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 第300章 下雪了
 
  咸阳皇宫。

  秦始皇正带笑意看着手里的一份文书,

  “这是浪儿送来的钱财?”

  “他不是说只送一万两黄金吗?怎么送来了一万五千两?还有这么多的物资?”

  和高句丽的谈判已经完成,毕竟谈判的过程很简单。

  大秦说要求,高句丽老老实实做记录。

  非常的高效和简单。

  所以,赵浪钱也就送过来了。

  “公子浪说最近小发了比横财,所以想着孝敬您。”

  一旁的赵高乐呵呵的说到。

  “哼,朕追查了阴阳家那么久,最后被他摘了果子。”

  秦始皇这时候没好气的说到。

  前几天,赵浪带着人和其他两家争斗的事情,喜是报上来了的。

  赵高听到这话,神情微微一变,说到,

  “公子浪也是,那晚如此凶险,也不知道向您借调一些人手。”

  “那阴阳之主如此骁勇,有个万一可怎么办。”

  秦始皇也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几分无奈说到,

  “那小子以为朕只是个商人,所以才没和朕求救。“

  “不过,他的这些人手,到是已经训练出来了。”

  阴阳家和纵横家的人可也不弱。

  但按照喜报上来的说法,这一次,除了阴阳之主逃了之外,赵浪可以说是全胜。

  赵高笑着回到,

  “老奴虽然不通军事,却也知道,这些人手都是公子浪一手带出来的心血,人人都是耗费颇多。”

  “有此成果,倒也不稀奇。”

  秦始皇笑了笑,

  “这小子的练兵之法,的确颇有成效。”

  “罢了,总算他还有些孝心。”

  看到秦始皇不再关注细节,赵高才说道,

  “陛下,那这些钱财老奴就放进内府了,加上之前卖盐的所得,内府总算是充盈了许多。”

  秦始皇听到这里,都不由有些感慨的点点头。

  不容易啊,内府可空了好些日子了,最困难的时候,都要靠坑自己的儿子。

  想到这里,秦始皇带着些许感慨说到,

  “对了,给亥儿送些钱财过去。”

  赵高微微一怔,他虽然心里是支持赵浪的,但是胡亥的遭遇,那也深表同情,只是不好言说而已。

  现在,公子胡亥也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陛下居然真的要赏赐他了!

  “陛下,那送多少合适呢?”

  赵高问道。

  秦始皇想了一下,说到,

  “就送五百...嗯,罢了,一千两吧。”

  “嗯,朕也不是那种小气之人,也免得日后他们说朕厚此薄彼。”

  “你说是不是?”

  面对秦始皇问话,赵高眨眨眼,觉得有些开不了口。

  说是吧,这话实在是昧良心。

  说不是吧,他又没那个胆子。

  最后,只能挤出一个笑容,说到,

  “陛下说的极是。”

  秦始皇满意的点点头,说到,

  “行了,你赶紧安排人送过去吧。”

  赵高顿时想退下。

  秦始皇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到,

  “高句丽使团已经出发了,交代下各地,派人手沿途护送一下。”

  “免得浪儿把他弄死了,现在还不是时候,嗯,他们这时候半会儿也没什么油水了。”

  赵高点点头,然后退了出去。

  另一处宫殿里,胡亥正有些无聊的躺着。

  最近咸阳城里也没什么乐子了。

  他只能老老实实呆在宫中。

  其他人倒是忙得很。

  扶苏现在算是完全和儒家勾搭上了,每天都在和儒生在一起。

  高也差不多,只不过是和法家在一起。

  嬴阴嫚天天不出门,不知道在搞什么。

  正想着要不要偷偷出去,找浪哥玩耍一番的时候,

  宫殿外走进来一名侍从,然后说到,

  “公子胡亥可在?”

  “奉始皇帝之命,公子胡亥近日行为颇善,赏金千两!”

  匆匆起来的胡亥听到这话,顿时猛地一愣,带着几分不可置信的说到,

  “你说什么?”

  侍从有些奇怪,刚刚他的声音这么大,说的也不快,应该听到了啊。

  但还是再说了一遍,

  “奉始皇帝之...”

  这次胡亥听了个真切,

  “父皇赏我千金!!!”

  他正要兴奋起来,突然想到了什么,压制住自己的情绪,瞪着眼睛问道,

  “父皇可还赏了其他人?”

  侍从犹豫了下,说到,

  “未曾听闻。”

  胡亥听到这话,顿时再也绷不住了,

  “哈哈哈!父皇只赏赐了我一人千金!我一个人!”

  胡亥简直要泪流满面,果然他猜得没错,父皇心里还是有他的!

  看到这一幕,侍从也有些感慨,但没有多说什么,让人放下赏赐之后,就想离开,却被胡亥给拦了下来。

  胡亥两个眼睛都绽放着智慧光芒的说到,

  “本皇子有一事相求。”

  天色稍晚,扶苏从侧门回到了皇宫中。

  他这几日的收获不错,儒家之辩后,他的声望可以说是年轻一代中的第一人!

  毕竟身后有数个大儒为他出谋划策,完善理论。

  现在,就算是儒首,也不能轻易动他了!

  这就是名声的作用!

  只等有一天,爆出自己的身份。

  震惊这天下儒生!

  他现在越来越喜欢这等隐藏自己身份的事情了。

  扶苏正想着事,突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身影,差点撞上去。

  扶苏皱着眉头一看,原来是胡亥,他身后还站着几个侍从,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胡亥,你当在路中间做什么?”

  扶苏不客气的说到。

  在边疆的时候,胡亥是二百五十主,他只不过是个小侍卫。

  可在咸阳,胡亥不过是个皇子,而他,则是受万千儒生敬仰的公子苏!

  两人的胸怀眼界,都不在一个层面。

  他已经不需要在意这些了。

  但胡亥理都没理他,而是高高昂起头,说到,

  “念!”

  他身后的侍从默默的叹了口气,然后高声说到,

  “奉始皇帝之命,公子胡亥近日行为颇善,赏金千两!”

  听到这话,扶苏微微愣了一下,胡亥已经大笑着说到,

  “再念!”

  就在侍从的一声声中,扶苏脸色铁青的离开。

  “公子胡亥,这总可以了吧。”

  侍从带着几分疲惫说到,他们都快喊了一个下午了!

  胡亥看到个皇子,就要他们喊一边。

  胡亥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过分了,但还是小声说到,

  “再等等,高还没有回来。”

  不多时,高也面带笑容回来了,只是才进门,就遇到了胡亥。

  还不等他说话,胡亥就高高昂起头,说到,

  “念!”

  ...

  ——

  咸阳城外,赵浪的旧庄子上。

  赵浪带着人回到了庄子上,才到门口。

  突然,天空中飘下了一片白色羽毛,落在赵浪的鼻子上,然后瞬间融化。

  赵浪微微抬起头看向天空,

  “下雪了。”

  只是赵浪还来不及感慨,一道略有些严肃的声音就响起来,

  “浪儿,随我来。”

  赵浪一看,是自己的孔先生,顿时老老实实的跟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