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 第494章 得钜子老师,就得到了墨家!
 
  “项氏?”

  听到回报,魏王咎瞬间警惕起来。

  项氏可不知道他没死。

  很快吩咐道,

  “阿豹,你去迎接项氏,弄清他们的来意,我和赵王到旁边的暗房里。”

  各个王室府邸,总会准备一些这样的房间。

  逃命也好,偷听也罢。

  总是需要的。

  赵浪也不奇怪,他自己的庄子上更夸张,底下可全是暗道。

  “是,大哥。”

  魏豹很快朝外面走去,他倒是不担心自己大哥的安全,赵浪可是救过他大哥的。

  魏豹走了之后,魏王咎随即说道,

  “赵王,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还请和我来。”

  很快,两人就带着人来到了一旁的暗室。

  魏王咎嘱咐道,

  “赵王,这里有两处小洞,可以看到房间的动静,但对方也能听到我等,所以还请保持安静。”

  赵浪点点头,一旁的奴也跟着交代其他人。

  很快,外面就传来一阵响动,赵浪等人顿时微微屏息,然后从小洞中往外面看过去。

  “项将军,范先生,不知道两位到魏地来,所为何事?”

  魏豹本来就是个直爽的武将性子,顿时直接问道。

  但他对面的范增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了一下周围的陈设,笑着说道,

  “看来魏王过得有些清苦啊。”

  “无妨,我等之后给魏王送一些钱财物资来。”

  为了筹集钱财,魏王咎已经把王府里名贵的东西都卖了。

  听到这话,魏豹嘴角却不由的抽动了一下。

  魏地现在为什么这么惨?

  还不是因为项氏!?

  荥阳之战之后,项氏初定楚国,粮草跟不上,就是在这里搜刮了魏地百姓的钱粮。

  现在缓过来了,不想着还粮食,居然说这种话!?

  但现在别人形势比人强,魏豹却也只能咬着牙说道,

  “多谢先生。”

  范增当然看到了魏豹愤懑,但他却完全不在意。

  自从发布了入关中可以封王的命令之后,现在还有几个王室对项氏有好感的?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如就直接明明白白的压服对方!

  范增这才说道,

  “魏王想必已经知道了墨家的消息。”

  “此次,老夫来魏地,就是为了墨家而来。”

  “还请魏王将这些天墨家的消息,给老夫看看。”

  墨家到魏地,范增当然知道,魏王会有相应的情报。

  有了这些东西,他们才能更有针对性的做安排。

  魏豹这时候面无表情的说道,

  “先生,墨家的消息,他们早就自己宣告天下了,而且三日之后,他们便会像天下展示新的墨家秘术。”

  “我等得到的消息,却也没有太多特别的。”

  范增这时候笑了一声,说道,

  “魏王说笑了,这些消息老夫自然知道。”

  “只是,老夫还想知道,最近县城里面和周边,可有什么异常?”

  他怎么可能就这么等三天后的墨家展示。

  墨家钜子向来神出鬼没,从来不露真身。

  那天他也肯定见不到墨家钜子。

  只有提前找到对方,然后用项氏的名义拜访。

  这样才能提前和墨家建立联系。

  这便是普通人想不到的。

  魏豹听得微微咬了下嘴唇,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把刚刚得到的情报拿了出来,说道,

  “这便是本王得到的情报,本王要粮食。”

  范增这时候笑着说道,

  “粮食没有问题,很快就给魏王送过来。”

  说完,便拿过了情报。

  看着情报,范增的眼睛越来越亮,带着几分激动说道,

  “这里说,墨家弟子反复提起了墨家钜子的老师,可属实?”

  魏豹皱眉回道,

  “手下的人既然如此回报了,那自然就是真的。”

  范增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消息了。

  同样的情报,落在不同人的眼睛里,却可以得出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现在人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墨家钜子身上。

  但是他可以肯定,这一次的墨家之所以展示墨家秘术,就是为了这个钜子的老师。

  这次的关键,就在这钜子老师的身上!

  其实只要想想,能当墨家钜子老师的,该是何等的人物?!

  只要能得到对方的欢心,那么,项氏甚至能得到整个墨家的支持!

  换句话说,得钜子老师,就得到了墨家!

