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战国之大秦质子 > 惠文篇十四
 
  东南之地,广陵城内。

  “踏踏踏……”

  先是一道显得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忽然在广陵城的城墙之上响起,随即一名身穿陈军甲胄的将校小跑着出现在了城墙之上。

  缓缓平复了自己因为奔跑而显得有些气喘吁吁的状态,这名陈军将校缓步走到了城墙边上正眺望远方的陈军主将田忌的身后。

  “启禀将军,据末将派出的斥候回报,周围已经没有了楚军活动的踪迹。另外,如今整个广陵城已经被我联军全部接管,具体事宜还需将军定夺。”

  听到身后这名陈军将校禀报的消息,陈军主将田忌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轻轻说了一句:“本将知道了。”

  说完之后也不管身后躬身而立的麾下将校,望着远处那一片滚滚波涛的江水,陈军主将田忌开始回忆起了这数月以来的进兵战况。

  自从陪伴君上田因齐从洛邑会盟归来,无论是他田忌,还是整个陈国都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这一场对楚国的战事之上。

  兵家有言:“兵贵神速。”

  若是能够早一日完成对战争的准备,陈国便能早一日出兵伐楚,南方那片陈国早已经垂涎已久的土地也能早一日被纳入陈国的版图。

  正是基于此种想法,陈国一方面大力进行国内的战备,一方面积极向其余诸侯派出使者,以促成早一些出兵伐楚。

  在陈国这般的卖力催促之下,加上各国国库都还算比较充裕,于是一支十五万人的大军很快便在陈国都城即墨集结完毕。

  随后便是身为联军东部军团主将的田忌一声令下,十五万大军便如同一驾战车一般向着楚国所占领的吴国土地开了过去。

  原本主将田忌认为吴国之地是楚国新近获取的,必然会派精锐大军驻守,以防止新得的土地得而复失。为此主将田忌更是做好了与楚国大军,在这原本吴国的江北之地上大战一场的准备。

  只是令主将田忌没有想到的是,此次对于吴国江北之地的军事行动竟然会如此的顺利。

  他麾下的大军只是在淮阴等地与楚军小股部队进行了零星地接触之后,便长驱直入一举夺下身下这座紧邻江水的广陵大城。

  要知道此时距离他率领大军从陈国都城即墨出征伐楚,仅仅是过了一月光景而已啊。

  想到这里望着远处那一条滚滚向东流去的江水,望着对面仅有一江之隔的丹徒城,陈军主将田忌不禁陷入了沉思。

  许久之后,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陈军主将田忌的双眼之中忽然浮现了一丝清明之色。

  “来人听我将令,大军原地休整,加强戒备,以防对岸楚军可能的突袭。”沉思再三之后,一向以用兵老练著称的田忌先是下达了如此一道命令。

  听到主将田忌所下达的这道命令,身后的那名陈军将校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喜色。

  一月以来,唯恐错失战机大军一直在向南方之地狂飙突进。这样的行动虽然确实获得了不小的战绩,但是大军的状态却也在行军之中有些疲乏。

  如今听到大军主将田忌下令就地休整,这名陈军将校的心中如何能够不喜呢?

  当然,休整是一件大事,提防楚军的有可能的突袭也是一件不可忽视的事情。这一点已经跟随在将军田忌身旁多年的他,心中还是能够分得清利弊的。

  “诺。”

  努力压制住心中的那份喜意之后,这名陈军将校带着一份平静道了一声轻诺之后,便站在原地默默地等候着主将田忌接下来的命令。

  紧接着没过多久便听主将田忌继续下令道:“向都城即墨派出传令兵,将此番战况回报君上。”

  “另外,禀报君上我军在广陵城休整完毕之后,便会跨江南击,争取一举收复原本吴国的土地。”

  一边听着主将田忌所下达的命令,那名陈军将校一边将其默默地记在心中,以便稍后派出专人将这些呈递给身在陈国都城的陈侯田因齐。

  数息之后,将这些都一一记在心中的这名陈军将校见前方主将田忌恢复了沉默,当即躬身一拜:“将军,末将告退。”

  就在这名陈军将校刚出声,脚下步伐还未移动之时,身后却是传来了主将田忌的喝止之声,“慢着。”

  “还有回报君上,楚军此番未曾与我军大战便匆忙撤退至江水以南,极有可能是楚国准备抽调兵力增援其他两路。”

  “请君上派出快马信使将此事通报另外两路联军,以防止楚军有可能采取的突然行动。”

