是顾不得礼仪,几乎是呵斥道,

  “公子扶苏!慎言!”

  要知道,征辟民夫,修筑长城,这可是秦始皇亲自定下。

  如果扶苏把理由归到征辟民夫上,那就是在归罪于秦始皇!

  秦始皇此时更是脸黑如墨,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喷薄而出,但还是恨恨的说到,

  “你继续说!”

  扶苏早已料到会有这样的局面,面色不变的说到,

  “父皇,匈奴之人千骑过长城,沿途虽人烟稀少,但总有樵夫农人。”

  “哪怕匈奴嗜杀,但总会有人察觉,却无一人示警!”

  “这千人直至大将军军帐之前,才被发现。”

  “这是北地之民,早已疲敝的明证啊!”

  听到这话,蒙恬的神色也不由微动。

  秦始皇眼中的怒意,也稍稍减退,但脸色却越发阴沉了。

  扶苏这时候继续说到,

  “父皇,如今六国余孽尚在,辽东之事也可证明,如果继续疲敝百姓。”

  “六国余孽定然暗中煽动,借此积蓄实力。”

  “我大秦稍有不稳,他们便会借机起事!”

  “正如儿臣先生所说,倘若民心思乱,纵使我大秦百万雄兵,也无力回天啊!”

  扶苏说完之后,军帐内顿时陷入了一阵寂静。

  没有人敢先开口。

  蒙恬更是连看都不看秦始皇一眼。

  就连秦始皇身边的赢阴嫚,身体也僵硬着,不敢动弹。

  只有赵高这时候隐蔽的看了秦始皇一眼,却猜到了几分心思。

  公子扶苏,这次算是真的触怒陛下了。

  这种话,如果换个人说,早就被夷三族了!

  所有人都在等着秦始皇的反应。

  秦始皇冷然的看着场中的扶苏,心中却是一片寒凉。

  好一会儿之后,才淡淡的挥了挥手,说到,

  “行了,朕知道了,你们都退下吧。”

  听到这话,军中的人都是一怔,他们以为秦始皇会大怒。

  因为就连他们听到这话,心中都有怒意。

  扶苏也愣了一下,他都做好迎接愤怒的打算了,

  “父皇,儿臣之意...”

  “退下!”

  不等扶苏说完,秦始皇一声冷喝到。

  扶苏只能行礼应道,

  “儿臣告退。”

  胡亥,高和赢阴嫚也跟着退了出来。

  几个人走到军帐之外。

  胡亥越发的得意洋洋了,往常都他被吃亏,这次,却是他一个人受了夸奖。

  怎么能不得意?

  “嘿嘿,两位哥哥还真是受宠啊,如果我敢逃跑,父皇肯定会打死我。”

  “但父皇这次却连骂都没骂你们一声,真羡慕你们啊。”

  胡亥还想得了便宜还卖乖,就被赢阴嫚瞪着眼睛打断了,

  “你想挨揍是吧!我成全你啊!”

  “哎!我现在可是二百五!你再动手!我要去和浪哥告状了啊!”

  “你敢!”

  两个人打闹着离开。

  公子高看了眼扶苏,没说什么,便离开了。

  扶苏看着胡亥离开的背影,心中升起一股少有嫉妒。

  其实他宁愿每次做错了事情,秦始皇可以像对胡亥那样,对他打骂。

  而不是冷冷的斥责。

  棍棒伤人身,但身体总会复原。

  可言语伤的却是人心,人心却是难以复原。

  其实他也极为崇敬自己的父亲,如果可以,他甚至愿意以死明志!

  可为什么!

  为什么父亲对他如此冷漠!

  回头再次看了眼军帐,扶苏才惨然离开。

  此时,军帐内,秦始皇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赵高此时劝慰到,

  “陛下息怒,公子扶苏只是一时...”

  秦始皇一手扶着额头,另一只手摆了摆,阻止了赵高的说话。

  其实他并不是因为扶苏的劝谏而怒。

  他身为皇帝,被大臣劝谏的还少了?那些儒生哪个不骂他暴君!

  而且他也知道扶苏说到并不完全是错的,之前他上书的时候,也说过这个问题。

  但问题在于,扶苏的目光太过狭隘,短视!

  更重要的是,扶苏并没有把他当父亲,而是当成了一个暴君!

  腐儒误我儿!

  想到这里,秦始皇便越发觉得疲惫了,

  “朕乏了。”

  一旁的蒙恬心里早就想推举赵浪了,可现在也不好开口。

  连带着对这几个皇子,都生出了几分腹诽。

  “陛下,那臣也告退了。”

  行礼过后,蒙恬也带着人离开。

  军帐内,顿时只剩下赵高和秦始皇,

  “陛下,那公子浪那边...”

  赵高可知道,秦始皇这次来云中郡,不单是为了蒙恬和扶苏他们。

  而且来之前,都已经做好了布置,到时候挂一道帘子,让人传话,这样也不会露馅。

  秦始皇微微叹了口气,他不想这么见赵浪,

  “明日吧。”

  赵高只能应是。

  此时,蒙恬离开了军帐之后,让自己的卫队,守好周边,直接把这一半的营地划为了禁区。

  秦始皇要是在这里少了一根毫毛,即使他是大将军,也顶不住。

  做完这些,已经是午后了。

  突然蒙恬想到了什么,对一旁的侍卫说到,

  “赵浪现在何处?”

  “赵将军早已在外候着了。”

  “带我过去。”

  很快,蒙恬就在一座军帐内,看到了赵浪。

  “见过大将军。”

  赵浪这时候有些莫名其妙,被传领兵带到这里之后,就哪里都不能去了。

  外面还有人看着。

  蒙恬点点头,今天的事情,他也不好多说,

  “嗯,今日无事了,你先回去吧。”

  赵浪腹诽了两句,脸上却是笑着说到,

  “那末将继续去巡查了。”

  看着赵浪这淡定的样子,蒙恬心里越发看重了,笑着说到,

  “去吧,不过营地那边,你就别巡查了。”

  蒙恬指了指被他封锁起来的方向。

  赵浪顿时回到,

  “末将遵命。”

  然后就离开了这里。

  他能猜测到,肯定是来了个大人物。

  但他不好奇,他现在只想安安稳稳的过了这几个月。

  然后回去见老爹。

  这才是正事。

  当然,如果亥那小子能用关系,让他提前回去,就更好了。

  其他的都是次要。

  有什么比自己的身家性命更重要?

  赵浪很快和喜几人重新汇合,骑上马,就带着几人出发巡视。

  也顺便找个没人的地方,和喜他们说说,之后去九原郡的计划。

  蛛网的渗透计划,要趁早。

  很快,几人便远离了营地。

  这一巡查便到了傍晚时分,赵浪带着人慢慢回走,

  “喜,大概的计划便是如此,你们...”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赵浪就突然愣住了,一双眼睛盯着前方。

  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不可置信,但他很快大喊到,

  “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