  这又是何等的力量!

  一想到这里,他都有些忍不住激动!

  “好,这些情报老夫就拿走了。”

  范增这时候笑着说到。

  魏豹没有拒绝,只是冷然的说道,

  “还请先生尽快把粮食送来。”

  范增极为淡然的点点头,随后想起了什么,说道,

  “对了,老夫这边还有一件事情交代魏王,如果魏王能做到。”

  “老夫还会多送一些粮食。”

  魏豹冷脸说道,

  “先生请讲。”

  范增这时候回道,

  “如果之后在魏地发现了赵王,还请魏王和老夫说一声。”

  范增敢肯定,这次赵浪一定会到魏地来。

  因为对方靠着农家,之前就取得了不少优势。

  现在遇到了比农家更强的墨家。

  又在离韩地不远的魏地,怎么也会到这里碰碰运气。

  但是这一次,他不准备给对方留任何机会。

  听到这话,魏豹愣了一下。

  旁边暗室里面也浮现出一丝难以名状的气氛。

  这时候魏豹很快回道,

  “如果之后发现了赵王的踪迹,本王一定和先生说。”

  范增这才点头,笑着回了一句,

  “那就多谢魏王了。”

  “老夫也就不打扰了。”

  说完,便有些着急的离开了这里。

  等小四进来回报之后,魏王咎才带着赵浪等人出来。

  只是现在几人的之间的气氛,就略微有些尴尬了。

  一旁的小六眼神已经冷了下来,准备应对有可能的冲突。

  赵浪却还是满脸轻松,笑着说道,

  “魏王准备什么时候告诉项氏,本王的行踪?”

  魏豹这时候冷冷道,

  “赵王救过本王的兄长,就算是食言,本王也不会暴露你的行踪。”

  魏豹现在其实心里有些不舒服。

  他本来是痛恨那些食言之人,赵浪就是如此,但是没有想到,他现在也变成了这种人。

  王室,是重信诺的。

  赵浪看着魏豹死心眼的样子,笑道,

  “魏王其实也没有食言。”

  魏豹有些疑惑的抬起头。

  赵浪带着几分淡然说道,

  “魏王答应了项氏,之后如果发现我等的行踪,自然会告诉他们。”

  “可本王是在他们之前来的,自然也就和他们无关了。”

  魏豹顿时愕然。

  魏王咎在一旁看得微微摇头,论起心机,他和魏豹加起来,都不是赵浪的对手。

  于是很快说道,

  “赵王,墨家的消息已经被项氏拿走了,魏地百姓现在连过冬的粮食都还缺,本王恐怕也帮不上太多的忙了。”

  赵浪听得眉头一挑,他当然听出来了,对方对自己没有管魏地的百姓,心里还是有怨言的。

  当然,这也不怪对方。

  想想对方愿意为了百姓而死,对自己有情绪理所当然。

  他也很欣赏这种人。

  而且现在农家在魏地的进展很顺利,如果能得到魏王咎的支持,那么会更加的好。

  于是解释道,

  “魏王咎,其实如今在魏地救援百姓的农人,有本王...”

  只是不等赵浪把话说完,魏王咎就说道,

  “赵王是想说,这些农人其实是你让圣女带来的?”

  赵浪点点头,对方这么说倒也没错。

  魏王咎接着说道,

  “本王知道你和农家圣女的关系极好。”

  “可本王也知道,赵王如今早已经和农家决裂了。”

  “那农家花的钱财里面,可有半点本王给赵王的钱财?”

  赵浪微微皱眉,想着要不要把实话告诉魏王咎。

  却又担心被项氏知道。

  毕竟那些物资现在可还没有完全运到云梦泽。

  魏王咎把赵浪的犹豫都看在眼里,带着几分自嘲说道,

  “还是说,赵王想说农家其实是被你掌控的?”

