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天秤文学 > 司女马男 > 第十五章
 
  
方先生救吗?必须救!
作为天来和傲竹共同的师父,更是非常敬仰的“奇女子”,这是她们两人的心声,更是马家军的心声,就连司家军的大多数人都主张必须救。
就在大家焦急地等着天来派出的人回来,而未回之时。
“东边不亮西边亮。”
响水镇有人来主动联系傲竹了,并送来了情报。
这个人是司铁柱,也就是司大个。
对于司大个,傲竹是大可放心的:
从小顽劣的她,是司大个看着长大的,当时还是司家大院管家的司大个,没儿没女,就视傲竹为己出,处处维护照顾着傲竹,傲竹于是对司大个就很亲,叫他“大个叔叔”,傲竹掌管保安团后,司大个就是副手,傲竹对钱财上的事不上心,饷银和“吃喝拉撒”就都归司大个管。应该说,在傲竹看来,司大个是值得信任的。
司大个给傲竹带来的情报是:“方先生”被关押在响水镇监狱防备最严的牢房,看守是保安团的人,外围有十多个鬼子兵轮流值班看守,五百米外是日本人一个中队的驻地;日本人计划于半个月后,公开“处决”方先生。
好消息是司大个秘密在保安团串联了二十多人做接应,其中就包括两名看守。
司大个详细绘制了镇内以及监狱附近的的地图,并标明了鬼子兵力的部署。
司马两家开始研究:
首先是司大个值不值得信任的的问题。
水牛、天来,包括傲风都持不同意见,傲竹力排众议。
接着就是如何开展营救,响水镇有日军一个中队,181人;保安团150人。
保安团是司家的队伍,是可以争取的,即使争取不来,也是设法让他们“出工不出力”。
对付这一个日军中队的办法是:由于两支队伍大部分的人都是响水镇的,可以选派一些人陆续潜回,傲竹再带人趁夜去劫狱,得手后,鬼子必然来追,潜伏的和傲竹带的人边打边退,迅速撤退到山里,响水镇是傲竹的老家,进退应该能自如。
和司大个约好时间以及接应的具体事情后,司大个马上就回去了。
“竹!这个司大个,不可靠。”天来等到就她俩在一起的时候对傲竹说。
“怎么看出来的?”傲竹故意一问。
“首先,他怎么找到我们的?我们的行踪就是专业的特务找着都费劲;再有,他说的也太轻易了,据我观察,司大个和我们说话的时候很紧张,不像是一个正义之人;还有他冒这险是为了什么?……”天来一口气指出了太多的疑点。
傲竹不说话,一双大眼睛就看着天来。
“谁要是信,谁就是傻子!”天来有些生气了,虽然他更想营救方先生,但他不想傲竹做无谓的冒险。
“我傻吗?”傲竹一双大眼睛越来越忽闪。
“别闹!”天来对傲竹少见的有些不耐烦。这不怪天来,心爱的人要落入别人的圈套,想要劝,人家给你弄个“混不吝”和你打哈哈,这放在谁的身上会不急?
傲竹接着对天来笑。
“你太顽固了,不可理喻!”
天来第一次发了脾气,摔了一个杯子,然后背对着傲竹坐下来,喘着粗气。
傲竹看着天来,爱意却越来越浓。心想:这么儒雅的人,担心着自己的安危,却也摔了杯子,这样的男人就是她司傲竹一生的男人,也是唯一的男人。
傲竹突然感觉天来刚才摔杯子的样子好帅,就又拿起一个杯子,伸手递给天来:“来!再摔一个。”
天来被逗乐了,接过杯子,放在手上,无限爱怜的望着傲竹。
“你不想救师父吗?”傲竹停止了开玩笑。
“想!怎么会不想,即使用我命去换师父的命,我也愿意。”天来边说着,边把杯子放在了桌上。
“怎么救?”
“这不是没办法吗,派去和二蛋哥接头的人,一去不回,估计是出了意外,现在实在是没有好办法,鬼子将方先生押解在响水镇,我的猜测是除了打压抗日的士气外,还有引诱我们上钩的意思,如果我们贸然采取行动,结果可想而知。现在想想,派人去和二蛋哥接头,有些冒失了,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
“嗯!嗯!”傲竹点点头,接着说:
“我们没有情报,这不是鬼子派人给我们送情报来了吗。”
“你知道其中有诈?”天来站了起来。
“鬼子为了让我们相信,提供的情报里必然有一些是真的!另外我们现在可以派人去和司大个接头了,顺便刺探情报,这次我们派去的人一定能回来,不信我们打个赌。”
傲竹面对天来总也改不了顽皮的个性。
“不用打赌!你说的有道理,是我小看了夫人,为夫这厢有礼了!”天来真的就向傲竹来了个“万福”。
惹得傲竹响起银铃一串串,伸出手来擂天来。
天来伸出手,捉住傲竹的双手,顺势将傲竹揽入怀中:“你有什么好主意说说!”天来明白了,傲竹肯定有什么出其不意的好办法,想到这,天来自嘲的心里笑笑:看来纸上谈兵不只是赵括的专利,我还成天给傲竹讲《孙子兵法》呢!遇到事情后,怎么也不能来个“三十六计”里的“将计就计”?
“我的主意是:“示人以明”和“声东击西”。”
“还望夫人明示!”
“那小女子我就班门弄斧了。”
这两口子,将这么严肃的事,整得如此有诗意,还真是两口子。
“示之以明”就是我们大大方方的去刺探情报,他们必然是不能也不敢去阻拦,我们和鬼子战斗力的差距就是重武器,近战与巷战我们在他们之上,我们的兵力也不少于他们,响水镇是咱们的家,街街道道、边边角角我们都熟悉,和小鬼子碰一下子,也是有几分胜算的。
“声东击西”就是营救的办法。
我们和司大个约好后,他们必然会在约定的地方设伏,我们就派出一部分善于周旋的人和他们“捉迷藏”,到时我就带人实施营救,你和大姐、水牛在外做好接应。
天来听得头头是道,基本上他都认同,只是有一点:他要和傲竹一起去。
傲竹说什么也不让。
傲竹和天来谁也说服不了谁。
结果就从亲昵拥抱的状态,变成了对峙状态。
得找到一个说服对方的方法。
傲竹说:比武!
天来不同意。
天来说:对诗!
傲竹自然也不会同意。
下盘围棋吧?
天来的围棋是方先生教的,傲竹的围棋也是方先生教的,不过只学了三个月。
人生呀!怎一个“缘”字了得,一对夫妻做为一个师父的两个弟子,用师父教的技艺,决定关于营救师父的问题。
接下来就是讨论让几个子的问题,平日里,都是让十子。
今日,随着傲竹脸上渐露难色,让几子的问题再次被翻了出来,最后没有达成共识。
终级解决办法:抓阄。
阄是天来做的,结果天来胜了。
再次回到亲昵拥抱状态。
“夫君!我聪明不?”
“不光是聪明,还有几分老师的意思。”
“那你怎么奖励我?”
“你要什么奖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