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 第456章 福伯,永远值得信赖!!!
 
  看着陈平那憋笑的样子,孔甲微微有些疑惑,这有什么好笑的?

  而且对方也不是这种无礼之人啊。

  除非是憋不住了,不然绝对不会有这样的表现。

  好在没过多久,陈平总算是把笑憋了回去。

  此时,赵浪微微愣了一下,说到,

  “老师,您是说找到燕王之后,利用对方来为自己出力?”

  听到赵浪的回答,孔甲赞赏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

  “浪儿,这就是大义名分的作用。”

  “不只是对燕王如此,对其他六国之王,你也应当拉拢分化。”

  “老师听闻如今各国已然复起,都是以楚王为主,你大可以分化其中之人。”

  孔甲一条条将自己这些天整理出来的策略分析出来。

  赵浪也听得连连点头,似乎极为赞同他的说法。

  看到这一幕,再想想之前自己连连惊讶的样子,孔甲心里不由的极为舒爽。

  虽然他是个极为豁达的人,也还记得赵浪曾经说过,‘弟子不必不如师’。

  但是,身为儒家之首,这点骄傲还是有的。

  怎么能连自己的学生都镇不住呢?

  好一番分析之后,孔甲带着几分考校的意思问道,

  “那赵王,如今你准备如何做?”

  赵浪若有所思沉默了一阵,孔甲也不催,自己的这个题目太大,要好好的想想也是极为正常的。

  过了一会儿之后,赵浪才说到,

  “老师,您看这样如何。”

  “我如今先在燕地寻找燕王之后,实在不行,就自己造一个,争夺大义名分。”

  “楚王势大,便选择其他势弱的六国之王,用情义,强权,钱财,让对方跟着自己。”

  赵浪把自己做过的事情一一说出。

  孔甲听得亮眼放光,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学生,居然领悟的如此之快!

  “很好!浪儿,这就是大的策略了!只是具体的实施,还要具体而定。”

  听着孔甲给自己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道理,赵浪整个人都有些麻。

  难怪后世那么多名家学者,都会研究华夏的古典。

  赵浪原以为是不思进取,没想到是自己见识短浅了。

  虽然自己早已经做了这些,但那是因为有着上辈子数千年的见识!

  这些道理,老祖宗早就告诉我们了。

  这就华夏文化的传承。

  想到这里,赵浪心悦诚服的说到,

  “老师,学生受教了。”

  只是听到这话,一旁的陈平却有些懵哔了。

  这两天他在张耳那里可是知道了一些事情,赵浪也早就找到了燕王。

  但却为何不说?

  这不是最好能人刮目相看的时候吗?

  陈平扪心自问,如果是自己,肯定是没法忍着不说。

  对方可是儒首啊,能让儒首刮目相看,这该是多有成就感?!

  赵浪这时候略有些疑惑的问道,

  “老师,学生用这些手段,是不是太过于...”

  下面的话赵浪不太好说,毕竟他用的那些手段算计,可是称不上光明正大。

  说实话,这事做虽然是做了,但多少心里有些小疙瘩。

  孔甲听到这话,知道赵浪是遇到障碍了,果然,浪儿的心地还是良善,有一些手段就心有不忍了。

  但他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问道,

  “浪儿,你说,这天下谁为贵,谁为轻?”

  这个问题,赵浪还是知道的,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这话是孟子说的。

  孔甲点点头,他知道赵浪不只是符合,身为农家之首,农人的利益也就是赵浪的利益。

  当然,民不单指农人。

  “那是乱世有利于民,还是乱世有利于民?”

  赵浪微微一怔,已经知道了老师要说什么,

  “您是说,只要目的是为了民,就不必太在意手段?”

  “这是不是有违贤人的教导了?”

  孔甲笑着回到,

  “浪儿,你是要用圣人来要求自己么?”

  赵浪顿时一怔,他当然没有这样的想法。

  孔甲脸色一肃说到,

  “浪儿,天下动荡,乱世除了满足野心家们的权利欲望。”

  “对天下之民来说,每一时,每一刻,都是极大的煎熬!”