  “末将遵命。”听到主将田忌将这番话语说完之后,这名将校也知道了事情可能有些不对,当即躬身领命退了下去。

  数息之后,当身后那阵脚步声缓缓走远之时,主将田忌的目光再一次移回到了眼前那条奔流不息的江水之上。

  “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

  就在联军东路军团因为楚国的兵力收缩而直抵江水北岸之际,率领大军与中部楚军鏖战的梁军主将庞涓也看出楚国动作的不寻常。

  身为如今梁国沙场经验最为丰富的老将,庞涓的声名虽然不如原本历史之上那么地响亮,但是他数十年以来沙场之上磨炼出来的那份无比敏锐的直觉却并不虚的。

  虽然对面的楚军正常地在凭借着淮水以北这片土地上的一条条水流在迟滞他麾下大军的进兵速度,但是他还是觉察到了对面楚军的不寻常。

  在主将庞涓看来,若他是楚军的主将手中又握有充足兵力的话,最后的方式便是选择一条水流作为屏障与来犯的联军展开对峙。

  若是联军主动来攻,他自然可以凭借自己麾下的大军依托河水积极防守,让对面的联军不得进犯一步。

  而此时对面楚军面对自己麾下大军只是依托水流迟滞,而没有固守打算的现实,无疑说明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楚国有可能在抽调中路的防守兵力,增强其他两个方向对于联军防守力量。

  想到这里,中部主将庞涓忽然将视线从眼前这幅地图之上移了开来,然后向着帐外大声命令道:“来人。”

  主将庞涓的这一句话还没有完全落下,一名传令兵却是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将军。”

  “即刻回报大梁,告知君上我军如今进展顺利,一切都在按照战前秦国大良造所规划的那般推进。”

  “另外中部楚军似乎是有调兵之举,还请君上派出使者通报秦王、陈侯,以防楚军有诈。”看着面前的传令兵,主将庞涓思索了一番之后如此说道。

  而在接到主将庞涓的这道命令之后,这名传令兵当即躬身一拜:“诺。”

  一声轻诺之后,这人便走出了主帐。

  看着这名传令兵的身影渐渐消失,主将庞涓的脸上忽然浮现了一丝凝重。

  他其实也明白按照秦梁两国之间的关系,自己所禀报的这个消息梁侯魏罃估计是不会通报给秦国的。

  但是身为一个沙场之上的将军,他还是觉得这种事情还是有必要告知自己的君上,至于接下来梁侯魏罃如何决断那就不是他能够定夺的事情了。

  庞涓的猜测并没有错,当这名传令兵将庞涓让他禀报的消息说与梁侯魏罃听后,梁侯魏罃的脸色呈现出了先喜后思的状态。

  这喜,当然是前线大军进展顺利,若无意外此番梁国便能在楚国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至于这思,却是梁侯魏罃在思考要不要将主将庞涓禀报的这个消息,派遣使臣通报西线的秦国。

  最终,在经过了一番思索之后梁侯魏罃却只是将这件事情通报了陈国,至于对秦国那不提也罢。

  ……

  秦国,商於以南,武关。

  就在东部和中部的战争都纷纷开打之际,位于此次战争西线、秦楚之交的武关城下却是显得一片平静。

  对于南边的楚国而言,武关可谓是易守难攻,若是贸然攻击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得不偿失。

  再加上如今楚国正需要时间抽调兵力增防西境,埋头防御以拖延时间都还不够,如何可能主动进攻呢?

  对于北边的秦国而言,握有武关此等雄关在手,这场战争的主动权完全在自己的手中。

  这时候却正是应该沉住气,派出精锐斥候潜入敌方境内打探清楚消息,以免将来大战之时出现不必要的损失。

  况且无论是如今身在咸阳的秦王嬴驷,还是已经来到了武关前线坐镇的秦国大良造孙伯灵,都认为这一场战争是秦国数十年之后再露锋芒的一战。

  秦国要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干脆利落地解决掉对面的楚军,拿下那楚国魂牵梦绕的丹析祖地。

  “大良造,咸阳传来消息。”

  就在身为此番西线主将的秦国大良造孙伯灵站在一张沙盘之前默默思索之际,被秦王嬴驷任命为其副将的秦国客卿公孙衍却是拿着一份帛书缓步走入这议事大厅之中。

  迎着大良造孙伯灵投过来的目光,副将公孙衍当即带着几分钦佩说道:“果然不出大良造所料,此番楚军应对的重点正是西线,正是我秦军。”

  “彩!”

  “既然如此,那本将就用这一战让楚国和天下人看看什么才是我大秦锐士的强大战力。”看着眼前这张沙盘,大良造孙伯灵带着满脸的自信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