  这话一出,赵浪直接惊得眨了眨眼睛。

  他身后的几人,更是直接愣住了。

  魏王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赵王,你救了我一命,却也对我魏地的百姓食言了,两者相抵,本王这条命却是要还给魏地的百姓。”

  “其他的事情,本王也帮不了赵王了。”

  赵浪现在知道,就算自己现在说自己是农家之首,对方恐怕也不会相信了。

  这事儿闹的。

  也好,免得泄露了消息。

  等搞定了墨家的事情之后,自己直接带着农家的人过来。

  对方不信也要信。

  于是回道,

  “那本王就不打扰了。”

  说完,便极为干脆的带人离开。

  他虽然没有拿到情报,可是跟着范增就好了啊。

  别说,对方那脑子还是很好用的。

  就让对方给他带路就是了。

  等赵浪走了之后,魏王咎这才对魏豹说道,

  “按照刚刚项氏的说法,再让人去查一查,看能不能找到墨家的落脚点,让探子去找找钜子的老师!”

  “再派人跟着他们,看他们去过了什么地方。”

  说实话,范增的说法,的确有用,可惜,他没有这样的谋士。

  魏豹却犯了难,

  “大哥,我们也不知道那钜子的老师长什么模样啊,这怎么找?”

  魏王咎没好气的说道,

  “你怎么就没一点心思?既然是钜子的老师,那必然是德高望重的老者!”

  “让大家留意一下就是了。”

  魏豹顿时恍然大悟,笑着夸赞道,

  “嘿嘿,我就说我当不了这个魏王,还好有大哥你!”

  魏王咎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毕竟被自家兄弟夸赞,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很快,魏豹就离开,却布置事情了。

  墨家和农家的事情,都耽搁不得。

  魏王咎却看了眼赵浪离开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愧疚,

  “赵王,抱歉,本王却是要先顾着魏地的百姓。”

  此时,范增正急冲冲的朝魏王府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吩咐道,

  “项庄,回去准备一些礼物,准备好了之后,我们去城东!”

  项庄一脸疑惑的向范增问道,

  “先生,准备礼物做什么?”

  范增见这里已经没了外人,顿时露出一个笑容,说道,

  “其实魏王他们已经找到了墨家的行踪!”

  项庄听得一惊,说道,

  “什么!?他们已经找到了?先生是说他们在骗我等!”

  “属下这就去找他们算账!“

  项庄说着就要往回走。

  范增这时候叫住了对方,又故作玄虚的摇摇头,回道,

  “他们已经找到了,但他们自己却不知道。”

  “你看这是他们的几条信息,数日前,有几支小的匠人商队,分别进入了县城。”

  项庄已经懵了,他没弄懂对方的意思,商队进来就进来吧,这有什么奇怪的?

  范增这时候带着几分自得说道,

  “但是,他们却没有注意到,这些商队都聚集到了城东的这一处庄子。”

  “可那些客栈都在城西。”

  “所以,这些人必定有蹊跷!我等一探便知!“

  项庄这才心悦诚服的说道,

  “先生大才。”

  当然,心里也还是有些小腹诽的。

  这些读书人说话,怎么总喜欢藏着掖着的。

  你直接说找到了不就行了么,还故意绕一下。

  有了命令,整个队伍很快离开。

  却没有在意到,队伍的身后多了几个人影。

  此时,赵浪也跟在范增队伍的后面。

  看了看自己众多的人手,

  赵浪微微皱眉,跟踪却是不能人多,

  赵浪吩咐道,

  “奴,你带着其他人回住处,小六,你跟着我来。”

  奴略微有些失望的点点头,他自己的武技一般,却是不能拖后腿。

  队伍顿时分成两队,分别散开。

  随后,赵浪便带着小六几人跟了上去。

  ——

  县城内,城东的一座庄子里。

  墨家钜子正在和几个墨家长老分配任务,

  “展示新的墨家秘术就在三天之后了,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吧?“

  一名墨家长老极为恭顺的说道,

  “一切都已安排妥当了。”

  钜子点了点头,随后问道,

  “可有先生的消息了?”

  几个长老都摇摇头。

  钜子的神情顿时有些黯然,现在整个魏地,甚至齐地,韩地都应该听到这个消息了啊。

  先生对墨家秘术一向都很感兴趣,听到消息,应该会来的啊。

  正当钜子有些纠结的时候,铁柱走了进来,说道,

  “钜子,外面来了好多人,说是楚国项氏,想要求见墨家钜子。”

  钜子听得微微皱眉,

  “项氏?他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安安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