  孔甲是见过乱世的。

  权贵们争权夺利,战士们尸横遍野,民众们饿殍遍地。

  惨绝人寰,无法用言表。

  所以无论赵浪用什么手段对付那些权贵,孔甲都不觉得有任何问题。

  听到老师对圣贤们言论的不同解读,赵浪也微微呼了一口气。

  心中的小疙瘩却是解开了许多,回道,

  “学生受教了。”

  孔甲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说道,

  “只是如今再做这些事情,时间上却是短了些,你要抓紧。”

  赵浪还是顺从的点头。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陈平却又有些坐不住了。

  他都快替赵浪急死了。

  明明这些事情都已经说了,但赵浪为什么就是不说呢?

  陈平不由的有些晃动了两下。

  孔甲看在眼里,心中也有些疑惑。

  两人一直谈论到深夜,孔甲看了眼窗外,继续说到,

  “今天的课就先到这里吧,浪儿你今天就到庄子里休息。”

  赵浪行礼应是。

  然后带着陈平朝外面走去。

  等两人走到门口,孔甲想起了什么,然后跟了上去。

  这边赵浪才出了门,陈平就忍不住问道,

  “公子浪,您明明已经安排好了燕王,其他各王也有了对策。”

  “为何不对儒首说?”

  “也好让儒首知道您的手段啊。”

  赵浪知道陈平的意思,露出一个笑容,说到,

  “老师一片好心,教导我为人做事之道,我为何要说这些?只为了自己的炫耀之心么?”

  “而且,这些事情有些也是军事机要,少一些人知道也是好的。”

  听到这一番话,陈平微微一怔,然后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

  自己也是好几十岁的人,这心性,居然还比不过赵浪这个年轻人。

  主要是儒首的地位太过特殊,他想得到对方的承认。

  如果换成一个普通人,他的心境也不一样,顿时心悦诚服的说到,

  “公子浪,仁德无双。”

  赵浪笑道,

  “陈平兄谬赞了,我先送你回房间。”

  很快两人便离开了这里,却没有发现院子的门后面,还站着一个人。

  等赵浪两人的脚步声走远了之后,门后的人才缓缓的走了出来。

  正是孔甲。

  他耳边还是赵浪刚刚说的那些话。

  他之前还担忧天下动乱在即,这时间会不会晚了一些。

  万万没有想到,赵浪居然早就做好了布置。

  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孔甲神色复杂的说到,

  “无论你用什么手段!只要能给天下安定,老师这儒首的名头,都可以为你抗下。”

  很快,夜色就遮住了孔甲的自语。

  第二天一早,赵浪便邀请老师,还有那些暂时无事的大儒,去到自己的庄子上,给少年们上课。

  这么多大儒,放在这里不用,实在是浪费了。

  那些要离开的大儒,赵浪也奉上了钱财,礼仪周到。

  随后,赵浪便带着人回到了庄子上。

  如今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多了。

  庄子上的事物也是极为繁多。

  不过有了陈平和小玉,赵浪倒是能省下很多时间,专注于军事。

  看着面前的数百颗‘正义’牌手榴弹,赵浪还是有些失望的。

  这点东西,还不够一场小型战争消耗的,产量还是跟不上啊。

  但看着极为疲惫的粟,赵浪更没法责怪。

  实在不行,就用最粗暴的黑火药就是了。

  威力小了点,就用数量来凑吧。

  “粟,辛苦了。“

  赵浪略带些心疼的说到。

  粟的年纪放在上辈子,正是读高中的时候,现在却天天躲起来,给自己造火药。

  “家主,粟不辛苦。”

  粟笑着回到。

  赵浪像大哥一样,摸了摸对方的头,

  “行了,你这些天好好休息一下,嗯,对了,让福伯到我这里来一下。”

  赵浪打算把最初级的黑火药交给福伯了,粟的改良款,却还不是时候。

  而且同样的,只会告诉原料的制作发放,最终的混合搭配,还是要分开。

  这是自己现在最大的武器底牌,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也就只有福伯,才能让他放心。

  很快,福伯就到了自己的面前,

  “公子,您叫老奴。”

  福伯的自称赵浪之前想过让对方改一改,但对方嘴上答应着,却从来不变。

  赵浪也就随他去了,

  “福伯,我这边有件紧要的事情,要交给您。”

  赵浪直接说到,和福伯不用那些客套。

  福伯脸色一肃,说到,

  “公子尽管说,老奴一定会办到!”

