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 第717章 礼的智慧
 
  冒顿的话音未落,其他的部落首领都激动的喊起来,

  “单于!您的智慧比山还高,比海还深!我们都听您的!”

  听到这话,冒顿的嘴角都不由的抽动了一下。

  他是听的够够的了,但现在也只能忍受一下。

  一旁的左贤王说道,

  “单于,那我们什么时候进攻?!”

  冒顿这时候淡然道,

  “不着急,虽然秦军损失了许多人,我们现在已经是占据了上风,但他们还是有实力的。”

  大秦边军的实力,他们这些匈奴人是最清楚的。

  “但如今,他们的人已经少了很多,这时候才是发挥我们骑作用的时候,分出去一部人,去各处骚扰,本单于要这些秦军被分开。”

  “等他们疲惫的时候,就是我们攻击他们的弱点的时候!”

  听到这话,左贤王却露出一丝迟疑,说道,

  “单于,咱们的粮草可以有些扛不住了。”

  他们聚集大军,已经过了一个春天,现在又对峙了这么久。。

  要是在等几个月,又要入秋了。

  到时候如果打不进秦国,又没抢到什么物资,那么这个冬天,匈奴会很难过。

  冒顿看了对方一眼,却没有解释,眼中露出了一丝失望。

  匈奴的人才还是太少了。

  他紧接着看向一直在旁边的礼仪廉三人, 说道,

  “稽粥, 你可知道为什么?”

  听到问话, 礼愣了一下, 心里并不想回答,可是看着周围的匈奴贵族, 他心中一动,说道,

  “我们难, 秦人更难,只要我们扰乱了他们,那么之后的进攻中,我们的阻碍会更小。”

  “现在花费的这些物资,将来都可以补充回来。”

  礼的话音未落, 一旁的匈奴贵族们纷纷眼睛一亮, 礼说的简单易懂, 他们也看到了其中的好处。

  但一边年纪最小的廉却瞪大了眼睛, 他没有想到,礼居然会给那个人出主意。

  顿时一张小脸都涨得通红, 正想说什么, 却被旁边一脸阴沉的义给拦住了。

  冒顿这时候露出了一个惊喜的笑容,连声说道,

  “好!不错!”

  “我们困难,秦军更加困难,但我们付出的代价是要比秦军少的!”

  他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儿子, 居然能看到表面之下的东西!

  他后继有人了!

  而此时, 所有的匈奴贵族也再次连声道,

  “单于和大王子的智慧。。。”

  听到这话,冒顿却没有觉得那么刺耳了,因为这一次,众人也在夸赞他的儿子。

  这比夸赞他还要高兴!

  但这次还不等这些人把话说完,营帐外就响起了一阵喧哗声,

  “这里是单于的大帐!你们过来做什么!快快离开!”

  “我们要见单于!”

  “再不走,不要怪我手里的家伙不长眼睛!”

  冒顿顿时皱起了眉头,很快就有侍从走了进来,禀告道,

  “单于, 外面月氏和羌人的首领想见您。”

  冒顿还没有说话, 一旁的左贤王就不耐烦的说道,

  “单于是他们想见就能见的吗?”

  “让他们滚开,再闹,就把他们剁了!”

  他们是丝毫不怕对方的。

  已经把他们打服了,这些人就是他们的牛马,更别说,这些人已经实力大损了。

  杀了那么多秦军,也是有代价的。

  代价就是这些月氏和羌人。

  冒顿微微皱眉,问道,

  “是什么事情?”

  月氏和羌人的部队他还是有用的,不能真把对方给逼急了。

  侍从迟疑了一下,回道,

  “好像是说,他们的部落后方被秦人袭击了。”

  “什么?!”

  左贤王直接惊的站了起来,

  “秦人哪里来的这么多骑兵!“

  “单于!我们的后方不会有事吧!“

  他不是关心月氏,羌人的生死,他担心的是秦人会不会也针对他们的后方!

  其他匈奴首领的脸色也严肃起来,只有廉满脸高兴,他就说叔叔怎么可能失败。

  听到这话,冒顿心中也是猛地一震,但脸色却没有丝毫表现,说道,

  “慌什么?我们左边是羌人,月氏,右边是胡人,秦人怎么可能绕过我们?”

  其他人这才稍稍的安心了些,左贤王也松了口气,不过很快想到了什么,继续问道,

  “单于,可如果那些胡人不安分怎么办?虽然他们大部队去了辽东,可要是留了一些人也不好对付。”

  胡人虽然表示了臣服,可双方之间的关系,并不能算好。

  他们可是杀了东胡王!

  听到这话,冒顿不由的露出一个冷笑,说道,

  “如果他们真的敢来,本单于自然会给他们一个惊喜。“

  “不过你的担忧也有道理,去传令给那些胡人,让他们的人手,十天之内到这里来。“

  听到冒顿早有准备,左贤王这才安心下来,只是听着外面的声音,不由忧虑的说道,

  “单于,那现在可该怎么办?”

  现在月氏和羌人的部落被袭击,他们的确是不好阻拦。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是自己老家被偷了,他们拼了命都要回去,这谁拦得住?

