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 第656章 这也许是上天给朕的补偿
 
  等秦始皇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其他人才心思忐忑,颤颤巍巍的喝下了酒。

  有些胆子小的更是喝了酒,就闭上了眼睛,似乎在等死。

  当然,他并没有如意。

  场上的一片寂静之后,众人慢慢的回过神来。

  庆幸着自己活着。

  只是看向倒在秦始皇怀里的赵浪,心里有无数只草泥马在奔腾。

  当然,这话是打死都不敢说的。

  秦始皇这时候淡然道,

  “朕乏了,太子也醉了,都退下吧!”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没有一丝迟疑的起身,行礼,告退。

  虽然不知道这对父子在做什么妖,他们可都不想参与。

  只有王翦,李斯等几个重臣,没有立刻退走。

  而是稍稍迟疑了一下,留在现场,相互对视了几眼。

  还有一直在旁边,才回过神的嬴阴嫚也没有动。

  “把太子送到朕的住处,今天朕看着他。”

  秦始皇这时候淡然吩咐道。

  赵高顿时领命,刚想要叫人,一旁的奴和大狗就咬着牙说道,

  “陛下,就让我等来照顾主人吧。”

  只是奴的话音未落,一旁的赵高就勃然色变,直接一脚将奴踢翻在地!

  “狗东西!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然后赵高直接跪拜在地说道,

  “陛下,这些狗东西只是护主心切,绝无二意啊。”

  虽然挨了一脚,但是奴还是没放弃,死死的守在赵浪身边,一旁的大狗更是把手朝腰间内侧伸过去。

  只是他还没有更多的动作,就被王翦像提小鸡崽子一样,提了起来,

  “哼,真当老夫没力气了?”

  一旁的黑冰卫们直接拿出了武器!

  所有的侍从,侍女们都被一一控制住!

  这些人虽然人多,但武力却是有些拉垮。

  一时间,空荡荡的宫殿内剑拔弩张!

  看着面前的一幕,秦始皇这时候却带着几分淡然说道,

  “你们做什么?都放开吧,浪儿只是想让朕舒舒心。”

  “这两个小子要跟着,那跟着就是!”

  “武成侯,李斯,这是家事,你们也都退下吧。”

  两人这才准备告退,只是李斯勉强笑了一声,他这次可是带着女儿来的,没想到这么一弄,可就是没机会了。

  等这些人都退走了之后,秦始皇才挥挥手,奴和大狗将昏睡的赵浪抬起,一路送到秦始皇的宫殿内。

  “你们都出去,朕和浪儿待一会儿。”

  “阴嫚,你留下帮忙照顾。”

  所有人顿时都退到了门外。

  分成两边相互对峙着。

  秦始皇这时候坐在床边,看着嬴阴嫚照顾着昏睡的赵浪,神色极为复杂,最终笑着说道,

  “嫚儿,你可知道,当初浪儿在庄子上的时候,多数时候,就是这么一幅模样,今日倒是最像他。”

  “痴症好了之后,却是心思灵动,多智近妖。”

  “朕也无数次想过,浪儿还是不是朕的浪儿。”

  赵浪当初有痴症,多数时候就是在昏睡。

  嬴阴嫚听到这话,脸上闪过一丝疼惜,然后笑着说道,

  “父皇,阿浪痴了这么多年,醒了之后如此多智,应该是上天给他的补偿。”

  秦始皇这时候笑着点点头,说道,

  “这也许是上天给朕的补偿。”

  他带着大秦一统天下,却一直没有合适的继承人,好在赵浪醒了过来。

  虽然对方刚醒的时候,说的话就差点吓死他。

  但如今一晃已经过了三年有余,大秦却是重新安定下来了。

  虽然还有外患,但无论如何,大秦都不会二世而亡。

  而他也有了许多从来不曾有过的体悟。

  秦始皇就这么静静的坐着。

  直到傍晚时分,赵浪才在一股极度干渴的感觉中迷迷糊糊的醒来,说道,

  “水。”

  迷迷糊糊中,随着一股温香将他扶起来,一杯水就被送到了他的嘴边。

  鲸吞一般的一口气喝完,顶着头疼欲裂的感觉,赵浪这才慢慢睁开眼。

  “浪儿。”

  听到熟悉的声音,赵浪就看到便宜老爹正神色莫名的看着他。

  赵浪顿时老脸一红,说道,

  “爹,这个我贪杯了,下次不喝了。”

  心里嘀咕道,

  妈的,这些低度的劣质酒以后还是要少喝。

  喝酒误事啊!

  秦始皇听到这话,脸上却抽抽了一下。

  他现在才算是看明白了。

  这小子举办酒宴,是真的就想放松放松!

  可差点没吓死这些人!

  不过他心中却更加的放心了,浪儿,还是他那个良善的浪儿。

  他没看错人!

  帝皇家能有浪儿,是他的福气。

  缓缓的呼了一口气,说道,

  “嗯,你以后还是少喝酒吧。”

  “行了,既然醒了,就回去吧。”

  赵浪点点头,慢慢的站起来,旁边的人帮忙,他才发现是嬴阴嫚。

  有些不好意思的给了对方一个笑容,赵浪说道,

  “没事,我自己能行。”

  这扶来扶去的,多少有些不方便。

  秦始皇这时候说道,

  “赵高,让人都进来。”

  很快,赵高打开门,奴和大狗就快速的到了赵浪的身边,

  “主人!”

  “家主!”

  确认赵浪没事了,两人这才放心。

  “把浪儿送回去吧。”

  秦始皇吩咐道。

  很快,赵浪便在奴和大狗的护卫下,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宫殿。

  只是看着所有人都似乎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赵浪有些奇怪问道,

  “怎么了都?今天的酒宴玩的不开心?”

  奴听得眨眨眼,这他么怎么说?

  说大家差点全没了?

  赵浪可没有给任何指令,看着还有些晕乎乎的赵浪,只能咬咬牙,回道,

  “开心,您开心就好。”

  赵浪有些莫名其妙的嗒嗒嘴,正要细问,小九就迎了过来,把他接了进去。

  赵浪也就不再多问。

  看了看天色,准备再睡一觉。

  “公子,小九先去打水来。”

  一番忙碌洗漱之后,赵浪再次安顿好。

  只是闲着也是闲着。

  赵浪看着小九,正要开口问,却突然想起了什么,朝外面喊道,

  “奴!?”

  奴很快把门打开,问道,

  “主人,有何事吩咐?”

  赵浪嗒嗒嘴,说道,

  “滚远一点。”

  奴眨眨眼,回道,

  “好咧。”

  等奴关上门,赵浪这才笑眯眯的说道,

  “小九啊,上次说,多大了来着?”

  很快,屋子里便传来一些响动,大狗有些嫌弃的啧了一声,

  “渣男!”

  然后堵着耳朵,看着外面的雪景,

  这雪景正是,

  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

  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

  风递幽香出,禽窥素艳来。

  明年如应律,先发望春台。

  时光如梭,光阴难寻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