  赵浪将黑火药的材料交给了对方,然后说到,

  “福伯,按照上面的办法,大量的制造这些东西。”

  “但是一定要主要,这三样东西,绝对不能混合!”

  赵浪极为郑重的强调了几遍。

  又把安全手册给了对方。

  这些东西是万万不能出问题的。

  好一阵的嘱咐之后,赵浪最后郑重的说道,

  “福伯,这一份材料单,绝对不能落到其他人的手中!”

  虽然没有配方单问题也不大,可自己还是要让福伯重视起来。

  果然,福伯极为郑重的点头道,

  “公子请放心,此事,老奴绝对不会让外人知晓!”

  说完就拿着材料单急冲冲的离开了,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赵浪顿时欣慰的点点头。

  看看对方这办事的效率!!!

  福伯,永远值得信赖!!!

  福伯离开了这里之后,很快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用一张布帛将材料单抄好。

  然后快步的来到了一处房间前,对一名仆人装扮的人说到,

  “急送咸阳!不得有误!”

  很快,就有一批快马朝着咸阳的方向,疾驰而去。

  赵浪这时候准备去看看,墨家弟子范喜良制作连弩的进度,刚好走出庄子,看到了离去的快马。

  却也没有奇怪。

  他现在在辽东有数十座庄子,盐场也私下开辟了两座,还有码头。

  都是通过马匹传递消息的,这也是他设想的消息和邮政系统。

  看着对方离去的方向,赵浪不由的想到,

  “始皇帝和老爹,如今也应该接到我的信件了吧。”

  此时,咸阳皇宫,秦始皇正看着一封信件,手里还拿着一块燕国王室的玉佩。

  “陛下这是公子浪传来的信,还有技院那边的消息。”

  一旁的赵高略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陛下,这公子浪就收服了燕国王室?”

  “这不是会是假的吧?”

  不是赵高信不过赵浪,主要才收服了齐国王室没多久,就收到了燕国王室的玉佩。

  这进度属实有些惊人。

  要是六国王室这么好收服,当年秦始皇也不必花费这么多的力气了。

  秦始皇细细的看了看手中的玉佩,说道,

  “这的确是燕国王室的信物。”

  身为之前的七国之王,秦始皇当然能认出来这玉佩,不由的带着几分感慨说到,

  “浪儿还真是大才。“

  赵高适时的问道,

  “公子浪这次又要了谁?”

  秦始皇淡然道,

  “这次倒没有什么重要的人物,都是些他原本庄子上的仆人。”

  “看来,浪儿是铁了心要逃了。”

  “让你查的浪儿的后路如何了?”

  赵高很快回到,

  “已经摸清了情况。”

  “有辽东郡的守军,公子浪草原上的通道随时可以掐断。”

  “水路有些麻烦,南方各郡如今却是不太接受政令了。”

  秦始皇顿时冷笑了一声,

  “他们倒是看得长远,恐怕连郡守都已经重新倒向了六国余孽吧。”

  赵高没有立刻接话,他可是知道,随着黑冰卫把各地的情况报上来。

  他也知道了如今情况可并不好。

  在内,南方六国余孽复起。

  在外,匈奴也异动频繁,似乎有意威胁边疆。

  就连平常最没有存在感的高句丽,居然也有蹦跶的迹象。

  南边也不太平。

  赵佗带着人也不能轻易离开。

  所以自家的陛下,心情怎么可能好得起来。

  只能是劝慰道,

  “陛下息怒。”

  秦始皇摇摇头,很快问道,

  “这个章邯你可知道,浪儿隐约问,他是不是朕的人。”

  赵高微微想了一下,回到,

  “章邯如今不在辽东,被蒙毅上卿调走了,听闻是一名大将之才。”

  秦始皇皱了下眉,然后说道,

  “让他回一趟辽东,和浪儿见上一面。”

  “告诉他,少问,少说,听从浪儿的安排就是。”

  赵高自然一一应下,一直到了傍晚时分,秦始皇最后说到,

  “如今已经快到了收割的时候,事情也近在眼前了,你让各部外松内紧,做好防备。”

  “动乱,不能波及到大秦故地。”

  “是,陛下。”

  赵高应是,就准备告退。

  秦始皇这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

  “对了,你再去一趟技院,给个回信,不要让浪儿发现端倪。”

  赵高的脸瞬间僵硬。

  (安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