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司女马男 > 第十三章
 
  
方先生,出事了。
就在她护送完朱老先生,从西安返回到太原后,她就被“特高课”盯上了。
朱老先生“失踪”后,日军特务机关特高课经过调查,将目标锁定在了方先生身上,太原城已经布下了一张大网,特务先不急于“逮捕”方先生就是想顺藤摸瓜。
方先生自从这次回来,刚踏上太原的土地,就感觉有很多眼睛在盯着自己,经验丰富的她,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特意去车站等人流密集的地方,想在人员混杂的地方“溜走”。
结果她不得不相信,她暴露了,而且也摆脱不了特务的跟踪了。
她明白,特高课迟迟未对她下手的原因,所以她不能再去联络了。
她唯一欣慰的是,特务没有对她下手,就证明她还有价值,那就是只有她一个人暴露了。
就在她准备离开太原的时候,特务对她下手了。
威逼利诱和严刑拷打当然不能使方先生屈服,特高课知道她在晋南,尤其是在以响水镇为中心,方圆二百里目前抗日最活跃的这个地区的影响力,决定将她押回晋南,押回响水镇,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傲竹和天来的部队,在一个叫妙峰山的地方安营扎寨。
大自然鬼斧神工,这是一片山地,群峰起伏,有两座山峰最为奇妙,圆润的隆起,就如同少女的曼妙,故得名妙峰山。
傲竹和天来都试图说服对方接受各自的主张,但谁也说服不了谁。傲竹她们的司家军更愿意接受“南京方面”的领导;马家军的队伍不用说了,这半年来,已经让水牛给“经营”得铁板一块了。
司家军里思想更接近马家军的,居然是傲风,对于马水牛给部队办的思想教育“培训班”,傲风每次都会去听,还会做笔记,对于不明白的问题,无论多晚,吃没吃饭,都会等水牛忙完后,一点一点的问,水牛也经常给她开“小灶”。
“我可以吗?”当傲风悄悄的把入党申请书交到马水牛手上的时候,她胆怯的问。
因为通过学习她知道,她是剥削阶级出身,是不够条件的。
“可以的!时机成熟我可以做你的介绍人。”水牛答道。
“太好了!”傲风的脸上显现出难得的光采。
两支部队的纪律和战斗力发生了变化,马家军远在司家军之上了。
这也可以从天来的枪法上看出来。
天来不是只领略着“妙峰山”的“美景”,见到傲竹后,天来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让傲竹教他打枪。
开始的一个月里,傲竹说什么也不教他打枪,而是天不亮就把他“踹”起来,扎马步,俯卧撑,偶尔教教他近身擒拿格斗的技巧,当然这些天来一时半会儿还学不会,但总算记住了动作的大致要领。
第二个月练平衡。左右手平举起来,时间长了就会酸,傲竹也有“办法”,就是在胳膊上挂上子弹带等重物,有很多次,天来大喊:谋害亲夫了。傲竹就看着他笑。
第三个月开始练射击,有时右手准,有时左手准,后来就都差不多了,开始能打中靶子了,
后来渐渐的就能击中靶心了。
第四个月练移动射击,或站或卧或行走中发射。
第五个月练打移动的物体,或是野鸡,或是飞鸟,或是傲竹突然扔出的任何物体。
第六个月。天来就成了另一个傲竹。
当然,天来也没让傲竹闲着,虽做为方先生的关门弟子,但傲竹在老师那只学习了三个月,方先生就接受秘密任务走了,但就是在这三个月里,方先生让傲竹知道了什么是民族大义,对于天来和傲雨共同学习的三年,她心里还是有些小介意的,不时拿出来“敲打敲打”马天来,她也就让天来给它讲外面学堂的事和学问。
第一个月,天来想教傲竹“女儿经”,傲竹说什么也不学,其实天来也不会。
他问傲竹四大名著喜欢哪一部?傲竹说喜欢三国演义,天来就给她讲。
第二个月,天来给她讲《孙子兵法》。
第三个月,四书
第四个月,五经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讲在学校里的一些事,这些也是傲竹最爱听的。他讲到了学校的功课:国学、算术、《天演论》、《国富论》以及新文化运动等等。
天来也会给傲雪讲《诗经》中的名篇: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也会把自己写的诗讲给她听:
天空俯瞰着大地
大地广袤而浑厚
大地仰望着天空
天空深邃又蔚蓝
他含情望着大地
她脉脉回应天空
他喜欢丰腴的她
她更爱深刻的他
他们相爱了
日夜相随
她想飞到天上去
他亦想下到凡尘
她努力着
伴随着火山的喷发
他争取着
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他们终究不能在一起
他忍住不去看她
但那一滴眼泪
终不会隐藏
声声敲打她的心田
化做春雨
蕴意着周遭
爱就一个字
可就一个字
如何演绎
那风
那雨
那一刻的心动
“你的这首《问情》,为什么写成了分离?”
“可能是男女主人公太希望在一起了,所以说了反话。”天来解释道。
“遍观古今中外,最刻骨铭心的爱,最后都是分离!”天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说了这句。
“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你赶快收回去!”
“我收回去,收回去!”天来忙不迭的说。
“学校里的女学生都什么装束?”
“蓝衬衣,黑长裙,黑布鞋。”
天来答道!
“美吗?”傲竹再问。
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天来看,似乎要看出什么来。
“都没有你美!”每当说到这,天来就会想起那个定格的瞬间,想到“出水芙蓉”,想到牛郎织女的天河,想到亚当和夏娃的“伊甸园”。
他也会将傲竹融化,将自己融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