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司女马男 > 第九章
 
  
天未破晓,此时的天际,已微微露出曙光,云彩聚集在天边,像是浸了血,显出淡淡的红色,晨霭不舍的慢慢褪去,还留有来过的痕迹。
七斤已经早已等在门口,天来大步的走出来,七斤赶紧跟了出去。
天来没有回头,傲竹也没有出来送,因为,她们不敢,怕!司马分离不开。
天来和七斤小心的绕道而行,因为现在比以前
多了好几道的哨卡。
中午时分,返回马家寨。
大壮和兄弟们已经被安葬在了半山腰,能看到山寨的地方。
水牛和马龙此次在战利品中选择了两挺轻机枪,二百条长短枪,十箱弹药。由于枪支拿得多,掷弹筒和**虽然他们看着眼馋,最后控制住没有下手。
这也已经非常不错了,二百三十人的队伍,能达到人手一枪,这在方圆几百里的非正规武装中,除了司家军外,就是邻县臭名昭著的土匪头子“杨麻子”的队伍也做不到。
当务之急有很多事情要做:
首先,枪是有了,但大部分的人以前根本没接触过枪,用都不会,别说打得准了。
要赶紧操练,天来和水牛商量后,咬咬牙,让马龙把子弹都发下去,每人四十发,二十发实弹练习,二十发必须留在战场。
再有就是要选择培养几名机枪手,大家都知道机枪的重要性,那可是冲锋和掩护的强火力点,投奔而来的有几个“国军”被打散的老兵,让他们当机枪手水牛和马龙都持有不同的意见:现在什么最重要?武器!先不说机枪,就是一支普通的步枪,拿出去都值不少的钱?
他们拿枪跑了怎么办?
三人经过商议以后,决定成立一个机枪班,三名原晋军阎锡山部队的老兵,再补充进四名“根正苗红”的马家军老底子的人。
天来想让七斤去当班长,水牛和马龙都不同意,不是他们不相信七斤,而是白面书生的马天来需要保护。
“我有我夫人保护!”天来开玩笑的说,其实他是想傲竹了,故意找了话题。
“你夫人也不在身边。”水牛和马龙不知道天来是在寻求自我安慰,还去接天来的话。
“让七斤去吧!给我两把短枪,怎么用傲竹都教我了!”
“好吧!”水牛和马龙同意了。
天来和马家军的人都热火朝天的“操练”开了。
早上十点多,傲雨和磨盘骑着马,领着十多个人,去了县城。
响水镇论人口和商业发展不在县城之下,要论地理位置,那就比县城重要多了,所以日本人在响水镇设有驻军,还有监狱。
响水镇的日本驻军为一个中队:181人,包括一个19人的中队部,中队长,执行官,3个军士,4个卫生员,军官的勤务兵,司号员,8个通信员。下设三个小队,每队54人。人数虽不是太多,但是武器装备好,战斗力强。
就是县城里的伪军和保安团对于响水镇司家的保安团也是忌惮三分,司家保安团现在可是有“女阎王”统领。
可是晋南的日本人警备司令部设在县城里,重要的情报想要获取还得来这里。
县城里的伪军司令,是司震虎的结拜兄弟,有一个留了东洋的儿子,早些年,想和司震虎结成儿女亲家,司震虎居然没有看上那个“流里流气”的儿子,不过这些年这个连司震虎都看不上的“二流子”却“出息”了,当上了警备司令平野少将的翻译官,他的老爹也就坐上了伪军司令的位置。
“翻译官”叫岳鹤吾,岳鹤吾往响水镇跑过几次,和傲雨有过几次接触。
岳鹤吾是磨盘最烦的人:“明明一个汉奸,却姓了岳老爷的姓!”
这次,傲雨来到县城找岳鹤吾,磨盘心里老大不愿意,但不能表露出来,硬着头皮陪着来,主要是保护“三小姐”。
快到县城时,早上派出去联系岳鹤吾的人回信,中午时分和岳鹤吾定在了“悦来”茶楼的雅座里。
“傲雨妹妹!鹤吾兄中午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见到傲雨的岳鹤吾抢着说。
“一个汉奸,还文邹邹的净整中国老传统,也不怕辱没了祖宗?”站在傲雨身后的磨盘越发的看不惯岳鹤吾,心里嘀咕着。
“对了!傲雨妹妹今日怎么得空来看为兄!”
“进城来买些物资,路过!”
“响水镇什么没有?还跑这么远!”
“有些还是没有的,就比如说这胭脂…,对了!鹤吾兄!你怎么这么忙?”
岳鹤吾看了一眼傲雨。
“吓了我一大跳!”岳鹤吾顿了一下。
“昨天,皇军的一个小队,运送弹药,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路上被劫了,一个小队的皇军都殉国了!”
“这我也听说了,你怕什么?难道是你做的不成?”傲雨试探着开岳鹤吾的玩笑。
“好妹妹!这个玩笑可开不起!是两伙土匪干的,昨天皇军找人画出像来,我一看还以为是你,把我吓够呛!那是你四妹吧?好在你和她们不一样,要不然你这样一个美人就这么香消玉殒了,着实可惜。”
“鹤吾兄呀!我问你为什么这么忙?你实在没时间说,妹妹我就告辞了。”
磨盘倒是爽快,听见这话,转身就要往出走。
“磨盘大哥!稍安勿躁!”
岳鹤吾起身拦住磨盘,掏出怀表:还有一刻钟。
“皇军决心一定铲除这两伙土匪,正在从附近抽调兵力,三天后兵力集合,先炸平女匪首的山头,有些布置我得去翻译。”
听见岳鹤吾说“女匪首“,傲竹就知道岳鹤吾说的情报是真的。
这女匪首仨字肯定是他从他的主子那里照搬过来的,做汉奸做到这个份上,也是难为他了。
时间到了,岳鹤吾要告辞了,临走没忘了说上一句:“改日!为兄一定把上好的胭脂送到府上。”
等到岳鹤吾走后,磨盘把岳鹤吾用过的茶杯摔在地上:“狗用过的东西,人就不能再用了。”
看得傲雨有些想笑。
他敬重磨盘大哥这种“嫉恶如仇”的秉性,只是她不知道他讨厌岳鹤吾还有别的原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