  可是如果这些人走了,那就没替死鬼了。

  他们到现在为止,整个匈奴损失的人都在五千以内。

  这数字也不小,可和这两个动不动就损失上万的人来说,那可就太少了。

  冒顿这时候心中微动,很快做出一副淡然的样子,说道,

  “本单于会让他们留下,还会让他们冲在第一个。”

谷</span>  所有的匈奴贵族们都露出一丝诧异,

  这怎么可能?

  冒顿也不多说,很快吩咐道,

  “让他们进来。”

  不多时,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月氏和羌人的首领出现在大帐内。

  两人都是一脸的悲伤和急切,看到冒顿的一瞬间,几乎是同时跪地哭诉道,

  “单于!我们的大营被秦军骑兵袭击了,还请让我们回去救援!”

  “单于!。。。”

  他们心里可太苦了,被冒顿叫到这里来,族人都损失了好几万,他们总共才多少人?

  但是,身为失败者,却不得不听令。

  可现在秦人的骑兵居然到了他们的后方,逃出来的族人都说,这些秦军简直就是魔鬼。

  部落里面的成年男人几乎要被杀绝了!

  只剩下女人和孩子。

  他们必须要尽快的把人夺回来!

  不然的话,月氏和羌人,就真的要消失在这一片草原上了!

  听着两人哭诉着惨状,大帐内的匈奴贵族们脸上都露出来一丝丝的不忍之色。

  大家都是草原族群,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说的难听点,就算羌人和月氏把人抢回来,三十年内,这两族随时有灭族的可能。

  但这么一来,他们就更好奇,冒顿要怎么劝对方了。

  听完了两人的哭诉,冒顿这时候却还是一脸漠然,问道,

  “你们想回去?”

  月氏和羌人的首领连连点头,只是不等他们说话,冒顿就继续问道,

  “你们回去需要多久?”

  “日夜兼程,十天足够了!“

  “日夜兼程之后,你们还有体力吗?能打的过秦军吗?就算能打过,如果看到你们,他们直接杀了你们的族人,你们又能怎么样?就这么回去,没有任何的战利品,你们又拿什么和族人交代?”

  一连串的问题,直接把两人给问懵了,两人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的确,他们就算是赶回去,能不能打过秦军骑兵,还是两说。

  但,但就算这样,他们也必须回去!

  那是自己的家园啊!

  “我们死也要死在那里!“

  两人都神色坚定的说道。

  冒顿这时候说道,

  “但是本单于可以给你们一个选择,既可以救援部落,还可以拿到战利品!”

  听到这话,两个首领都不由的看向冒顿。

  冒顿这才缓缓的说道,

  “跟着本单于打进秦国去!”

  “这样,秦国必然会收回骑兵,你们的部落也会被解救。”

  “秦国的繁华你们也知道,东西应有尽有。”

  “还有无数的女人,本单于让你们能抢多少抢多少,你们完全可以再恢复自己的族群!”

  “只要你们跟着本单于,你们的未来,又何止这一片小小的草原?”

  冒顿的话说完,整个大帐内都一片寂静,没人想到,冒顿的计划居然如此宏大!

  月氏和羌人的首领也不由的咽了下口水。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的心动。

  不错,现在回去救援,的确是已经来不及了。

  而进入秦国,既能复仇,还能掠夺战利品,他们自然知道秦国有多繁华。

  犹豫了一下,两人声音略微有些干涩的说道,

  “单于,这件事,我们需要和族人商量一下。”

  这种事情,哪怕他们是首领,也不能一个人决定。

  冒顿淡然的回道,

  “去吧,但是时间不多,十天之内,我们就会发起进攻。”

  两人点点头,很快的离开了营帐。

  等两人走了之后,冒顿很快说道,

  “左贤王,让所有人准备好,十天之内,准备进攻,先锋就是月氏和胡人。”

  他敢肯定,对方会回来的。

  左贤王却是一脸懵哔,带着几分疑惑问道,

  “单于,您不是说要再拖一拖吗?”

  刚刚才说不急,转手就说十天内进攻。

  其他匈奴贵族也是满脸疑惑。

  冒顿看着这些人心里再次叹了口气,匈奴人作战勇猛,不畏生死,可也同样,行事简单。

  但就在这时候,他却看到自己的大儿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心中一动,问道,

  “稽粥,你说说为什么改时间。”

  听到问话,礼没有犹豫,很快说道,

  “因为要利用月氏和羌人,他们刚刚的极限时间就是十天,而让他们做先锋,也就把损失给了他们。”

  听到解释,所有人再次点头,赞叹道,

  “单于和大王子的智慧。。。”

  冒顿也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

  “稽粥,你的表现不错,再给你加五千人!”

  “你现在有一万人,足够你施展你的聪明了!”

  表现好,就给奖励!

  很快,议事完成,所有人也都各自回了自己的营地。

  只是礼义廉三人回到了自己的营地之后,廉就摆脱了义的手,愤怒指着礼说道,

  “大哥!你为什么要给那个人出主意!”

  (安安安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