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 第866章 论不要脸
 
  面对礼的质问,张良这时候却丝毫不慌,甚至还笑着回道,

  “单于,杀你的是秦军,和你合作的是我家主人,这两者却是不同。”

  “而且越是如此, 便越说明你和我家主人合作,就越有必要。”

  “以单于你的实力,我们合作瓜分了西边诸城,再往西而去,我听不少商队说那边还有一块极为广袤富饶的土地。”

  “再休养生息几年,一定能恢复实力。”

  “您难道就不想夺回王庭吗?”

  听到这话礼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冷笑,说道,

  “秦军如今的实力本单于比你清楚。”

  “你家主人若是真有合作的诚意, 那便让秦军撤走, 让我军安然离开,我们再谈分配西边地盘的问题。”

  整个匈奴部落死了多少人他是最清楚不过了,几乎少了一大半的青壮。

  他已经给叔叔送了信,但不知为何却一直没有等来,秦军撤退的消息,他只能多做准备。

  只要让秦军撤退,他便能带着族人离开这里。

  眼看着对方丝毫不松口张良微微皱了下眉头,但很快笑着说道,

  “好,那边依单于所言,为了表示我家主人的诚意,我们会让秦军撤退。”

  礼点了点头说道,

  “要快,如今已经是初夏了, 向西路上也不太平,本单于要带着族人, 在入冬之前安顿下来。”

  匈奴人是不擅长在冬季作战的。

  张良这时候笑着说道,

  “就请单于等我的好消息。”

  随后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等对方走了以后, 一直在旁边的左贤王才,皱眉问道,

  “单于,这人可靠吗?”

  礼淡然的回到,

  “这人很聪明,所以不可靠。”

  “只是我们各取所需罢了。”

  他当然知道对方是想利用匈奴的军事力量,而他也需要对方在秦军中的影响力让秦军撤退。

  左贤王这时候了然的点了点头,带着几分感慨说道,

  “要是这人早些来就好了,我们之前也不用死那么多人。”

  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在和秦军的交战中,他们损失不少。

  礼这时候却神色闪动了一下,看了眼左贤王,淡然的说道,

  “来的太早了也不好,我们需要一些外部的压力。”

  他刚刚带着人出来的时候,虽然有不少部落投奔他, 但其实各有心思,要不是当时杀了一个贵族, 恐怕都镇不住其他人。

  之后他的威望和资历都不足, 但有秦军在外,大家只能团结一心。

  现在过去了这么久,他已经一步步的,建立了自己的威信。

  至于为什么这么明显的告诉左贤王,就是要彻底的收服对方。

  听到这话,左贤王顿时一愣,随后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说道,

  “单于,我明白了!您的智慧比山还高,海还深…”

  礼都不由的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对方夸人的话似乎就会这两句,当初他父亲是怎么忍受对方的。

  微微摇了摇头,很快问到,

  “之前让伱去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听到问话左贤王神色一肃很快回到,

  “参与那天晚上咱们都走得匆忙,冒顿单于之前从秦军得到的天雷却是没人带出来,只有一些工匠在撤退的时候和我们一起。”

  “但其中一些材料,我却是听冒顿单于说过,有木炭和硫磺,另外的却不清楚。”

  礼有些遗憾的点了点头,他当然记得叔叔的天雷,如果能得到那件东西,他们之后的战斗会轻松很多。

  但现在也只能挥挥手说道,

  “让那些工匠在自行制作一些,无论有无效果,试试也好。”

  左贤王顿时领命离开。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之后,礼才叹了一口气,看着秦军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要早些离开了啊。”

  傍晚,秦军营地内,卢绾正拉着曹参饮酒,

  “来,曹兄再喝一杯,你和大哥是兄弟,自然和我也就是兄弟。”

  “从此之后咱们共患难同富贵。”

  卢绾笑呵呵的说着刘邦教给他的话。

  论结交人手他们是远远不如自己这位大哥的。

  曹参此时喝得脸色通红,但却目光清明,听到对方的话,顿时回到,

  “卢兄说的是,从此之后咱们共患难,同富贵。”

  正当两人觥(gong)筹交错的时候,一名秦军从外面走了进来禀告道,

  “卢将军,刘将军召您前往。”

  卢绾神色微动,看了一眼曹参见对方已然一副酒醉的样子,但是说到,

  “曹兄先,早些休息,大哥应该是有事找我,就先走一步。”

  曹参这时候说到,

  “哎,才喝尽兴,卢兄来再喝两杯。”

  只是卢绾却看到对方喊了两声,就直接趴到了桌子上。

  顿时对一旁的秦军说道,

  “照顾好曹将军。”

  说完便离开了这里。

  等卢绾离开,秦军将曹参放到了床铺上也离开之后,曹参便睁开了眼睛,心中微微思量了一阵,

  他现在其实觉得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但有太子殿下的命令,他也只能遵从。

  此时卢绾已经一路到了刘邦所在的营地,才穿过防守严密的外围进入帐篷便听到刘邦说道,

  “张良你怎么答应了那小子,居然要秦军直接后撤。”

  “如今虽然是我做主,可军事方面,哪怕周勃听我调动,可吕却不会听我的安排。”

  他没有想到张良这次出去之后,居然会答应对方这样的条件。

  他感觉得到吕是防着他的。

  张良这时候却神色淡然,丝毫没有着急的意思,没有直接回答刘邦的问题,而是问道,

  “沛公,在下听闻你如今正在招揽曹参可有此事。”

  刘邦没好气的看了对方一眼,说到,

  “你的消息倒还挺灵通,不错,曹参有大才,对我们之后有好处。”

  “还有,赶紧把你在我身边的人给撤了,突然被我发现,我可不会留情。”

  上次他就知道对方在自己身边放的人,只是没想到居然还没有撤走。

  张良这时候笑道,

  “在下却是有一個主意,即能让秦军撤走,又能让曹参不得反悔。”

  刘邦连忙问道,

  “什么主意?”

  张良这时候接着说道,

  “烧了你们运过来的粮草,秦军自然会后撤,而负责看守粮草的曹参就有了污点。”

  刘邦听完眼睛一亮说到,

  “阿良你果然是大才!就依你所言!”

  “此事宜早不宜迟,我看不如就今日!”

  很快两人便相视而笑。

  只是一旁的樊哙看得心中连连赞叹,前几天自家大哥还想把张良挫骨扬灰,现在又夸的如此真心实意。

  论不要脸还是自家大哥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